田七牙膏流拍!起拍价1.63亿元,仅2人报名,无人竞买

  昔日的国民品牌,为何沦落到贱卖也没人要的地步?

  文 / 华商韬略张凌云

  流拍了!

  6月12日上午10点,田七牙膏第一次拍卖结束,仅2人报名,无人出价竞买。

  1

  6月11日,田七牙膏所属公司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在阿里拍卖司法平台上被公开拍卖,起拍价为1.63亿元。

  此次拍卖为整体拍卖,标的内容为奥奇丽位于广西省梧州市园区一路1号土地使用权;梧州市旺甫外向型工业园区A7、A8土地使用权及地上的房屋、建筑物;生产设备(牙膏、湿巾)以及“田七”57个商标。

  以上全部财产总估值为2.33亿元,其中房产总价值为1.67亿元,也就是说,57个“田七”商标以及生产设备加起来仅值6600万元左右。据梧州中院方面表示,“田七”商标评估价值为5000万元左右。

  按理说,相比于固定资产,“田七”品牌应该更具有价值,毕竟曾是销售过亿的中国驰名商标,现在如此贱卖,却无人参与竞拍。

  原因或在于拍卖的要求门槛过高。

  据法院公告可知,竞买人需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牙膏生产行业全国前二十名或者与行业领先企业有合作关系;第二,拍卖成交一个月内,必须恢复田七牙膏在梧州厂区的生产线,不能在外地生产牙膏。此外,梧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会对恢复生产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支持。

  由此可见,当地政府仍然珍视田七品牌,通过细化条件将一些房地产投资者拒之门外,从而希望有实力的行业龙头接盘来重振田七牙膏。

  如今,田七牙膏已关闭了大部分产线,除1300制膏机及配套正常进行生产和维护保养之外,其他制膏机均处于闲置状态。据中国日报网了解到,目前仍有一百多员工在工厂生产、维护和操作设备,原班职业经理人也还在。一旦有资金入场,工厂便能立刻恢复正常生产。

  但对于竞买人而言,接下的不只是田七品牌,还有一堆债务和麻烦。

  2

  据中国日报网报道,此次打包拍卖是被法院强制执行,因为奥奇丽无法归还中国农业银行梧州支行和分行、梧州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银行贷款以及个人借款。

  据企查查可知,奥奇丽有176条法院裁决文书信息,多为买卖和借贷纠纷。其中,与中国农业银行梧州支行和分行涉及到的纠纷资产就将近1亿元。

  奥奇丽的债务金额尚无准确数字,但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可知,奥奇丽多次登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相关记录达112条,2019年以来至少有11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记录,执行总标的超过3.7亿元。

  诉讼缠身、老赖失信、债务繁多,走过74年风雨的奥奇丽如今已成为一个无人愿意接手的烂摊子。

  此前,奥奇丽也曾一度走在破产边缘。

  在田七牙膏获得市场佳绩后,奥奇丽没有在产品研发上继续发力,而是走上了多元化扩张之路,卖起了洗手剂、洗手液、洗发水、洗衣粉等产品。

  然而,再也没有打造出一个像田七一样的驰名品牌,反而因为多元化运作失衡,造成财务成本剧增,资金链紧张。

  2014年,奥奇丽因资金短缺不得不停产田七牙膏。

  田七牙膏毕竟是从广西走出去的知名品牌,当地政府不忍奥奇丽就此破产,积极运作,终于在2016年迎来了转机。

  据《梧州日报》报道,上海钦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广西金控出资1.4亿元,对奥奇丽进行资产重组,成立广西田七公司,恢复了田七牙膏的生产。

  3

  然而,这次复活也未能重振当年雄风。

  三年后,这家曾在巅峰时期一年销售超过4亿支、销售额高达10亿元的国货老字号,还是走上了拍卖之路。

  苛刻的竞买条件以及沉重的债务负担,使得田七牙膏第一次拍卖以失败告终。据悉,还将进行第二次拍卖,时间与价格未定。

  即使第二次拍卖有机会再次重出江湖,田七未来的路也不好走。

  牙膏市场早已今非昔比,高露洁、佳洁士、黑人、云南白药、中华五大品牌,占据了牙膏市场75%的市场份额。曾经与佳洁士、高露洁、中华一起并称牙膏界“四大天王”的田七已经挤不进全国前十。

  要想在一片红海中抢得一席之地,必须有过硬的核心竞争力。而田七主打的草本中药不再是独树一帜,抗敏、护龈等中药护理牙膏比比皆是。而且如今市场在售的都只是田七的低端产品,不见中高端产品的身影。

  内外交困之下,田七还能起死回生吗?

  参考资料:

  《曾经“拍照喊田七” 如今“拍卖看田七”:底价1.63亿》中国日报网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