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在增长,高校入学率却连跌八年

250年前,爱尔兰小说家和诗人奥利弗·戈德史密斯写下了《荒芜的村庄》,诗歌描绘了工业革命和城市化进程的副作用——农村人口减少。在俄亥俄大学经济学教授理查德·韦德看来,历史正在重演,人们正在逃离大学这所“学术村庄”。今年春天,美国大学入学率下降了1.7%,这是在美国经济经济增长期间,大学整体入学率连续第八年下降。

根据国家学生信息中心的研究报告,佛罗里达州和伊利诺伊州面临问题最为严峻,两州入学人数下降约5%。为了削减开支,学校不得不劝退教职工,其中包括终身教授。

全美来看,两年制公立大学的入学率下降3.4%,四年制公立大学下降0.9%,公立大学下降尤为显著,整体降幅1.9%。信息中心执行主任说:“研究生和专业类学生数量的增长并无足以弥补近年来本科生数量下滑。”

报告称,四年非营利性私人教育机构的入学人数增长3.2%,但规模较小的(学生人数少于3,000人)分支并没有那么幸运,人数缩减0.8%。其中规模较大(学生人数超过10,000人)的机构,入学人数则有8%的增幅。四年制盈利性机构的入学率面临跳水,下降19.7%。

有趣的是,女性入学率下降仅0.8%,而男性入学率则下降2.8%。

至于美国大学入学率连年下降的原因,首先是年轻人们的观念在改变,“大学不值得投资“想法在青少年中流行。大学往往被认为是阶层上升的爬梯,毕业生渴望获得高薪和理想工作。然而,相比画面不清晰的未来蓝图,眼前的学费上涨更为现实。大学理事会发布报告称,过去十年间,公立两年制学院的平均学费和费用上涨了930美元,公立四年制学院上涨2,670美元,私营非营利教育机构上涨最多,为7390美元 。为避免肩负沉重的债务,许多美国人转而选择职业培训。

学生贷款提供者萨利·梅尔称,2008年大多数家庭认为学费更贵的高校当然比便宜的好,这一观念在2017年逐渐产生转变。

另外,在线教育登顶风口也分流一部分高中毕业生。2016年,巴布森调查研究小组发现,虽然大学总数正在减少,但在线课程的学生人数迅猛增长。在线课程通常比亲自上大学更便宜、更便捷、更有灵活性。学生只需参加少量课程即可获得工作资格的证书。倘若课程负荷大,部分学生也被承认是全日制学生。

出生率降低则是美国大学面临的现实挑战。长远来看,出生率下降导致人口减少,上大学的人数将会大幅下降。不过也有例外,美国工业发达的西北地区,并未受到低出生率影响,但大学入学率仍在持续下跌。

众多美国大学为了积极“救市”,纷纷搬出市场杠杆,降低学费。然而,“降价”效果并不明显。拿密歇根州而言,密歇根大学毕业率达90%(六年内),平均收入为60,100美元,相比之下,7英里外的东密歇根大学,平均收入较前者少近40%,实际毕业率仅为38%。对于州内学生而言,他们并不会计较密歇根大学学费稍高一些。

一些学校使用双管齐下的策略。西弗吉尼亚的查尔斯顿大学在2012年降低20%的学费同时,也削减奖学金,入学人数意外下降。2014年,学校通过大幅提高学费和恢复奖学金迅速扭转局面,入学率反弹。该校首席招生官琼·克拉克说:“人们更想要自豪地说,‘我获得了5000美元的奖学金。’”

卡萨门托在2016年的博士论文中发现,将近一半的样本大学从削减学费中获益 ,但这并非适用于所有学校。“你必须带给市场一个好故事,如果价格是你唯一的筹码,那成功的可能性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