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普放飞自我演R级丧片,果然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金酸莓奖,每年都抢在奥斯卡奖颁发的前一天揭晓,藉以向备受传媒批评的劣片致敬。

近几年,有一位大咖频频光顾,没错,就是那个提名过三次奥斯卡影帝,因为《加勒比海盗》系列风靡全球的万人迷——约翰尼·德普。

演艺圈里一旦不再是作品说话,便是成也人设,败也人设。

现年56岁的德普随着发福,酗酒,家暴,婚变等丑闻的频频爆出,

使他几度在金酸莓奖上被提名为最差男主角,曾被众人称赞的精湛演技也惨遭诟病。

人们都快忘记了,他其实会演戏,并且他的演技曾一度让人折服。

接下来就请大家跟影Sir一起,看看没有了兰花指的德普叔,如何在一位身患绝症的教授身上继续作妖。

《教授》

THE PROFESSOR

《教授》是这十年来,德普发挥最好的一部作品,这一次的表演不同于你印象中德普曾塑造过的任何角色。

首先影Sir要言明,这看似是部关于死亡教育题材的电影,但它不励志,也谈不上煽情,绝对不是那种抗癌成功后皆大欢喜的催泪片。

即使影片涉嫌一点“三观不正”,但胜就胜在将角色悲剧以轻喜剧的形式呈现,极大地缓解了观影时的压抑。

德普炸裂式的演技,将将死之人的荒唐随性演绎的入木三分,为影片增色不少。

德普饰演的理查德,是一个大学的文学教授,本过着一成不变的乏味生活。

却在自己被确诊得了肺癌晚期时,且只剩下六个月的生命时,他以一位文学教授丰富的修养内涵,仅用一句话便平复了内心的波动。

那个词,便是四个字母组成的通用语言——F**k。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理查德环顾四周美景,镇定地坐入车内,若有所思地说了句F**k。

在学校教职人员会议上,当系主任高兴地宣布系里急需的资金终于到位时,理查德长叹一声F**K。

在课堂上,突然转身面向学生,长舒一口气,语重心长道F**K。

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大步流星,视死如归地边高声咒骂,边气势汹汹地跨入泥潭,看着在水潭中猛烈扑腾的大白鹅,低声自语道F**K。

不愧为文学系的教授,用词简单,粗暴,一针见血。

事实上,命不久矣并不是理查德迎接到的唯一一个晴天霹雳,

当他回到家中,准备据实相告时,餐桌上女儿却先宣布自己出柜,

紧接着妻子又宣布了自己出轨,出轨对象竟然还是理查德最讨厌的校长亨利怀特。

将死之语只得咽回心中,他选择无言以对。

《偏偏都是你》一文中曾写道: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大起大落,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不会明白命运为何这样待你。

世事本就无常,既然注定是告别,那不如让真正的自己来告别这个世界。

于是理查德遵循内心所愿,和妻子达成了和平协议,在不伤害到女儿的前提下,进入开放式婚姻,双方互不干涉。

在课堂上,以毒舌攻击的姿态劝退了大部分为了学分选他课程的学生,

然后把课堂规矩进行了天翻地覆地调整,随意地更换上课地点,酒吧,户外,休息间……反正就是抛弃了循规蹈矩的课堂。

修改授课方式,对学生进行另类的教育,让学生去主导课堂,获得思想上的放飞。

依照规章不抽烟,却得了肺癌,于是在临死之际尝试抽烟,上课问学生要大麻,服药必配威士忌。

在婚姻中被戴了绿帽,于是在酒吧勾搭女服务员,进行无保护的“不可描述”运动。

面对男性同性恋学生的求欢理查德也欣然进行了尝试。

在这一段被刺激和酒精包裹的放飞体验中,理查德对自己的婚姻进行了反思,最终和妻子如朋友般迎来了和解。

在户外,与学生在开阔天地中进行无拘无束的思想上的畅游,而非呆坐在教室里咬文嚼字。

理查德的同事兼好友彼得,也是唯一一个得知理查德真实病情的人,

却觉得理查德的种种脱轨行为无异于自杀,于是彼得强制理查德去参加了癌症互助小组。

但理查德却已经怀抱了自行了断的去意,他拒绝倾诉,还怼了组织者,在留下一句“祝你们弥留之际好运”后笑着离去。

告别并不遗憾,遗憾的是,在告别时来不及说再见。

理查德这个名字让影Sir想起了另一部关于离别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在李安导演的安排下,

孟加拉虎理查德朝着丛林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留下派在岸边嚎啕大哭。

李安给派安排的台词是,

“我知道人生就是不断的放下,但最遗憾的是我们来不及好好告别”。

随着病情的加重,理查德频频晕倒,恍惚,时刻忍受着钻心的疼痛,

身体发出的严重的警告犹如死神的呼唤,让他意识到肆意轻狂增加不了生活的意义,

一夜情,喝酒嗑药,使自己处于醉生梦死的状态,怼天怼地,现在回过神来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于是理查德在重新审视自己的一生后,开始了正式的告别。

在最后一堂课上,理查德不再醉醉醺醺,而是无比清醒热忱地鼓励学生们,

用自我才华去回馈社会,不屈从于平庸,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让自己的价值延续下去。

在教堂里,理查德与挚友的告别,令人感到一阵阵压抑的悲戚。

彼得代替理查德去崩溃大哭,去发出对于即将离世之人的不甘呐喊,去表达对于这个世界最后的留恋。

在亨利怀特举行的晚宴上,理查德进行了一次遗言般的演讲。

他劝世人,不要等到时日不多之时,再开始想起自己虚度了大半人生。

提前离去和挚爱了半生的妻子诀别:请尽量找到一些幸福。

和赶回来的女儿惜别:你永远令我为之骄傲,继续走你的路。

面对女儿,理查德不敢承认自己会一去不复返,只得一遍遍重复:“我爱你”,“我会想你”,将无奈之悲凉情绪推向顶峰。

在女儿留恋不舍的目光中,理查德带着他养的狗,将车驶出了家门。

车开到一个丁字路口,在短暂的思索挣扎后,然后他笑了,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笔直地开向了面前没有路的原野,义无反顾地冲入了前方无尽的黑暗中,开向了远山与月光,开向了那向他敞开了的天堂。

《奇葩说》中有一期的议题是:“你该不该鼓励绝症的亲人撑下去?”

蔡康永的观点是:

“我们练习告别时是练习这件事,

而不是一直留对方,因为留不住,无论生离还是死别”

我们从小到大,学习了很多知识,唯独没有用心学习的是,该如何更好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