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播剧如何实现“长寿”?

  导 语

  因为种种原因,季播剧在国内依旧处于水土不服的窘境。但纵观这些年试水的季播剧,其实不乏值得借鉴的成功案例。

  作者|方雁橙

  来源|剧研社

  前几天南派三叔发微博表示,《盗墓笔记》与欢瑞世纪长达6年的版权到期,恰好赶上了《盗墓笔记怒海潜沙》播出。

  没了《盗墓笔记》版权对欢瑞世纪意味着什么

  6年的时间,《盗墓笔记》为欢瑞世纪带来了巨大的营收。6年前,欢瑞世纪花500万从南派三叔手中购得了《盗墓笔记》1-9部的版权,自此走上了改编之路。2015年李易峰、杨洋、唐嫣主演的《盗墓笔记》第一部播出,使爱奇艺新增会员超过260万。2017年爱奇艺从欢瑞世纪手中以2.88亿购得了《盗墓笔记3》独家版权。

  《盗墓笔记》的影视改编权确实给欢瑞世纪带来了巨额收益。有文章指出,2017年电视剧《盗墓笔记之、、 、 》给欢瑞世纪带来了6792万元的收入,占当年公司总营收的4.33%。2018年,电视剧《盗墓笔记》第二季给欢瑞世纪带来的营收为2.36亿元,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17.75%,让前三季度扭亏为盈。

  尽管作品质量见仁见智,但凭借《盗墓笔记》本身的IP效应,每个版本上线后都能引发关注。2016年井柏然、鹿晗主演的电影版《盗墓笔记》票房突破10.02亿,豆瓣评分达到突破10万。李易峰、杨洋主演的《盗墓笔记》第一部以28.81亿创下网剧播放量新纪录。《盗墓笔记》读者遍布大江南北,是名副其实的超级IP,但也正是如此,它每次的影视化道路都备受关注。

  “自古名利两难全”这句话在《盗墓笔记》这里得到了印证。这些年平台和片方借助《盗墓笔记》这个超级IP,或实现会员拉新,或增加收入。但《盗墓笔记》IP本身的价值也正在被消耗,各个版本的《盗墓笔记》中,豆瓣评分最高的《沙海》也未突破7分。观众总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书粉们热切的期待换来的是一次次的失望。

  《盗墓笔记》系列层出不穷的改编,越来越让人困惑。有业内人士表示,“除了版权方的零售,各自为政的选角和剧本,都伤害了‘盗墓宇宙’的完整性。一人割一块猪肉回去,有红烧的、有剁馅的、有爆炒的,各自为政,各自消耗。对比人家整体运营的漫威宇宙,真是好不凄凉。”

  不过也有人认为电视剧制作本身就是严格的B2B生意,片方将剧集出售给视频平台和卫视,由后者负责最终变现。因此若不能先取得“卖出去”的保证,谁也不会启动大型剧集项目。这时候,专业的团队,合适的演员就显得至关重要。

  季播剧盛行背后的尴尬处境

  事实上,《盗墓笔记》系列剧的市场反馈,也进一步证实了季播剧的艰难处境。版权的零售,各自为政的选角,削弱了每季故事之间的联系,不同的创作团队也带来了故事风格的巨大差异。《盗墓笔记》的尴尬处境,不仅有其自身的特殊性,也是国内季播剧存在的普遍性。

  近年来随着国产剧对季播市场的新一轮探索,各类季播剧更是层出不穷。悬疑刑侦剧、都市情感剧、甜宠爱情剧……各个类型都在试水季播剧。

  《心理罪》播出后,收获了不俗的市场表现和观众反馈。《心理罪2》即便邀请了陈若轩,王泷正,但更换了制造公司、导演和编剧的《心理罪2》已无法重现第一季的辉煌。

  另外最初反馈良好的《无心法师》《大军师司马懿》《画江湖之不良人》《鬼吹灯》等剧后续都没能逃脱口碑和热度下滑的窘境。搜狐和唐人影视联合出品的《无心法师》第一部成绩喜人,豆瓣评分高达8.3。制作也颇为走心,3000多万的制作费,特效部分就花了800万左右。时隔两年后《无心法师2》播出,新增了企鹅影视,更换了导演团队,邀请第一部的部分主演。但节奏拖沓,剧情也不及第一部精彩,豆瓣评分刚刚及格。

  事实上,很多所谓的季播剧都是第一季取得成功后的乘胜追击,并不是有计划的制作和播出。第一季的成功往往会吸引更多的投资,但参与的人多了,话语权分散,作品质量自然也会受到影响。有制片人表示“在盈利方面,大家都会有私心。第一季打口碑,第二季多赚广告费。”《欢乐颂》大获成功后,品牌主纷纷投来橄榄枝,品牌植入从第一季的30个增加到了62个,据透露这还是拒绝了一半数量的结果。

  还有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是,随着首部剧集的出圈,演员片酬也会随之上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般会采取更换主演或更换制作团队对解决方案。“爆款剧集演员的片酬在第二季肯定会涨,而为了尽可能的保证原班人马,在剧本的投入就会减少,甚至会出现更换编剧团队的情况。“但由于第一部作品已经深入人心,观众对角色已经形成了先入为主的印象,新的演员必然会被比较。

  “首先,就题材而言,需要选择具有延展性的故事;其次,就演员来说,演员片酬一周一个价,季播剧若是过分依赖演员,后期操作可能会饱受困扰”,制片人何静认为以故事情节来吸引人,形成受众黏性,从前期就想好规避演员变更的影响也许更为实际。

  见贤思齐,季播剧的破局之道

  因为种种原因,季播剧在国内依旧处于水土不服的窘境。但纵观这些年试水的季播剧,其实不乏值得借鉴的成功案例。

  已经播出了11季的《乡村爱情》便是其中之一。从2006年播出至今,这部长寿剧已经走过了13个年头,播出集数超过500集。《乡村爱情》第一部播出后,收视率一路绝尘。随着视频网站的兴起,《乡村爱情》开始转战互联网,拥抱年轻观众。《乡村爱情8》在腾讯视频的播量达到20亿,《乡村爱情10》播放量突破40亿。

  13年,主演依旧是最初的那批人,对观众而言看《乡村爱情》已经成了一种情怀。除了延续原班人马、保证制作水准,接地气的故事风格,鲜明的人物形象,与时俱进的故事内容和好玩有趣的梗都是《乡村爱情》能够被认可的原因。

  “《乡村爱情》系列的成功证明了从国外借鉴来的季播模式在中国并非水土不服,然而,季播模式想要真正有所作为,还得不断提升和完善中国电视剧的类型化、工业化程度。”沈哲彦表示。

  除此之外《家有儿女》《屌丝男士》《余罪》都是季播剧较为成功的例子。《家有儿女》第一部和第二部豆瓣评分均为8.6,第三部和第四部中小雪的扮演者由杨紫换成了丹琳,这次主角的更换严重影响到了观剧体验,作品口碑和观众反馈都受到了影响,不过就整体内容来看,依然能保持在及格线以上。

  走过4季的《屌丝男士》最初源于“屌丝文化”在中国的刮起的现象级春风。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情景喜剧,有固定时长和单一场景,以及简单的生活细节,其中大鹏刻画的“屌丝”形象最为网民津津乐道,《屌丝男士》系列剧也成为网剧发展初期的重要代表作。

  目前季播剧尚处于摸索阶段,但从这些成功的案例不难看出,季播剧作为一种新电视剧播出模式,有其独到的优势。优质的故事内容,原班人马的加盟,统一的主创班底,都是季播剧能够被大众认可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