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大都定都南京,为何梁元帝却定都江陵?

  南朝共有四个朝代:宋(420-479年)、齐(479-502年)、梁(502-557年)、陈(557-589年),皆定都于南京(当时称为建-康)。但有那么几年,南京丢掉了南朝的“天然性国都”地位,取而代之的是江陵(荆州、南郡)。

  哪个皇帝把国都从南京迁到江陵?他就是梁元帝萧绎。此人名气不大,他的老婆徐昭佩也没什么知名度。但是徐昭佩有个历史典故传遍古今: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萧绎迁都江陵,这事要从萧绎的传奇老爹——梁武帝萧衍说起。萧衍是出了名的和尚皇帝,自称冠达法师,没事就跑到同泰寺里“舍身为奴”。萧衍称帝时39岁(虚岁,以下皆指虚岁),谁都没想到他特别能活,一路活到了八十多岁。但萧衍晚年昏聩,不顾朝臣的极力反对,收容东魏叛将侯景。结果呢?侯景在东魏反不了高家的天下,就跑到江东,反了萧家的天下。侯景之乱,南朝元气大伤,86岁的萧衍饿死于台城。萧衍死后,侯景立皇太子萧纲为帝,就是简文帝。萧绎则是萧衍的第七子。

  对于二哥萧纲当皇帝,萧绎满心不服。萧纲是傀儡皇帝不假,但却占着梁朝正统的位置。萧绎想要当皇帝,就必须除掉巨贼侯景。好在萧绎手下有两个大将:王僧辩、陈霸先。在各方的努力下,侯景被灭,简文帝萧纲也死了。皇位空出来后,最有实力和资格继位的,无疑是湘东王萧绎。自梁朝大乱后,萧绎的大本营一直在江陵。江陵所在的荆州,扼长江上游,对在长江下游作乱的侯景,在战略上有居高临下的优势。

  但是南京是南朝“天然性国都”,国贼侯景被灭后,作为最有资格继位的湘东王萧绎,按理说,他应该回到南京即位。只有这样,他的皇位才具有“天然性”与“合法性”。但是当这个问题摆在梁朝君臣面前时,却引出一场地域集团的利益之争。

  萧绎当然知道南京之于南朝的重要性,他本人曾考虑过南京。梁承圣二年(公元553年八月),萧绎下诏还都南京。但是领军将军胡僧祐、太府卿黄罗汉、吏部尚书宗懔等人,却站出来极力反对还都南京。胡僧祐等人的理由有两点,一是唯心论的南京“王气已尽”,二是北齐已尽占淮南,南京与淮南只隔一条长江,万一北齐军过江,我们还能躲到哪里去?

  胡僧祐等人的理由,被后世很多史学家驳斥。比如宋末元初的胡三省,就驳道:“南京确实与北齐(控制的淮南)一江之隔,但是江陵往北不远处就是萧詧控制的襄阳。”萧詧是萧绎长兄萧统(昭明太子)之子,时任雍州刺史,与萧绎有不共戴天之仇。从襄阳在陆地上进攻长江北岸的江陵,要比从长江北岸水战进攻长江南岸的南京容易的多。所以,胡僧祐等人的建议,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真实的原因还是这些人的根本都在荆州,南京不是他们的地盘,自然希望国都放在江陵。

  反对定都江陵的也大有人在,比如尚书右仆射王褒、黄门侍郎周弘正。萧绎把迁都争议放在朝堂上让大家讨论,王褒反对定都江陵的理由,还是定都南京,有天然的合法性。不定都南京,谁承认你是君临四海的皇帝?

  王褒话音刚落,就遭到胡僧祐等人的驳斥,他们说王褒之所以要还都南京,只因为王褒是东土士族(南齐宰相王俭的曾孙),是为自己私利着想。周弘正驳斥胡僧祐说:“王褒是东人,向东迁都不对?这等于你们自己打自己的脸,你们是西人,所以就应该把国都放在西边?”

  王褒、周弘正的反对意见,多是隔靴搔痒,都没说到点子上。当时,除了萧詧控制襄阳外,西魏宇文泰已出兵西川。江陵以北有萧詧,江陵以西有宇文泰,无论是萧詧走陆路攻江陵,还是宇文泰顺江攻江陵,都不难。如果还都南京,固然江北就是北齐,但过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南京以东、以南没有强敌,以西又有千里之外的江陵作为屏障,安全系数相对较高。南京凭江恃险,易守难攻,而江陵处在四战之地,易攻难守。

  不论从军事地理、经济、权力的角度,还都南京都比定都江陵更为合适,但是萧绎与荆州的关系实在太深。梁普通七年(公元526年),19岁的萧绎出任荆州刺史,后几经调转,又复任荆州刺史。萧绎手下心腹重臣多是荆州人,即“楚人”,他们不想离开荆州故土。而萧绎本人又对荆州有很深的感情,自己能灭侯景,也是倚仗荆州与荆州人。如果还都南京,自己在南京的“人情”也不太熟。去了一个自己“人情”不太熟的地方,又丢掉了荆州士族的支持,萧绎两头不讨好。

  萧绎最终否决了王褒、周弘正,以及武昌太守朱买臣(荆州人)还都南京的建议,定都于时称“全盛”的江陵。只不过,为了安抚东人,萧绎把江陵外城十二座城市都改成南京的名字,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仅仅一年后,梁承圣三年(公元554年)九月,西魏宇文泰大举出兵,在萧詧的配合下,进攻江陵。很快,江陵失陷,萧绎被萧詧杀害。在魏兵进攻之前,梁散骑郎庾季才就劝过萧绎赶紧还都南京,置重兵于江陵作为南京屏障。庾季才认为这样一来,即使丢掉江陵,至少我们还能保住江东半壁,可惜萧绎不听。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地图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