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痴迷低当量核武器 欲提升对中俄两国威慑力 将引发严重后果

美国试射可携带低当量核弹头的“三叉戟”洲际导弹(资料图)

据外媒报道,美国能源部所属的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5月24日公布了在美国西部内华达州核试验场进行了亚临界核试验。据悉,这次试验使用高性能炸弹引爆钚,并在核分裂过程中捕捉高质量的放射影像,从而取得详细科学数据。研究所称这项计划可强化美国所保有核武器的安全度。

这是特朗普政府自2017年12月以来第二次实施亚临界核试验,美国历史上第29次。报道还指出,华盛顿去年2月发表新的核战略,为了对抗中国和俄罗斯,提升威慑力,将通过核试验等推进核战力增强,被称为低当量核武器的研发。2019年3月28日,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约翰·海腾上将表示,如果美国选择研发低当量核导弹,预计会将这种武器作为水下核威慑力量的一部分,以替代部分大当量核弹头。美国为何此时爆出亚临界核试验呢?

亚临界核试验是个什么概念?《防务新观察》特约军事问题专家杜文龙认为,亚临界核试验是指那些不产生链式反应核爆炸的核试验,从技术角度可以这样去理解,原子弹的起爆它需要常规炸药的爆轰作用,这个爆轰作用就提供一个门槛,然后让鈈材料和铀材料产生可持续的链式反应,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原子弹。所以它中间能量提供很重要。但是能不能每次都把水灌得这么高,这是大问题,比如说大坝冲别人,我能不能把水位加到这里,亚临界就是我把水加到这儿,但是我不放水,不产生核爆炸,所以这种状态,它是对整个核武器可靠性的一种检测。比如我在长期的存储过程中高能炸药会不会受潮,另外它的能量会不会达到我预想那个状态,如果能够达到这个状态,就意味着我在实战中可以不经检测即可以发动核打击,而且每次的原子弹和氢弹的爆炸,可以按照原来的当量,原来的计划进行。所以亚临界试验是武器装备可靠性的一个重要指标。

亚临界和低当量的核爆区别主要是它不产生核爆,低当量核爆是个DIY形式,比如说我30万吨的东西,我感觉太大,有可能会引发大国的报复,我把它降到一千吨、五千吨,这样我根据不同目标的属性,来确定我的爆炸当量。比如说B61系列核航弹,300多公斤,特别小。但是它可以调,它有一个钮可以转,比如说这是三万吨,这是五千吨,这是一千吨,根据目标的属性和摧毁的能量来定制自己参与核爆炸的这些物质的量。所以从现在看,这种亚临界核试验它跟低当量核爆炸和一般的核爆炸不太一样,所以它可以叫零当量核试验。

有人认为亚临界的核试验和低当量的核爆是不一样的,但事实上做的这个试验会让我们产生联想,你可能在研发新的核武器。亚临界有的时候可以理解为放了个空枪。比如像放一个空枪,我所有的射击准备程序以及枪支的联动机构正常工作,机针已经打到了引信上,但是只要引信没有装药,如果其他新武器的研究大概也是这个程序,这个程序是不会变的。所以目前看,它是对核武库的一种检测。但是,有可能是为研发新型核武器在做准备,因为美国对低当量核武器特别痴迷,它认为自己花了这么多钱,搞了这么大的核武库,就在广岛、长崎扔了两个弹,没有用,那么这种状态它的实战能力严重不足。所以对自己核武库最大的想法就是实战能力严重不足但是威慑能力有余,这种状态对美国来讲没办法持续,投这么多钱没有产生实战功能,这对美国来讲无法接受。所以2002年开始战略转型,它要把现在的核武器降低当量,很有可能它在为新型核武器、低当量核武器、钻地弹,包括其他的弹种在做准备。一旦这种能力形成,全球范围内有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低当量核竞赛。(文/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