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先森毁于“音乐圈鄙视链”?

  鹿先森乐队绝对想不到他们在《乐队的夏天》上的亮相会碰个一鼻子灰,做为一支成立才几年,却已经在工人体育馆开过专场的乐队,他们比他们的众多前辈有着更光辉的起点。

  然而,当一曲《春风十里》唱完,他们却没有获得意料中的高分,甚至在第二期节目最后已经接近了淘汰的边缘。对此,乐队的解释是,他们被“音乐圈鄙视链”给害了。

  而节目组的观点大概是借高晓松之口说的那句:“哪个风格哪个领域里都有写得好的,都有臭大粪。玩某个风格不会被鄙视,玩得烂会。”言下之意是,鹿先森拿了低分,不过是因为他们玩的烂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鹿先森真的没有那么差……只是他们真不该选这首歌。

  《春风十里》确实是他们名气最大的一首歌,但是真的不是他们最好的一首,歌词里面虽然有很多“签名档句子”,但是这些句子在发行的时代是签名档,如今听起来就有点儿腻歪了。

  那几年(2013~2017)中国民谣风头正健,麻油叶和摩登天空赚的盆满钵满,鹿先森也就是在这一段时间出道,并且赶上运气特别好,《春风十里》被李宇春翻唱了,这让他们一出道就被捧得很高。

  但是时过境迁,如今民谣的地位早已经不比当年,如果真的有所谓的“音乐圈鄙视链”,在当年还真不一定谁鄙视谁呢。

  当然了,如果你有听过鹿先森之后的专辑的话,其实《华年》我觉得是要比他们的首专好得多的,只是基本上这么些年乐队的优点和缺点都暴露得挺明显的。

  首先是始终摘不掉校园乐队的帽子,即使已经毕业了,也还在唱那些“青涩”的歌。

  所以一点也不用意外高晓松盛赞他们很文艺(什么“比赛到现在歌词写得最好的一首歌”之类的)……因为鹿先森这种风格的歌,其实和高晓松老狼他们当年玩的校园民谣完全是一个操性的。

  但是成也校园,败也校园,同样是北林出去的乐队,南无现在就几乎没有校园乐队的影子了,而鹿先森却还在他们的舒适领域。

  其次是乐队的现场和技术一直有问题。我看过很多次鹿先森的现场了,他们的状态一直很一般,不知道他们现在转为职业乐队没有,反正最开始就是业余玩一下,所以整个乐队的状态真的磨合得很差,乐手的技术也相当一般。

  为什么大家都说鹿先森的歌做得套路、毫无新意?因为他们真的就是几个音乐圈的“外行”,首专的很多歌编得都非常俗气,二专加了很多其他的音乐元素,但也仅仅只是能凑合听听而已。

  最后就是流行度的问题。《春风十里》在几年前,那个民谣蔚然成风的风口上,加上运气因素,成为一首爆款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如今这个独立音乐开始抬头的时期,不会有太多人去追捧他们现在的风格了。

  这个不是“鄙视不鄙视”的问题,而是当年那些跟风听民谣的人,压根儿就不会再去听你的这些东西了。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也不赞同所谓的“被鄙视是因为水平不行”,事实上鹿先森的水平一直挺稳定的,没有多大进步,但是绝对不至于退步。

  关键的问题是,现在没有一个很大的受众群体再去听他们的这种音乐了。

  总的来说,我一直认为鹿先森是一支被严重高估的乐队,如果他们继续业余玩票,以业余的标准,我认为他们是非常优秀的,就像当年的萨满一样,由一群业余乐手,可以玩成那个样子是足以让人肃然起敬的。

  但是如果以一支专业乐队的标准来看的话,鹿先森运气是远高于他们的实力的。而且不像是某些乐队受制于某一块短板,鹿先森的问题是他们每块板子其实都不太长……

  当然,以中国音乐圈的传统来说,有了《春风十里》,加上后来的《华年》,这都是够他们吃一辈子的歌。

  关键这次《乐队的夏天》之后,鹿先森会怎么看到这次失败。是继续认为自己只是被“音乐圈鄙视链”害了?还是切实地磨练技术,迎接乐队的转型?

  是继续做一支活在舒适领域的业余乐队?还是痛下决心,在阵痛中成长?

  文:杨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