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请回答:“狐友”凭啥就是搜狐的未来?

时代财经APP记者 吴文婷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社交赛道颇为热闹,这次又迎来一位“熟悉的陌生人”,搜狐。

之所以熟悉,是因为搜狐早已涉足社交领域多年,从早期的聊天室,到收购ChinaRen,再到推出搜狐微博;但又令人感到陌生,是因为它并没有在这个领域溅起太多“水花”。

这一次,搜狐将注意力放在“95后”身上,以“扩张我的朋友圈”为口号,推出“狐友”再战社交,这款产品已于6月9日正式上线。

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直言:“搜狐做社交屡战屡败,之前的产品有点跟风,希望这次狐友可以成为黑马,它是搜狐的未来”。

不过,有意思的是,从搜狐方面的公开言论来看,其并没有打算重金投入到推广“狐友”上。一边是对社交的“一往情深”,另一边却延续着张朝阳惯有的“佛系”,“狐友”凭什么撑起搜狐的未来?

对标微博

按照张朝阳给狐友的定位,这是一款介于微信与陌陌之间的产品。但从实际使用来看,这款产品似乎更接近简易版的微博。

时代财经打开“狐友APP”发现,首页下方的板块设置,自左至右分别为“动态”、“互关”、“我”。其中,“动态”类似于微博或者朋友圈功能;“互关”类似于通讯录,包含新粉丝、我的群聊,以及兴趣人推荐;而“我”则包含了所有基础功能设置。

有已经下载了狐友的用户对时代财经表示,“感觉没有太多新意,虽然说提供了一个更好和陌生人接触的体验,但并没有在产品上体验到。”这一点也被业内人士公开吐槽过,“没发现什么场景以供快速切入和结识新朋友,互相关注也不见得就交流,因为缺乏话题切入。”

虽然搜狐将未来押注在狐友上,但相比起多闪、好记(原马桶MT)、聊天宝等社交产品的砸钱打法,它却希望走省钱的路线。

张朝阳在6月9日的“狐友“APP正式版开放日活动上指出,“做社交产品的陷阱非常多。获取用户的方式有两种模式,一是花钱买内容、二是在渠道上大量投入。这都不能走向盈利,竞争太激烈。”在其看来,狐友的核心不是内容而是人,这是最省钱的模式,也是最优的模式。

省钱的思路体现在产品上:狐友的动态是严格按照时间线排序的,用户想在狐友平台获得更多的曝光,依赖于他的活跃度、语言的优美和图片的优秀等,在狐友,用户都是平等的,没有炒作。

此外,狐友不做人为的加V,不构建人为的等级差异;平台认可用户的多样性,每个狐友都可以享受到统一完整的狐友服务,不搞“特殊待遇”;平台的推荐逻辑不掺杂用户身份等级逻辑。

不难发现,狐友在设置上,也多少透露出对标微博的意味。

搜狐方面对时代财经表示,狐友并不封闭在熟人社交群里,而是以兴趣爱好为突破口,让用户主动加感兴趣的人。同时,大批明星、才艺达人、意见领袖也都活跃其中。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狐友的测试版于2018年推出至今,数据显示,三个月内,狐友在苹果社交榜单中最高排名,仅冲至第300位,大部分时间狐友的排名在第600位上下,在更长的时间区间下,狐友的排名与狐友校草大赛的赛程密切相关,在大赛结束后,狐友排名一度滑落到第1200位之后。

社交心结

谈及为何执着于社交,搜狐方面对时代财经表示,搜狐一直处在资讯的世界。资讯的世界,基本可以总结为内容的产生、分发以及社交。社交其实在内容角度也是一种分发模式,但是它不是为了内容,它本身就是人的社交网络。

按照其说法,搜狐一直都在做内容的产生和分发,比如早期的搜狐就是搜索引擎、分类导航,到后来的门户,也是关于编辑部内容的分发,包括搜狗的搜索也是内容的分发,让别人找到资讯,现在的信息流推荐也是一种内容的分发。社交网络其实是另外一种重要的需求,同时它也对内容有分发的功能,我关注的人的内容才看,社交网络的内容分发是非常高效的,我们一定要很好地做社交网络,不止为了内容分发,本身有指数效应。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给时代财经举例说道,比如现在大家都用微信,如果我换到其他聊天平台上,对方也要跟着换才能继续聊天,这个迁移规模是非常庞大的。相比之下,电子商务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我去京东上购物,你去淘宝上购物,我们互不干预。

“社交获取用户难度很大,但用户一旦沉淀下来,其真诚度、粘性等是所有互联网产品里面最高的。与此同时,社交可以带动游戏、电子商务等。基于社交的强大力量,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会做社交。相信除了BAT(百度、阿里、腾讯)之外,其他二、三线企业未来几年也会不断推出各种社交产品。毕竟得社交,得天下。”丁道师称。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各家相继涌入社交领域,或许还跟5G相关。随着5G商用牌照发放,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

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时代财经,每一次网络设施的变化,对于用户、商业模式而言都会有革新。如果企业能够在5G方面有一些布局动作,应该是个不错的起点。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Vlog用户规模达到2.49亿人,未来Vlog行业市场规模仍将保持稳定增长态势。5G加持下,Vlog视频社交或成短视频下一风口,各家争相布局Vlog行业,但目前Vlog仍是“小众”产品,发展前景还需进一步观望。

张毅认为,围绕视频而催生的社交在5G时代很有可能是个机会,比如最近有消息称,腾讯旗下社交短视频产品微视可以发30秒视频到朋友圈。如果搜狐要做社交,一定要集中在视频相关的属性发力才有机会突围,否则就没机会。

任重道远

既然押注社交,那么搜狐必然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众所周知,微信、微博在社交领域稳坐多年,不是没有人发起过冲击,只是都没能造成多大威胁,如何让用户迁移至新的平台,以及留在平台形成粘合关系链,这是个难题。

有社交创业者告诉时代财经,获取用户也是他的困扰之处,即便有把用户拉进来,但是身边用的人少,找人还是需要回到微博、微信上;而且很多用户也表示没有精力去顾及如此多社交平台。

该创业者给出的心得是:拉用户这个确实挺难的。这个难不是让大家知道你这个产品,而是让大家在尝鲜期用了10天这个产品后,他还会愿意继续一直用下去。

另一方面,搜狐自身状况也不如当年。搜狐当下的市值为5.59亿美金,而在2008年其市值曾一度高达26.7亿美元,可谓缩水了近80%。

实际上,作为引领中国互联网第一波浪潮的搜狐,这些年来几乎在各个互联网的热门赛道都有所涉足,但无奈战绩只徘徊在中下游。

比如被张朝阳称作“搜狐的现在”的搜狐新闻和搜狐视频,虽然口碑和影响力尚在,但是早已和顶级流量渐行渐远。

在资讯类APP中,从搜狐门户脱胎来的搜狐新闻也曾经风光无限,一度靠手机预装拿到了市场第一份额,但是如今只能看着今日头条、趣头条们引领风骚。

此外,在游戏板块,搜狐旗下的畅游早在2009年就已经上市,但是如今的发展势头也与腾讯、网易的游戏业务越拉越大。

丁道师认为,人的原因是其中之一,张朝阳作为上个世纪的互联网大佬能否时刻跟上时代的步伐,甚至引领时代的步伐,需要打上问号。不过,任何企业都不可能持续领先,百度这两年都遭遇挫折,其他企业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