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仓亚马逊、增持摩根大通,巴菲特何以青睐这两只股票?

如果你想要寻找好的投资理念,那么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看法绝对是不可忽略的。如果有人在1965年,即巴菲特上位的那年向伯克希尔哈撒韦投入1000美元,那么到2018年底,他就将坐拥超过2473万美元财富。众所周知,巴菲特是通过明智的直接收购和聪明的股票投资操作达成这一奇迹的——他看重价值的意义,有耐心等待时间施展其魔法。

近期,伯克希尔正式建仓亚马逊(NASDAQ:AMZN) ,同时还增持了JP摩根大通 (NYSE:JPM)的股票。那么,这两只股票何以会让巴菲特青眼有加呢?

内藏大价值的超级零售商——亚马逊(NASDAQ:AMZN)

巴菲特和自己的老搭档、伯克希尔副董事长芒格(Charlie Munger)在过去几年当中都对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评价颇高。巴菲特曾经不止一次地表示后悔错过了投资亚马逊的机会,但是芒格说,其实现在动手还为时不晚。今年早些时候,芒格曾经对CNBC的记者表示,亚马逊是一个现象级的存在,该公司依然有很长的成长道路要走。

事实就是,尽管亚马逊已经是全球最大的企业之一,但是他们的财报依然持续报告着喜人的成长率数据。这家线上零售巨头第一季度的营收实现了17%的同比增长。这一速度虽然低于去年第四季度,但是对于一家年销售额已经达到2410亿美元的企业而言,依然令人印象深刻。

截至2019年3月31日,伯克希尔已经持有48.33万股亚马逊股票,以当下价格计算,总价值超过8.34亿美元。只不过,买进亚马逊股票的直接决定并非巴菲特所做出的,而是来自于两位负责伯克希尔股票投资组合一部分的两位投资经理人。巴菲特批准了这一交易,因为据他说,做出这一决定所使用的方法,正是他整个投资生涯一以贯之的价值型投资架构。

那么,在亚马逊的股价已经相当于近十二个月每股盈利的72倍的情况下,何以该股还会符合价值型投资的要求?答案其实也不难找出。比如说,亚马逊的运营现金流通常比他们最后录得的盈利要高得多。最近一年当中,亚马逊的自由现金流达到了230亿美元,而最终净所得只有120亿美元。换言之,如果以股价现金流比率来度量他们的估值,则这一指标其实只有37,远没有市盈率看上去那么夸张。

还有,Amazon Web Services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成长,销售额最近一个季度同比增长41%。最重要的是,第一季度当中,亚马逊有50%的运营所得是来自AWS。此外,在亚马逊的“其他”销售额门类当中,还隐藏着他们飞速成长的广告业务,这一门类第一季度同比增速也达到了34%。

近一年当中,不止一位分析师都曾经指出过,如果将AWS和广告的价值都剥离开来,其实就不难看出,投资者还是低估了亚马逊核心零售业务的价值。或许,伯克希尔的经理人和巴菲特正是以同样的逻辑发现了亚马逊的价值,才决定建仓。

跳楼甩卖的银行巨头股——JP摩根大通 (NYSE:JPM)

巴菲特一直都是银行板块的超级粉丝,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银行股一直都是伯克希尔的投资重点,包括富国银行、合众银行、M&T Bank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JP摩根大通是巴菲特在银行领域的第二大重仓股。最近一个季度,伯克希尔增持了该股,使其持股总数量达到5951.4932万股,以当前价格计算,总价值超过65亿美元。

巴菲特非常尊重和欣赏JP摩根首席执行官戴蒙(Jamie Dimon),而且明确认定该股当前的价格称得上低廉。JP摩根拥有可靠的利润增长记录。去年,该行的有形股本回报率为17%,领先所有美国大银行。

戴蒙相信,只要JP摩根能够持续投资于利润可观的领域,就能够持续获得超过15%的有形股本回报率。这方面的一个机会就在于,他们未来几年计划开设400家新的分支机构。

除了戴蒙这位优秀的管理者之外,JP摩根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们的绝对规模。该行是美国最大银行,资产负债表上有2.74万亿美元资产,在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领域,他们都是市场份额的领先者。

当然,有些时候,规模也会给银行造成麻烦,比如2008年大衰退期间的故事就是例子。可是,即便是在那可怕的一年当中,JP摩根依然实现了56亿美元的盈利,这就足以让世人领教该行的风险管理文化了——巴菲特显然也不会忽视掉这一点。

2004年至2018年,该行的有形账面价值从每股15.35美元一路增长至56.33美元。在此期间内,股票价格也相应上涨了309%,还有股息也有了可观的增长——当然,这些回报主要是来自于最近几年。

目前,该股的价格只相当于未来一年每股盈利预期的大约10.9倍,有形账面价值的2倍左右。不过,在巴菲特看来,后者完全有理由达到3倍——如果他的判断准确的话,就意味着JP摩根的股价单单因为这一点就有50%的上涨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