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为什么救巧姐的,是刘姥姥?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红楼梦赏析持续重酬征稿中……,

  详情点击征稿

  刘姥姥走后,林黛玉这么取笑她,“她是哪门子姥姥,只叫她是母蝗虫就是了”,这话够尖酸刻薄,却令少爷小姐们大笑,连最温和体贴的宝钗都在附和,“这母蝗虫三个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画出来了”。

  话虽然尖刻,却一针见血,一笔就勾勒出刘姥姥。

  刘姥姥家穷的吃不上饭,生存困境逼着她到贾府打抽风,却意外投了贾母的缘“正想找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说话”,一看刘姥姥都75岁了,比贾母还大几岁,眼不花耳不聋,思维敏捷,久经世故,就带她到大观园逛逛。

  刘姥姥一生坎坷,因缘际会参加豪门盛宴,“把古往今来,没见过,没吃过,没听见的都经历过了”,走时还大包小包拉了一车。林黛玉说她是母蝗虫,来了贾府一通大嚼,可一点没说错。

  不怪众人取笑她,这个和贾府八竿子打不着的刘姥姥突然冒出来,以如此粗俗搞笑的形式出现,就是为了逗大家开心。

  刘姥姥守着两亩薄田度日,哪里到过“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一进大观园,她才知道园子比年画还漂亮,茄子可以用十几只鸡来配,喝茶要用旧年的雨水,糊窗户得用“软烟罗”,酒杯有十连套,吃饭的筷子去了金的还有银的,这么精致的菜还担心有毒……

  而这一切,刘姥姥没听过,没见过,更没吃过,她的贫苦粗俗和贾府的富贵精致形成鲜明对比,再加上刻意渲染,众人笑了一场又一场。

  01

  在大多数贾府人眼中,刘姥姥是个丑角,吃相难看人又愚笨。可仔细读来,这只是表象,她的聪明世故,不轻易表露。

  潇湘馆里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刘姥姥一看案上设着笔砚,书架上放着满满的书,马上夸赞“这必定是哪一位哥的书房了”,刘姥姥说对了一半,是书房,却不是男孩的,而是林黛玉的书房。

  贾母笑指黛玉说:这是我外孙女儿的屋子。当着众人的面,还指着黛玉,贾母这话就是让刘姥姥夸赞自己的外孙女儿,刘姥姥精于世故,又要卖力讨好,怎会不懂?可她的反应却有些耐人寻味。

  刘姥姥留神打量了黛玉一番,方笑道“这哪里像个小姐的绣房,竟比那上等书房还好呢”打量一番后,夸的还是房子,不是黛玉本人。

  刘姥姥不是不懂贾母的意思,而是她实在欣赏不了林黛玉的病态美,“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的大才女,在摔一跤立马爬起来的刘姥姥看来,却是福薄面纤,“恐非永远福寿之辈”。在场众人哪个不是人精,何况敏感的林黛玉,违心话更尴尬,不如不说。

  刘姥姥久经世故,不仅洞悉贾母的用意,也洞察众人的心思。

  王熙凤和鸳鸯故意捉弄她取乐,刘姥姥除了按鸳鸯教的说“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其它笑话都是自己现编的,“地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

  表演结束后,刘姥姥叹道“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怪道说“礼出大家”,就这一句话,王熙凤和鸳鸯,一个是金贵的贾府二奶奶,一个是贾母的首席大丫环,何等体面尊贵,赶紧向刘姥姥赔不是。

  刘姥姥一听鸳鸯的意思就明白,这是哄老太太开心,她不恼,但刘姥姥会让王熙凤和鸳鸯知道,自己心里都明白。

  刘姥姥没那么蠢笨,只是生活所迫,扮丑自嘲是她获得豪门帮扶最好的方式。拿自己的穷苦生活取悦众人,这本就需要勇气,谁愿意卑微?!还不是为了生活。贾府众人看到了刘姥姥的耍宝卖丑,却没看到她背后的心酸与无奈。

  02

  刘姥姥又穷又苦,75岁的老寡妇给女婿家看孩子,靠着两亩薄田度日。眼看天寒地冻,冬事一无着落,饭都吃不上了,女儿脸皮薄,女婿只会喝酒生气,思来想去,拼着这张老脸去贾府碰碰运气。

  刘姥姥不是贾府的正经亲戚,她女婿王狗儿的爷爷曾是个小京官,贪图王家的权势,和王夫人家连了宗,认了侄子辈。到她女婿这辈,金陵王家已成了皇亲国戚,“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而王狗儿呢,家业萧条,早搬出城外乡村居住了。

  关系疏远,侯门难进,这些都不能阻止刘姥姥。人在苦难面前要么屈服,要么抗争。刘姥姥属于后者,75岁的老人家带着五六岁的外孙儿,一老一小经典叫花子组合,盼望能触发王夫人的恻隐之心。

  刘姥姥饭也没吃,天没亮就出发,求人之路山路十八弯,几经辗转,也没见到王夫人。她见到的是二十来岁,“少说有一万个心眼子”的王熙凤。

  本就求人矮三分,刚见识了侯门公府的气派,再见到粉光脂艳的王熙凤,端端正正坐在那里,那气场,那派头,刘姥姥被震慑住了。

  王熙凤和她寒暄,说亲戚们不走动,都疏远了。刘姥姥回一句“我们家道艰难走不起,走到这里,没的给姑奶奶打嘴”这话真没水平,本就是客套,拉近距离,刘姥姥一句话把关系撇的更远,说的像贾府稀罕你这点东西。

  刘姥姥没接触过豪门,她想和王熙凤攀交情,以博取好感,一口一个“你侄儿”却让周瑞家的都看不过去了,“蓉大爷才是她侄儿呢,怎么又跑出这么个侄儿来了”。

  衣衫褴褛的穷婆子推着不知礼节的村里娃,硬说是贾府管家奶奶的侄儿,这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刘姥姥顾不得这些,生存是第一要务,求人就是把姿态压的足够低,境遇说的足够苦,脸面掉一地,只希望能唤起点恻隐之心。

  也是刘姥姥运气好,那天王熙凤心情格外好,请她俩吃了饭,给20两银子,这银子够刘姥姥家一年的生活费。刘姥姥喜的眉开眼笑,过程艰辛她早忘了,眼前困境过去了,这就够了。

  03

  求人的经历,谁也不想有第二次,求人的地方甚至也不想来第二次。可刘姥姥还是第二次来到了贾府。

  这次她可不来打抽丰的!因着上次的救济,刘姥姥家家境好转了,所以她摘了一些新鲜的瓜果蔬菜,走了大老远的路,特来表示感谢的。

  这份真心难能可贵,点滴之恩,竭力来报。贾母听说这事,就想见见刘姥姥。

  一位是老祖宗,一位是贫婆子,一个是贵族中的贵族,另一个却是草根中的草根。两人一见,却是投缘。生存的困境没让刘姥姥变得麻木,怨恨,反而豁达,乐观,这确实让贾母眼前一亮,心生欢喜。

  刘姥姥饱经岁月风霜,却乐天知命:富贵也罢,穷苦也罢,都是生命的馈赠,既然还活着,那就努力活的最好。没有财富,努力有健康,没有才华,不妨碍快乐,就算一无所有,也能苦中作乐。她的到来,好似一阵清风,裹着泥土的清香,吹散了大观园的沉闷无聊,注入一份强悍的生命力。

  她会讲故事。一听贾母喜欢听屯里人的新闻故事,就没的也编出些话来。她讲标致的小姑娘雪下抽柴,甩包袱恰到好处,连贾母都猜测这女孩是谁,宝玉更是入迷,缠着刘姥姥问个不停,还让小厮亲自跑一趟。

  她敢于自嘲,凤姐横七竖八的给她插一头花,众人都笑“把你打扮成了老妖精”,刘姥姥也笑,却是觉得自己有福,今天头也体面起来。还说“年轻时也爱风流,爱个花儿粉的,今儿索性做个老风流”。这样的刘姥姥是不是有几分可爱?

  她身体硬朗,潇湘馆两边翠竹夹路,地上苍苔布满,中间一条石子小路。刘姥姥让出路给贾母和众人走,不留神摔了一跤,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爬起来,一点事没有。

  她思维敏捷,行酒令是高雅的游戏,很考验反应能力。在坐众人,贾母需要鸳鸯提点,林黛玉生怕说错,迎春一开口就错,王夫人干脆是鸳鸯代说的,而不识字也没玩过的刘姥姥,她说的很押韵,“一根萝卜一头蒜”“大火烧了毛毛虫”从生活中取材,虽然土气,却别有一番乐趣。

  众人嘲笑她,刘姥姥都知道,但她善良的选择不在意。自己快乐,给别人也带来快乐,有何不可?生活已经够苦了,给一点甜就是莫大的恩赐。她经历过更深的苦难,挺了过来,不会多愁善感,更不会斤斤计较,因为那一点都不快活。

  人都说,没有经历过的人,哪来什么生活的感悟,刘姥姥的感悟不是纸上谈兵得来的,而是生活磨砺出来的,正因为经历过,才更真实,更坚定。

  04

  人们习惯被命运左右,被环境影响,放任自己随波逐流,而刘姥姥一直和外界做斗争。她饱经世态炎凉,尝尽人情冷暖,却保持做人的本真:善良,淳朴,感恩。

  这一点,大观园的小姐少爷们不懂,他们自小锦衣玉食,从没尝过贫穷的苦楚,而有阅历的人看的一清二楚,譬如王熙凤。

  临走时,王熙凤请刘姥姥为她的宝贝女儿起名,觉得刘姥姥贫苦又高寿,“贫苦人起名,只怕可以压的住她”。

  贾府是诗礼簪缨之族,取名很讲究的,关系到家族体面和个人运势,饱读诗书之人多少名字起不得?更何况是王熙凤的女儿,贾府金枝玉叶的正小姐。可王熙凤郑重请求的刘姥姥,根本不识字。

  王熙凤就看中刘姥姥,看中她对所有苦难都一笑而过,经历生活磨砺后依然保持本心。

  刘姥姥活的像一株草,虽然渺小,却自带一种勃勃的生命力,无论经历多少困难,都能笑着挺过来。当别人接近她时,会不由自主被那股生命力感染,感受到生命的强悍。

  刘姥姥给孩子起名——巧姐儿,还说“各人成家立业,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

  后来果然如刘姥姥所言,在经历家族厄运时,巧姐儿得以虎口脱险。而救巧姐儿的正是刘姥姥。

  贾府彼时已然落败,之前攀附结交之人或是避之唯恐不及,或是落井下石,谁还能搭救一二?也唯独只有善良的刘姥姥,牢记之前的那份恩情,雪中送炭,变卖家产救出巧姐。

  往

  期

  精

  彩

  -作者简介-

  作者:麟稀,红楼爱好者,原创投稿。本文首发于红楼梦赏析(ID:hlm364),如需转载,请联系小编(夕瑶:13824393166)。

  红楼梦赏析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与君相逢,平生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