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初年剪辫子有多难?劣绅聚众反抗“剪辫令”杀害27人

  1912年3月5日,南京临时政府颁发“大总统令”:“兹查通都大邑,剪辫者已多;至偏乡僻壤,留辫者尚复不少。仰内务部通行各省都督,转谕所属地方,一体悉知。凡未去辫者,于令到之日,限二十日一律剪除净尽。”

  这就是著名的“剪辫令”。为了贯彻“剪辫令”,山东都督周自齐派出演说员彭仲豪、周振声到昌邑县宣传新政,劝导剪辫。

  一、剪辫引发血案

  7月1日,彭、周二人在县衙门前搭台,会同县议事会、参事会两会议员演说。

  然而,这一场热闹的集会背后,潜藏着杀机。

  民国初年强制剪辫子。

  上午,彭仲豪、周振声等人演说了一番大道理,无非是:“我们国家是要奉行三民主义,由民作主,不应当再拖着满清所遗留下的辫子了,无论工、农、兵、学、商,都要一律剪去辫子,遵守民国制度。”

  接着,“演说员以若辈非官即绅,应先剪发,以为合邑之倡”。他们指挥警察当场剪掉了前清武官许殿魁和数位县衙门胥吏的辫子。

  被剪辫的许殿魁等人表情痛苦,但没人在意。

  当天下午,彭、周两位演说员到城区议事会拜访,恰逢颇有名望又很顽固的士绅梁怀思、魏桂五在会。演说员劝道:“两位老先生是人民的表率,应将辫子早行剪去,以作倡议。”

  1912年英国杂志报道剪辫情形。

  随行的警察不由分说,将梁、魏的辫子剪下来。梁、魏登时变得脸红脖子粗,怒气冲冲地不辞而去。尽管情绪激动,彭、周仍然不以为意。

  正当彭、周自以为不辱使命之际,一场阴谋正在酝酿,有人擦亮了刀枪……

  7月2日晨7时,县城内城隍庙的钟声突然大鸣,梁怀思、许殿魁、魏桂五纠集衙门胥吏200多人,手执长枪、大刀、土枪、马叉等凶器,“紧闭城门,占据电局,断绝交通”,但凡遇到剪辫者,格杀勿论,号曰“杀秃子”。

  匪徒首先围攻县议事会,将议员堵在屋内,而后纵火,连房带人全部烧毁。议事会议长李长庚越城不果,被砍死在县衙门前。参事会及部分会员亦遭焚杀。

  事已至此,梁怀思等人并不满足,声称:“杀死的人数还不够,一定还有藏起来的,须要挨门搜查,查出没有辫子的人来,不问是谁一律杀死,才能除净。”

  1919年山东蓄辫的男子。

  匪徒“又赴高等小学堂,破扉而入,立将县视学王君凤廷、教员徐君锡田暨十四龄学童王凤拥出脔割之,令人惨不忍言。学约萧兰池等闻变,赴县署报告,冀速民政长亲出弹压,甫入署门,同行三四人尽为匪类所杀。”

  许殿魁“骑马持械,狼奔豕突,带领匪党,分路出城,又追杀剪发者若干人”。演说员彭仲豪、同盟会会员张怀鹗等,跳出城墙躲在城壕芦苇湾内,同被搜出,当即遇害。周振声亦罹难。

  二、惩罚凶手

  事后统计,27名剪辫者死于非命,另有多人受伤。

  事发之时,昌邑民政长(即县长)张春海作壁上观,只图自保,未出面阻止暴行。县警察见势不佳,早已逃之夭夭。

  7月2日晚上,梁怀思四处传播谣言:此事因接到宣统皇帝来电发动。他并传令壮丁巡城打更。县政府机关运作失灵,城池俨然已为梁氏所有。

  1917年北京街头的“辫子军”。

  所幸同盟会会员于恩波等3人跳出城墙,未被追及,得以赴济南向都督府面陈详情。

  都督周自齐闻讯,于7月5日电饬陆军第九协前往昌邑剿捕。哪知这一行动提前传入昌邑,除梁怀思外,许殿魁、魏桂五以及涉事衙役胥吏,悉数鼠窜。

  协统马良见事不可为,对百姓进行一番安慰,随即收队回营。9天之后,他再次带兵来到昌邑,“谓军队来昌,专在维持秩序,惨死者咎由自取,杀人者既往不咎”。

  这是马良所施的“欲擒故纵”之计。他传知众人于初三日来衙门点卯,来者每人赏制钱四千文,不来者永久除名。

  到了限期之日,衙役胥吏们领赏时,军队把县衙团团包围,擒获六七十人,当即斩杀45人。罪魁梁怀思被押解到济南,由周自齐判决斩首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