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烹饪母公司上市破发 旗下29所学校“无证经营”

新东方烹饪、新华电脑、万通汽车……中国东方教育旗下的这些教育品牌时常闪现在电视广告中。6月12日,中国东方教育登陆港交所,但股价一路跌破发行价,收报9.92港元,跌幅达11.82%。

中国东方教育公布的聆讯后资料集中透露,旗下教育品牌下的29所在营学校并未取得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此外,该公司中等专业学校有少于10%的教师未持有教师资格证,且技工学校和职业培训学校少于70%的教师未持有教师上岗证。

“兄弟”创业,上市首日跌11.82%

中国东方教育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东方教育”)的职业教育版图起步于安徽。

据其介绍,经创始人吴俊保及吴伟确认,“我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88年。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逐步聚焦于提供专业烹饪及酒店管理的培训,并开始提供与计算机及互联网相关的新兴行业的培训课程。”

按照中国东方教育5月26日披露的资料,其主要股东包括吴俊保、吴伟及肖国庆,而三人为堂兄弟。其中,公司控股股东为吴俊保及其全资拥有的吴俊保教育。在该公司6月公布的董事名册中,吴俊保为非执行董事,吴伟、肖国庆则是执行董事。

如今,中国东方教育的业务遍布全国。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国东方教育已在中国内地31个省份中的29个省份及香港运营145所学校,也通过26所学校提供中等职业教育。旗下有五大知名学校品牌经营业务及设立学校,即新东方烹饪教育、欧米奇西点西餐教育、新华电脑教育、华信智原DT人才培训基地及万通汽车教育。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年度,上述品牌下的平均培训人次分别为69141人次、3106人次、31023人次、1364人次及19323人次。

按照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平均培训人次及产生的收入计,中国东方教育为中国最大的职业技能教育提供商,分别拥有约1.7%及2.5%的市场份额。

不过,登陆港股首日,“中国最大的职业技能教育提供商”这一光环并未帮助中国东方教育收获“开门红”。同花顺数据显示,上市首日(6月12日),中国东方教育股价开盘便跌破发行价,最终收报9.92港元/股,跌幅达到11.82%。

近3年广告开支占销售开支一半以上

中国东方教育的营收保持稳定增长。数据显示,该公司来自持续经营业务的利润及全面收益总额从2016年度的人民币5.87亿元增加12.6%,至2017年度的6.61亿元。不过,2018年度,该公司来自持续经营业务的利润及全面收益总额为5.15亿元,减幅为22.1%。

“主要由于我们大幅增加销售开支以宣传我们的品牌名称并促进新设立学校的招生,以及行政开支大幅增加,原因为我们增聘行政人员及专业顾问以满足经扩大的教学网络的需求。”中国东方教育解释称。

收入明细显示,新东方烹饪教育为贡献收入的主要业务来源。2018年度,新东方烹饪教育、新华电脑教育、万通汽车教育的持续经营业务所得收入占比分别为58.2%、18.5%和13.6%。

通过密集的广告投放,新东方烹饪教育、新华电脑教育、万通汽车教育在过去一些年收获了较高知名度。

根据中国东方教育披露的数据,该公司合计销售开支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3.64亿元、4.57亿元、6.48亿元,其中这三年的广告开支依次为2.25亿元、2.64亿元、3.55亿元,对应的比例分别达到61.81%、57.77%和54.78%。

对于此次股票发售的资金用途,中国东方教育在6月11日发布的公告中透露,发售价已厘定为每股发售股份11.25港元(不包括1%经纪佣金、0.0027%证监会交易征费及0.005%香港联交所交易费)。按发售价每股股份11.25港元计算,估计本公司将从全球发售中获得的所得款项净额(经扣除包销佣金及本公司已付或应付的其他上市相关开支后,且于任何超额配售权获行使前)约为4769.2百万港元。其中,45%用于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及西安建设五大地理区域中心而购买土地和建筑设施,其余资金将用于建立学校、创新课程、升级设施等。

29所在营学校未取得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

中国东方教育也在聆讯后资料集里披露了一些风险因素,包括若干学校并未获得所需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以及部分教师缺少教师资格证或教师上岗证。

“我们所有学校均须在开始营运前取得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中国东方教育称,截至最后可行日期,欧米奇西点西餐教育、万通汽车教育、新华电脑教育及华信智原DT人才培训基地品牌下的29所在营学校并未取得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

其解释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于2002年12月颁布,2013年6月修订,并于2016年11月进一步修订及自2017年9月1日起生效。“然而,由于有关诠释的不确定因素及缺少新颁布法律的地方实施细则,地方人社部门及地方教育局不再向我们的部分在营学校颁发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虽然我们正努力向地方机构申请该等执照,但可能不会接受在相关地方实施细则生效前由公司提出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申请。若我们未能取得所需执照,我们或会被处以行政罚款和其他处罚,甚至被责令停止营运,这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前景、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目前,我们中等专业学校有少于10%的教师未持有教师资格证,且我们的技工学校和职业培训学校少于70%的教师未持有教师上岗证。”中国东方教育补充说,截至最后可行日期,并未因缺少教师资格证或教师上岗证而收到任何警告通知或遭受政府部门的任何处罚或纪律行动。

“若我们的教师未能申请和及时取得教师资格证或相关专业技能资格证,或根本无法取得教师资格证,我们或会被责令整改相关不合规情况或根据当时有效的中国法律法规遭受处罚,在此情况下,我们的业务或会中断,而我们的财务状况、声誉及前景将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中国东方教育在资料中写道。

新京报记者 陈鹏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陆爱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