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婴黄疸不退查出重病 母亲割肝救子水手父亲海上连夜赶回

  2019年6月12日,只有6个月大的朱金泽做完肝脏移植手术已36天,术后孩子不仅经历着禁食和各种药物的折磨,还出现了血管与妈妈肝脏血管结合不好的情况,将来还要面临再次的扩管手术。爸爸朱培荣每天小心的伺候着孩子和妻子,有时孩子整夜的哭闹,他就整宿的陪着。朱培荣作为一名水手,一年有大半年的时间在海上漂泊,身体一向硬朗,但如今的他却感觉有点撑不住了,不仅仅是劳累,更是因为几个月来积攒的压力和对儿子、妻子的担心。

  朱培荣一家来自山东阳谷县高庙王镇。儿子朱金泽出生于2018年11月29日。出生后查出黄疸,在聊城市人民医院按照新生儿黄疸治疗了一个多月也不见好转。家人又带小金泽来到济南儿童医院做更全面的检查,b超、CT、磁共振……这个出生才一个多月的小家伙小手小脚上布满了针眼。无休止的检查让朱培荣妻子整日提心吊胆,可是更让人担心的事还在后面:最后一次检查,大夫说孩子怀疑为胆道闭锁!听着医生的解释,朱培荣妻子越听越怕,她拨通朱培荣的电话,诉说时几度哽咽。(点击公益链接:男婴肝移植后又遭劫,帮助小金泽渡过难关)

  接到妻子电话的时候,朱培荣还在船上,着急的朱培荣匆匆打了报告,结束行程连夜赶回山东,又一刻没停地和妻子带着儿子来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到北京后,又是各种检查,不停地抽血,小金泽变得越来越虚弱,腹水也多了,肚子也大了,大便颜色越来越淡。住院8天后,医院消化科、外科、超声科会诊,最终确诊为胆道闭锁,重度肝硬化!朱培荣夫妇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噩耗。而且孩子已经三个月,错过了葛西手术的最佳时间,肝移植是唯一救治方法,否则一岁以内孩子就会因为肝衰竭离开这个世界!

  周围的亲友听说孩子的情况,很多人都劝朱培荣夫妇放弃。因为这么小的婴儿肝移植的风险很大,移植能否成功、出现并发症的几率以及以后孩子的健康状况都是个未知数。更重要的是,移植需要一大笔钱!在重重压力下,朱培荣夫妇依然义无反顾地决定移植。朱培荣说,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们就不会放弃孩子。所幸的是,金泽妈妈与儿子配型成功,可以准备手术了。但是,高昂的移植费用又要去哪里筹呢?

  朱培荣作为一名货船船员,一年中有6到8个月的时间都在海上,平均算下来一年有五六万元的收入,加上妻子在工厂的工资,原本生活得还不错。但是三年前,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因早产身体一直不好,夫妻俩为了给女儿治病已经花掉了家里的大部分积蓄。而小金泽出生后,从山东到北京再到天津,这一路治疗已经让他们掏空了家底。为了救孩子,朱培荣夫妇东拼西凑,能卖的卖,能借的借,好容易才勉强凑够了手术费。

  手术成功了,小金泽的肝功能恢复了正常。但是他太小太弱了,术后血管和妈妈的血管在连接处一直无法完全吻合,术后还出现了并发症!大夫说,观察一段时间之后,还需要进行血管的扩管手术,不然以后情况会很危险。这让朱培荣又一次陷入困境。肝移植欠下的钱还不知道怎么还,接下来进一步的手术费、护理费以及后面不可预计的各种治疗费用,他们又该去哪里凑?

  刚出手术室的儿子还要每天频繁换药、输液、检查,等待着下一步的治疗,而手术后虚弱的妻子也需要他的照顾,朱培荣只能顶住压力。现在小金泽已经出院观察了,由于门静脉窄,随时都有再次肝硬化的可能,如果恢复的好,小金泽将会进行扩管手术,如果恢复得不好,又将会迎来更大的挑战。但是朱培荣说,就像自己在海上要面对各种风浪一样,他别无选择,只能迎难而上。(图文/朱纭瑶)

  如果你愿意献出一份爱心,请点击【男婴肝移植后又遭劫】进入腾讯公益平台,为小金泽筹款,帮助他早日渡过难关。

  您也可以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男婴肝移植后又遭劫”完成捐赠。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更多爱心资讯,请持续关注我们。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