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工作太苦,三份工作才酷,努力变成想理想的自己

·

\ Move to your own rhythm /

长大后你想做什么?宇航员、杂志主编、芭蕾舞演员、模特、拳击手、乐队主唱、物理学博士……

你永远不会从女孩口中只听到一个答案。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的观念已经过时啦,完全不符合“超弹力女孩”的个性,“一辈子可以做很多件事!”才是当下时髦的生活方式,人生态度超弹力,未来完全不设限。

她们,都正在成为她们想成为的自己。

Brigette Lundy-Paine

演员 / 实验音乐人 / 杂志主编

Brigette登上土耳其版《Vogue》封面

“我不介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傻子,这很有趣啊!”

《非典型少年》中Casey的个性其实都来自Brigette自己吧

明明可以成为“下一个美国甜心”的Brigette Lundy-Paine,偏偏不是好莱坞标准的新生代演员,就像她在Netflix的《非典型少年》出演配角,却因为正义感超强的硬朗个性,成为观众们的最爱,简直是更帅气版的Lady Bird。

Brigette最擅长的迷之自拍

Brigette从小在父母开的剧院长大,5岁就爱上了表演,幼儿园要演出侏儒怪,没有小朋友愿意,只有她手举高高要当男主角。“我总是自愿扮老巫婆或小男孩,从小我就喜欢颠覆别人的期待。我不介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傻子,这很有趣啊!”

你永远猜不透Subtle Pride的舞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表演之外,Brigette还有一些“非典型”爱好,例如,和三个好朋友组了个实验乐队Subtle Pride,他们把行为艺术、即兴表演和实验音乐结合在一起,在舞台上大肆“胡闹”,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表演,结果却意外看得停不下来。

Brigette拍大片的可塑性很强,但给自己的杂志拍片就完全做自己

Brigette还做了一本专门给和她一样的怪小孩看的杂志《Waif》,她说这本杂志是《Vogue》和《纽约客》的混合体。“我一直在创作,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我和朋友们一起玩的时候,都在写歌或者做杂志。我就是停不下来。”

via Interview magazine

其实Brigette的童年梦想是成为一名科学家,研究外星人、拯救地球,只是现在她把探索精神转移到了镜头前,“我很想学习心理学或人脑方面的知识,做演员要经常换位思考,从科学的角度去看是很有趣的。”哪天这个非典型少女真的有了什么科学新发现,千万不要太惊讶。

Elise By Olsen

杂志主编 / 策展人 / 出版人

“你可以成为你成为的人,穿你想穿的衣服,说你想说的话。”

厌世脸、发色换得比换季还快,你很容易以为Elise和所谓的酷小孩没什么两样

Elise By Olsen绝对是Z世代的天才代表,这个挪威女孩8岁开始写博客,13岁创立独立杂志《Recens Paper》,因为她觉得“传统杂志除了名人就是广告,有点无聊。”观点犀利的Elise,还得到吉尼斯“世界最年轻主编”的提名。

Elise的房间就是她的杂志宝库

时间快转到今年,18岁的Elise已经是时装界的行家里手。Gucci甚至帮她拍了一部纪录片,讲述她从《Recens Paper》辞职,继而创办更成熟的时装评论杂志《Wallet》。

名副其实的《Wallet》

这本杂志就是一个皮夹大小,尽管篇幅紧凑,内容却非常深入。Comme Des Gar?ons执行官Adrian Joffe、设计师Hussein Chalayan、Dazed Media联合创始人Jefferson Hack、《032c》创始人Joerg Koch都是座上宾。

面对Colette老板Sarah Andelman,Elise单刀直入,“你认为没有你时尚产业还能生存吗?”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我们几乎要忘记Elise才刚成年,这一切对她来说并不简单,每次采访都要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但她从来没有怯懦。“我有前辈们没有的知识和经验,反之亦然。我希望别人根据我的表现和结果来评判我的能力,而不是我的年龄。”

念书的时候,一放学跑得最快的就是Elise,她才不是去玩,而是去工作

中学后Elise决定在家自学,也拥有更多自由去涉猎不同领域,例如为Google策划艺术展览,做造型师、品牌顾问,她还被邀请到英国时装协会、《Business of Fashion》、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做过演讲。

外表、谈吐都酷酷的Elise,完全是个小大人,可是一旦回到奥斯陆的家,她马上变回那个爱爬山的大自然少女。“理清自己的思绪很重要,做创意的人是需要独处的,无聊反而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

Claire Laffut

音乐人 / 模特 / 艺术家

“创作艺术、写歌和跳舞,是我戳破现实泡泡的方式。”

你可能已经在Chanel的广告里见过Claire Laffut了,不过做模特只是她的副业,这个比利时小妞,用音乐在巴黎闯出了一片天地。她的嗓音明明甜得像洒满糖霜的柠檬挞,内核却在探讨自我、真实性和作为一个女性的意义。

和假人互动、把画布当棉被,Claire随时都有古灵精怪的想法

Claire从小生活在比利时的农场,跟着爸爸听Daft Punk、Pink Floyd长大,和别的小孩不一样,她热衷参加所有兴趣班,舞蹈、戏剧、钢琴和绘画,这些都是她做白日梦的方式。“比利时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地方,但它太小了,小得让人张不开翅膀。”

在录音室,Claire找到了新的快乐

16岁那年,Claire搬到大城市布鲁塞尔读艺术,为了独立生活,她开始做模特,可是她知道,自己要的不只是一份看上去很酷的工作而已。“我总是想象所有的可能性,忍不住想要什么都试一试。”

《Mojo》MV中的画是Claire亲手画的

很快她决定搬到巴黎,右手拿着画笔,左手抓起麦克风,突发奇想地以自己的音乐作为灵感,创作了一系列的绘画和家具。听她的音乐,一定要看MV——在《Mojo》中她是穿梭在迷离庄园的怪怪艺术家,切歌到《Gare du Nord》,她又是在午夜城市奔跑舞蹈的梦游少女。

Claire小时候想当一个没有刺青的刺青师,干脆设计了一系列刺青贴纸过把瘾

现在Claire已经在巴黎住了七年,发了唱片,有自己的设计工作室。“我讨厌购物中心,喜欢一个人戴上耳机听着喜欢的音乐到处走。”她似乎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方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很清楚自己要去哪里。

Zo? Love Smith

演员 / 音乐人 / 摄影师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

Zo?在《SKAM》中充分发挥了她的音乐才华

十八岁的荷兰女孩Zo? Love Smith,因为出演讨论度超高的青少年剧《SKAM》闯进我们的视线,她扮演的女主角超级独立,但在友情和爱情前面也会不知所措。或者说,她根本没在演,而是复刻了自己的青春期,只不过她比女主角花了更多时间去找到自己是谁。

《SKAM》中荷兰少女奔跑的样子,是青春没错了

除了小时候上过几堂音乐剧课以外,Zo?几乎没有表演经验。这部剧病毒般的感染力,完全都要归功于它就是那么地真实,“每个周末放假我都在演戏,我的性格和角色很像,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

诚实地交出第一份演员成绩单之外,Zo?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别的小孩在家耍废的时间,她穿梭在不同的音乐场景,有时上台唱歌,有时在台下做摄影师,还挤出时间做平面设计、拍独立片子,好像是个不用睡觉的超人。

创作认真,玩也要认真

回到自己的小房间,Zo?就安安静静地创作音乐,自己写歌、自己制作,发表在各大音乐网站。她不依赖厂牌,所有事情都是一步一个脚印。你看得到她从无到有,听得到她的直接和单纯,像她的爆炸头卷发,恣意生长。

Zo?的自创曲《Never Be Yours》,已加入睡前歌单

Zo?的嗓子醇厚迷人,大概心里住了个老灵魂,但她对这个世界始终保持着兴奋。“我收到一些女孩的私信,她们因为看了我的戏,意识到自己可以变成更好的人,我竟然可以影响到她们,这真的酷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