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整形速成班背后:“暴利”轻医美开启商业自毁模式

  文 | 铅笔道记者 王伟杰

  利润高达近十倍的问题产品、三五天的速成培训、无消毒杀菌措施的小作坊、涉嫌虚假宣传的内容……

  近日,一篇讲述“微整形速成班乱象”的调查报道揭露了医美行业的顽疾,“微整形”黑工作室遍地开花的现状令人触目惊心。

  一方面微整形是否安全、医生的资质、药品的质量等关乎着每一位消费者的切身利益;另一方面,对投资人来说,微整形、轻医美市场有着诱人的投资回报与前景。

  对很多投资人来说:迷茫、不确定、见猎心喜、又爱又恨成为了写在脸上、刻在心里的“关键词”。

  2019年,“微整形”行业依然乱象和希望同在。从长远来看,医美市场中下游终端整合提升空间更大,很多细分领域都值得关注,未来有可能成为各方投资者竞争的主要战场。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从业者无门槛 小作坊遍地开

  一位学医的硕士毕业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进了一家公立医院,成为住院医师,每月到手的工资加奖金只有4000元左右,这点钱刚够他在这座二线城市活命。

  医师的妹妹学的是护理专业,因为只有大专学历,毕业后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就到一家民营整形美容医院工作了一段时间。随后,她辞职开了工作室,自己接单为客户做“微整形”,也“下店”到美容院去做。现在她月收入5万多元。

  在这个真实又略微带着点讽刺的故事中,“创业”的妹妹显然比“脑袋不开窍”的哥哥“混”得要好。

  随着“微整形”的流行,巨大的利益驱动使得一些没有行医资质的小作坊铤而走险,像“医师的妹妹”这样借此大发横财的不在少数。不仅如此,在微整形行业,一系列的乱象,也已经让行业蒙上了阴影。

  近日,媒体关于“微整形速成班”乱象的调查报道成为舆论焦点。

  40余平方米出租屋内,打针老师佑佑(化名)穿着白色睡袍,露出长腿,正在给学员们进行微整形培训。因其中一名接受打针的顾客过于紧张,佑佑老师的针头不小心扎进其太阳穴血管,鲜血不停地冒出来。看到这种场面,佑佑老师表现得很淡定,“这不算什么,上次不小心扎进顾客额头血管,针拔出来时血喷了我一脸。”

  在老师操作过程中,注射器被学员随意观摩把玩,一旁还有人抽烟、啃鸭脖。四针玻尿酸顾客共花费2400元,其中打针老师拿2000元,余下的400元大部分要分给拉客代理,这也意味着,每支玻尿酸的成本价就几十块钱。

  然而,媒体揭露的只是微整形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技术与从业者混乱。

  毛利高达90%,机构漫天要价

  在微整形行业,除了从业者的准入和机构的资质问题,产品鱼龙混杂和价格混乱,也已成为行业难题。

  玻尿酸是“微整形”产品中高频出现的一个词,台湾艺人大S也曾称女明星没有它根本活不下去。

  前述关于“微整形速成班”的报道中曾描述,打4针玻尿酸,顾客要共花费2400元,也就是说往脸上扎一针,顾客要花600元。

  据了解,在现在的市场行情下,600元一针的玻尿酸其实还属于比较便宜的品种,其价格在市面上从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功效则被吹得神乎其神。

  至于玻尿酸的成本,该文调查称是每支几十块钱,坊间也有消息称是十几元一支。

  一家专门生产玻尿酸的公司在上市招股书中曾披露,其产品的原材料平均价格变动中,每克玻尿酸的价格仅有150元~160元,此外,预灌封注射器每支在5元~8元不等,一次性无菌注射针头价格每个约5元。

  该招股书还显示,其医用玻尿酸产品和注射用玻尿酸产品的毛利率都在90%左右,另一款医用玻尿酸产品的毛利率则能达到约97%。

  由此可见,玻尿酸从出厂,再经过经销商、医院、美容院、小作坊等多个加价环节,等打到顾客脸上,价格最少翻了十倍,甚至几十倍。

  然而,对于玻尿酸的消费者来说,高价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产品本身就是假的。

  媒体公开消息显示,浙江警方和江苏警方都曾捣毁微整形假冒伪劣产品的制造销售窝点。有嫌疑人交代,他所制作的产品,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仅仅是通过网络搜索相关产品的主要成分,然后自己试着配比生产。

  正在经历“整形”的暴利商业模式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目前混乱的医美市场,那就是‘做不好双眼皮的美甲师不是一个好的整形外科医生’。”一位公立整形外科医院的医师这样形容整个行业。

  在他的描述中,整形外科医院每天都会接诊很多在黑诊所做坏了的求美者。他们中,有的打了生长因子,下巴长成了“鞋跟下巴”;有的打了假玻尿酸,结果下巴长了大包,怎么都消不掉;有的打的溶脂针,脸上到处都是破洞。

  打造颜值经济的微整形行业,如今自身正在经历“整形”。

  针对这些不法现象,相关管理部门近年来屡出重拳,但受巨大利益驱使,乱象依然存在。

  2017年6月底,针对非法医疗美容乱象,原国家卫计委等7部门重拳出击,印发《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方案》,打击非法“微整形”等违法犯罪活动,维护消费者权益。这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整治非法整形”的行动。

  据统计,2018年,医美机构大概有10%~20%的淘汰率,但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医美产业发达的地区,淘汰率可能要超过20%。

  更有行业人士认为,2019年对医美行业将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整个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形成、新个税、营改增等政策措施的开展,将使传统的商业医疗服务的成本结构发生剧烈变革,这对缺乏规范的医美行业的影响将是颠覆性的。

  欧华美科董事总经理苑兵就曾坦言:“2019年信用体系社会的建立从经营端和消费者端成本到现金流抑制,会使得医美商业模式重构。”

  在他看来,传统的医美专科医院是依赖大的广告流量、纳客流量,靠信息不对称、专业技术壁垒的不对称等,来保证一定的消费价格,但这种在不规范经营的情况下构筑的商业模式在新的信用社会环境下很难生存。

  中下游细分领域或成今后投资重点

  有调查结果显示,机构投资者将医美行业缺乏行业标准视为影响投资决策的最主要因素(21%),缺乏行业标准相应的影响就是行业信息的不对称,医美行业全产业链均会受到影响。

  除了对这个领域不熟悉之外,从投资者们欲言又止的表情中,可以看到都是对行业潜在风险的担忧。

  尽管行业风险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投资信心,但旺盛的需求和巨大的商机,还是令很多投资者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仍然看好医美行业的发展。

  以上两个图表是分别处于医美产业链上中下游的一些公司获得投融资情况的不完全统计表,从中可以洞见一些行业的趋势。

  有研究机构总结了近一段时间,医美行业一级市场投融资事件,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5月至今,医美行业共发生数十起投融资事件,涉及十几家机构与企业。

  这项统计发现,在医美行业的一级市场上,投资对象已经开始主要集中于医美产业链中下游,医美在线服务平台与线下医美连锁机构均是医美行业投融资热点。从投资轮次上来看,37.5%的企业获得了天使轮A轮融资,31.2%的企业获得了B、C轮融资。

  行业人士同样认为,随着竞争对手的增多,市场竞争压力也随之增大,位于产业链中下游的医美创业项目更加容易受到投资者青睐。

  此外,近年来,随着颜值经济时代的到来,微整形、轻医美正成为一门高频“生意”。据铅笔道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轻医美品牌有近10家,而且其中不少是近年新成立的品牌,主攻二三线城市市场。

  作为 “快消品”的轻医美能否成为未来医美市场主流,值得让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