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神G6伤后还想打第七场 听说输球才开始担心自己

  腾讯体育6月15日讯(文:ESPN高级撰稿人Ramona Shelburne)三年前,当骑士队在勇士的主场庆祝他们历史上首次夺得NBA总冠军时,德雷蒙德-格林坐在自己的更衣柜前,给凯文-杜兰特发了一条信息。

  格林想要告诉杜兰特——即便在他最低落的时候,总决赛抢七失利仅仅一个小时之后——他也在想着对方。勇士需要杜兰特,那支刚刚夺得过总冠军,并收获了一个73胜赛季的球队,欢迎他的加盟。

  在当时,他们彼此间还是对手,但格林的直觉是正确的——他的主动发挥了作用,几周之后,杜兰特以自由球员身份加入勇士,并从此改变了整个NBA的格局。

  三年之后,勇士再一次眼看着另外一支球队——这一次是猛龙——在甲骨文球馆庆祝他们的队史首冠,这回轮到杜兰特主动联系别人了。【聚焦NBA 2018-2019赛季】

  克雷-汤普森当时坐在勇士的更衣室里,左膝缠着厚厚的冰袋,希望他刚刚经历的伤势没有医生猜想的那样严重。比赛开始之前,汤普森还相信球队仍有魔力尚存,能够为杜兰特赢下他们在甲骨文球馆的最后一场比赛——后者刚刚在此前的第五战遭遇了跟腱断裂的重伤,赛季报销。

  但这次汤普森自己也受了伤,按照医生的说法,可能是前交叉韧带撕裂,这完全超出了他所能克服的范畴。这是一段旅程的终点,既是本赛季的,也有可能是整个勇士王朝的。

  然后电话响了,是杜兰特发来的视频聊天,他人在纽约,刚刚完成了跟腱修复手术。

  “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克雷的父亲米切尔-汤普森事后表示,“但我不认为他们希望我泄露谈话内容。”

  杜兰特可能是当时全世界唯一能完全了解汤普森真实感受的人。汤爸爸知道应该给他们留出足够的空间。

  “他们鼓励对方强势回归,他们还有未竟的事业等待完成。”米切尔-汤普森谈道。

  这个赛季对于勇士来说是一场关于消耗和注意力的战争,有些时候,这支球队似乎在负重前行——他们太有天赋、太骄傲,不愿轻易认输,但又太疲劳、有太多伤病,无法打出他们享誉世界的那种表现。

  连续五年和同一群人呼吸同样的空气,能让最温柔的灵魂也损耗殆尽,连续五年在聚光灯下生活,肩负着最佳球队的期待,那种压力可以让任何坚固的“管道”开始“爆裂”。

  但事情最终竟然是以杜兰特和汤普森双双遭遇灾难性伤病,将迫使他们在下赛季大部分时间里都无法上场为结局,相比之下,勇士队的其他所有问题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在周二于多伦多举行的总决赛第五场比赛开始之前,勇士总经理鲍勃-迈尔斯曾在场边和杜兰特的经纪人里奇-克雷曼聊了一个半小时,摄像机捕捉到了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清楚感受到他们过去几周面对杜兰特的伤情恢复工作时所经受的巨大压力。

  “你还好吗?”迈尔斯问。

  “累。”克雷曼回答。

  紧接着,杜兰特在第五场断了跟腱,然后汤普森在第六场也痛苦倒地——这位全明星后卫在一次尝试扣篮后失去重心笨拙着陆,紧紧捂住了他的左膝。

  勇士花了差不多两周的时间来处理和回答有关杜兰特小腿伤情的提问,但当杜兰特的恢复时间逐渐超出预期后,他们开始失去控制。迈尔斯说勇士的内部目标一直都是让杜兰特在总决赛第五场回归,第四场只有很小的机会,但他们一直没有明确这么说过,所以给人们形成一种错觉——在总决赛前几场,大家一直觉得杜兰特随时就要回来。

  每一天,都会有关于他恢复进展的问题和报道,球员们也在阅读和回应这些报道,然后他们看到杜兰特开始在球队训练馆内进行单独训练,认为他状况不错。所以在第四场赛后,汤普森摆脱腿筋伤势回归,凯文-卢尼也带着锁骨附近软骨骨折伤势坚持上场之后,经过对斯蒂芬-库里言论的断章取义,关于杜兰特迟迟不归的报道开始有些变味。

  “每年的这个时候,你都会面临审视,”迈尔斯在杜兰特第五场回归之前表示,“对我们来说,如果我们能坚持打到第五场,那就是我们一直以来认为凯文回归的日期。可我无法控制你们写些什么,报道些什么。但作为团队一员的好处就是,你知道队内实际情况如何。”

  真要那样就好了,据多个队内消息源透露,勇士队中有几位球员对于杜兰特长期以来的不确定性表示失望。

  并不是说他们对他感到失望,或者对他的求战欲望感到失望,但正如其中一位消息源所描绘的,“就好像你在海里游泳,有人说,‘我们很快就会给你一件救生衣。’好了,那在你拿到救生衣之前,你就会一直等着。我认为这造成了巨大的焦虑情绪。”

  这种焦虑因为所有这一切又会如何影响杜兰特今夏自由市场决定的猜测而被进一步升高。整个赛季以来,关于杜兰特未来的不确定性一直都让人感到沮丧,大多数人已经开始学会接受,不管结果如何。

  但是杜兰特离开的阴影一直存在。对于球队内部的一些人来说,很难不会有一些个人情绪,也很难不去想,除了球队过去几年所给过他的东西之外,杜兰特还想要什么。可随着杜兰特在第五场比赛的受伤,一切都变了。所有的焦虑都烟消云散,变成了真正的关心。

  球队资深公关副总裁雷蒙德-里德说,他甚至不用问就知道伤势有多严重。“当时更衣室里充满着阴冷的情绪,”里德谈到当时杜兰特在更衣室接受检查时的情形,“鲍勃-迈尔斯双手捂头,房间里一片死寂。”

  在第五场比赛获胜几个小时之后,勇士队的球员、老板和工作人员前往多伦多的“The Chase”餐厅参加球队晚宴,这是事先计划好的,不管比赛结果如何。

  “我们赢得了比赛,但席间我却非常非常沮丧,”勇士老板乔-拉克布在第六战赛后透露,“那是毁灭性的伤病,相对而言我今天反倒没那么沮丧,因为我不知道我还能沮丧到什么程度。眼下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前进。”

  克雷-汤普森周五在NBA官方APP上看完了G6最后一节的比赛,第四节进行期间,他拄着拐杖离开球馆,去接受核磁共振检查,还寄一线希望在伤情没有医生所担心的那般严重。

  “他告诉我他没有感觉到砰的一下,”米切尔-汤普森谈道,“所以我当时希望或许他只是扭到了。”

  克雷也怀着同样的希望——在被队友搀扶下场之后,他又跑回来执行了罚球,两罚全部命中。在勇士队故意犯规将他换下场之前,他甚至试图跑到球场另一端去进行防守。在极不情愿地离开球场之前,他告诉勇士主帅史蒂夫-科尔,他几分钟后就会回来。

  但是在回到更衣室的几分钟内,汤普森就意识到有些地方不大对劲。他的膝盖开始僵硬、肿胀起来,疼痛也加剧了。他试着拉伸,走动,但勇士队的医务人员告诉他,他的膝盖情况并不明朗,他们怀疑是前交叉韧带撕裂。

  “我太为他难过了,”米切尔说,“他想要上场和队友一起并肩战斗,即便输,他也要和队友一起输。”

  “当他们告诉他周四的比赛剩余时间无法回归时,我就在那儿,”里德回忆道,“而他当时唯一说的是,‘你觉得我周日(G7)能打么?’”

  汤普森的哥哥开车送他去了伯克利的一个医学影像诊断中心,他们的父母开着另一辆车跟在后面。勇士队一直到第四节快要结束时,还保持着比分紧咬。当比赛还剩几分钟时,汤普森被推进核磁室,当他开始检查时,比赛结束了。

  “怎么样?”一做完检查,汤普森马上问,“我们赢了么?”

  直到得知勇士输了比赛,他才开始考虑这次受伤对他的职业生涯意味着什么。

  “你觉得这会对我的自由市场造成影响么?”他问。

  回到甲骨文球馆,在勇士更衣室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迈尔斯和拉克布开始谈论球队即将面临的问题,这是球队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休赛期之一。汤普森和杜兰特都可以成为自由球员。如果他们选择去其他球队,勇士既没有后备的天赋,也没有足够的薪金弹性来找人替代他们。可是如果同时留下他们俩,球队下赛季的工资加奢侈税总支出可能会达到惊人的3.75亿美元。

  “情况很复杂,”拉克布表示,“当我从伤病的阴影中走出来后,我开始对面临的挑战感到兴奋。我们要如何保持竞争力?我们的计划是什么?坦白讲,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我和鲍勃以及(总经理助理)科克(拉克布)聊过,我们有一些想法。”

  迈尔斯走进房间,来收拾他本赛季留在这里的半打正装衬衫和西装。没必要再在这里留着这些衣服了,勇士在奥克兰的日子已经结束。他避开了一群想要借酒浇愁的人们,在这里找到了拉克布。

  “我不喝酒,”他说,“或者说,我现在不想喝,我有太多工作要做。”

  当地时间下周四,他们还有一场选秀大会需要准备,他们必须想清楚如何处理杜兰特和汤普森的合同问题,必须决定两名球员在总决赛中所受的毁灭性伤害将如何影响下个赛季乃至更长久的未来。

  因为NBA的非法引诱规定,拉克布不能谈论他对潜在自由球员的看法。不过,他可以赞扬球员在系列赛中的表现和努力。

  “在我看来,如果他能保持健康,那场球我们能赢。”拉克布指的是汤普森和G6,“他太棒了,简直难以置信,我爱他。”

  (山丘)

  微博搜索“腾讯体育NBA频道”关注腾讯NBA官方微博,微信搜索“腾讯NBA”关注腾讯NBA官方微信,掌握NBA最精彩资讯,和鹅厂NBA小编来唠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