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枣期货上涨动能犹存

  红枣市场“以质论价”的习惯使得通货(指直接下树装箱、并未清洗分级的原枣)价格的区间较宽,以实际的样本和价格推算更具参考意义。分析认为,当前通货价格处于正常范围内,若市场给予部分天气升水,价格继续上涨的空间仍存在。

  红枣期货1912合约的仓单成本估算也是红枣市场焦点话题之一,其中不乏不切实际的计算方法,我们将逐一分析。

  首先,根据交割规则对生产日期的规定,当前市场已加工的成品无法注册成仓单,所以根据当前一级品价格加仓储成本计算仓单成本是不合规定、不切实际的。

  其次,2018年下树通货一直储存到2019年11月后,再加工成注册仓单,除去高额储存成本,这与此前(含2019年)的现货习惯不同,尽快将红枣加工、分级储存销售是主流模式,现货商很少采取这种“屯通货”方式,也即当前现货市场中通货量较少、加工的品级货为主,所以这种预估方式也比较不常见。

  最后,预估2019年下树的红枣通货价格、商品率等数据,据此推算1912仓单成本。红枣的现货交易中,一般将特、一、二、三、四这五个级别红枣占通货的比例界定为商品率,价格方面以特级补四级、一级补三级、二级为定价标准的模式,再根据每个级别的估算级差来定价相应价格。

  从此前了解的情况看,新疆红枣的商品率在80%-90%之间,有些少数地区管理较好能达到95%以上,此处我们将采取80%-85%-90%三种情况来计算仓单成本。

  在通货成本的预估上,我们从种植成本的角度考虑区间下沿以4元/公斤为始点,主要考虑了土地费用、物料(化肥、农药、水)费用、人工成本,将种植成本定为4元/公斤。

  再依次从通货成本、商品率计算出商品成本,再考虑加工成本(新疆1500元/吨,沧州1200元/吨)、包装费(500元/吨),计算出二级枣的定价,根据一级与二级的差价在2000元/吨预估一级定价,再参考入出库费用、交割手续费,考虑仓储费后预估出仓储一个月的仓单成本。

  综合来看,以4元/公斤的红枣通货成本计算,90%的高商品率对应仓单成本在8600元/吨左右,随着商品率的降低,仓单成本在逐渐上移,80%的商品率意味着9150元/吨的仓单成本。以居中的85%商品率估算,昨日收盘10305元/吨的1912合约价格对应的通货成本在5.3元/公斤,对比去年下树通货价格(阿克苏3.5-5.5元/公斤、麦盖提4-6.5元/公斤、阿拉尔5.5-7元/公斤),当前的通货价格处于正常范围内,若市场给予部分天气升水,价格继续上涨的空间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