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 | 从《大明宫词》到《妈阁》,李少红拒绝玛丽苏

  李少红认为的玛丽苏剧的真相是,女人掌控不了感情——即使是贵为公主的太平,“她可以掌控一个国家,可以掌控一个王朝的命运,但是她掌控不了自己的亲情和感情,这是最悲哀的。”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三禾

  《妈阁是座城》是部彻头彻尾的女性视角的电影:严歌苓原著+编剧,李少红导演,白百何演女主角赌场叠码仔梅晓鸥,三个男人——房地产大佬吴刚,艺术家黄觉,前夫耿乐——围着她转。恰如李少红拍过的大多数作品:《大明宫词》讲太平公主的一生,《橘子红了》讲嫁入豪门的小媳妇秀禾的一生。

  什么是“女性视角”?李少红指了指海报上的宣传语:“男人赌钱,女人赌爱”,“就是很感性,女人是一种感情动物”。

  “玛丽苏剧”都是靠男性们对女主角的情感推动,但李少红觉得,那是自欺欺人、是自恋,“人人都爱她、由她来选择爱谁”是一种“玛丽苏式的假象”。而她认为的真相是,女人掌控不了感情——即使是贵为公主的太平,“她可以掌控一个国家,可以掌控一个王朝的命运,但是她掌控不了自己的亲情和感情,这是最悲哀的。”

  白百何坚强、独立又脆弱,吴刚犀利又智慧

  《一线》:您时隔9年才重新掌镜,为什么会选择《妈阁是座城》?

  李少红:因为严歌苓的这个小说比较吸引我吧,她永远是站在一个女性的视角来看世界,所以她的小说让我很有共鸣。这部小说她选了赌场做一个载体,把情感和利益、金钱放在天平的两端,我也觉得非常独到,对人性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一线》:就像海报上写的“男人赌钱,女人赌爱”?

  李少红:对,我觉得这个标语很准确地表现了这个电影的主题。

  《一线》:从《橘子红了》《大明宫词》,您一直都在拍女性的故事,您怎么定义女性视角?

  李少红:就是很感性,就像梅晓鸥的内心独白,她的欲望、她对爱的感受。有时候这个爱很不现实,到最后她自己都觉得,这个男人我到底爱他什么?但她还是拿命去爱他。《橘子红了》里面的秀禾也是,她明明知道黄磊演的那个角色是她不能爱的,但是他给她了一种精神上面的满足和启蒙,她就觉得为他付出一切都值得。我觉得女人就是这样的一种感情动物,男人就不行,男人要的东西比较多。

  《一线》:选择白百何做女主角,是因为她的气质很像梅晓鸥吗?

  李少红:我希望梅晓鸥具备她这样的气质,比较坚强、独立,但是又有脆弱的一面,也是那种容易受伤的女性。她很直、很性情,好像没有那种世故的概念,但我觉得她情商还挺高的,她会照顾到别人的感受。

  《一线》:三位男演员是怎样的选择标准?

  李少红:最难选的是段凯文,就是吴刚演的这个角色。他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企业家,经济改革的产物,所以他身上有各种各样的品质,有公务员的,有文理科的,有江湖的,也有一路从基层打拼上来的……好像搁在哪儿,他都特别合适。

  《一线》:所以要找一个百变的演员?

  李少红:对,我觉得吴刚真的是具备这个特色,他有一种很犀利又很智慧的眼神,能够穿透人。他经常默默地坐在那儿看着梅晓鸥,意思是你遇到麻烦可以告诉我,这种男人你抵御不了的。

  《一线》:但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黄觉演的“渣男”。

  李少红:对,这个时候理智是没有用的。我觉得这个小说最可爱的地方是它很真实,没有给你一种玛丽苏的假想,人人都爱她、由她来选择爱谁。我觉得那是欺骗自己,是自恋的一种表现,生活中没有精力和必要这样去自恋。

  《一线》:包括《大明宫词》最后,一个这样身居高位的女人,还是什么都掌控不了。

  李少红:她可以掌控一个国家,可以掌控一个王朝的命运,但是她掌控不了自己的亲情和感情,这是最悲哀的。

  《大明宫词》中小太平“一见薛绍误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