踟蹰不前的百年交行

记者 | 王立峰WLF

扎根事实,演绎趋势,接地气的商业智慧,尽在界面商学院。

编者按: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作为中国金融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商业银行,如何才能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差异化金融服务?界面商学院即日起推出“银行观察”专栏,通过系统梳理和分析商业银行的业务布局、经营效率和核心竞争力等,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言献策。

6月13日,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之一的交通银行(601328.SH)旗下的理财子公司交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成立,这是国内第三家成立理财子公司的商业银行。不过,这一理财子公司的设立,到底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提升交通银行的盈利能力,目前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毕竟,过去多年的发展已经表明, 这家银行的盈利能力长期以来驻足不前。十年时间,交通银行的总市值终点又回到起点。截至最新交易日,交通银行总市值4582亿元,与2009年3月的水平相当。

界面商学院研究发现,交通银行市值踟蹰不前,实质上反映了这家银行盈利能力的不足,难以吊起投资者的胃口。

一个简单的比较,就知道交通银行问题出在哪里。据2018年财报,交通银行总资产规模9.5万亿,当年实现营收2127亿元。不过,资产规模比交通银行少了大约2.8万亿的招商银行2018年实现了更高的营收2486亿元。利润上的差距也很明显,交通银行2018年实现利润736亿元,招商银行实现利润806亿元。

拥有更高的资产,然而却有更低的收入,更低的利润水平。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促成了这样的结果:一个是生息资产的收益能力,其决定了偏低的营收规模;一个则是负债端的资金成本,其与生息资产收益能力的结合,决定了偏低的净利差。

商业银行一方面在负债端吸收存款,一方面将这些资产用于信贷、金融投资等,这些信贷和投资,称之为生息资产。据2018年财报,交通银行大约80%的生息资产分布在信贷和金融投资领域,前者达4.7万亿,占比51%,后者约2.8万亿,占30%。

从生息资产的收益能力来看,2018年其平均收益率较2017年上升了21个基点至4.01%。不过,这一优势最终被资金端利率的上升完全抵消。这家银行2018年的计息负债上升了22个基点至2.62%。

直观的结果就是,如果没有资产规模的扩张,交通银行的净利息收入甚至可能会下降。银行披露的报表也反映了这个判断,2018年新增利息净收入全部来自规模的扩张。2018年,交通银行生息资产的规模扩张了7.5%。

如前所述,交通银行2018年负债端成本上升了22个基点,其负债主要由存款以及同业拆借构成,总金额达8.3万亿的计息负债,存款贡献70%,同业拆借贡献19%。因此,某种程度上,存款成本高低最终决定其资金成本高低。

利率市场化的格局下,商业银行对于存款的争夺导致了交通银行个人存款成本的上升。数据显示,交通银行2018年存款平均成本上升了21个基点至2.27%,其中个人存款的成本更是从原来的2.14%上升至2.38%,在2018年各类型负债端资金中上升最大。

存款成本上升源于结构变化,即个人活期存款占比下降,定期存款以及公司类存款占比上升,利率较高的债券也有所上升。通常,定期存款的利率要高于活期存款。以目前央行基准利率来看,活期存款利率仅为0.35%,但是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可以高达1.5%。

于是,我们看到的结果便是,负债端上升的成本并没有被资产端的收益能力有效覆盖,交通银行2018年的息差持平,净利差下降了1个基点至1.39%。如果没有资产规模扩张带来的利息收益增长,这一结果会更加不理想。

这些数据说明,交通银行在稳定的低成本资金获取以及资产端客户的获取上遇到了不小的挑战,进而反映这家银行盈利能力的不足。

界面商学院同时发现,目前A股全部32家上市商业银行中,交通银行1.51%的净息差排名最后,净利差位列倒数第二。从净资产收益率来看,交通银行2018年净资产收益率11.17%,这一数据位列倒数第八。

交通银行一直在外部有着美丽的光环。官网显示,这家银行成立于1908年,迄今111年历史。改革开放以后,也是中国第一家完成重组的国有商业银行,目前与工行、建行、中行以及农行并列五大国有银行之一。

交通银行还是最早登陆香港以及A股资本市场的商业银行之一;2015年,国务院批准“交通银行深化改革方案”,最早完成商业银行国企改革。

然而,所有这些都没有最终给交通银行带来实质性的光环。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营收规模乃至净利润等数据都与另外四家国有银行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与部分股份制银行相比,如招商银行等也存在不小的差距。以工行为例,工行资产规模是交通银行的2.9倍,营收是后者的3.6倍,净利润是后者的4倍。

没有盈利能力的实质性提升,仅靠业务规模扩张这种粗放式发展难以最终推动股东价值增长。最新交易日数据显示,交行市值目前也居于五大国有行最末位,仅及工商银行的五分之一,农行的三分之一。

交通银行的发展何以至此?什么原因导致其一直踟蹰不前?其在业务布局、资产分布、经营效率乃至公司治理方面出现了什么问题?其与同行的差距在哪里?这些问题都值得投资者进一步思考,界面商学院将对此继续跟踪分析和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