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全美顶级写作课程的大学,如何修炼学生?

  文丨爬藤妈妈 编丨Travis

  “The apparition of these faces in the crowd:

  Petals on a wet, black bough.”

  -- In a Station of the Metro,

  Ezra Pound

  “人群中幽灵般的脸孔:这湿漉漉的黑色树干上的花瓣。”

  这首看似日式俳句的诗,来自于美国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意象派诗歌运动重要代表人物——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的作品《在一个地铁车站》。

  这位出生于爱达荷州的男子,最终会离开印地安的山脉,来到伦敦,成为文坛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Ezra Pound

  1901年,当庞德还是15岁的时候,他来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求学。

  三年后,或许是因为成绩的缘故,转学到我的本科母校汉密尔顿大学(Hamilton College)完成学业。

  一百多年后,我沿着庞德当年的足迹,在各种季节里徘徊在学院山的路上,或是在长跑时远眺远处连绵的山丘,想象着纽约州哈德逊山谷里,由深绿转为橘红最后变黄的秋叶。

  我想:谁不会在这片宁静里变成一个诗人呢?

  从母校学院山上远眺远处的秋景

  是我一生的挚爱

  没有辜负庞德的盛名,如今汉密尔顿大学的写作课程,是全美最好的写作课程之一,在各种较为权威的排名中都榜上有名。

  早在面试的时候,学校的招生官就曾骄傲地向我强调,汉密尔顿是非常重视写作和沟通技能的。

  我那时年轻气盛,以为拿到好的成绩和银行offer就是大学的终极目标。

  殊不知这写作和沟通,会是我在大学里学习到的最关键技能,并且一直影响着我个人和职业发展的各个方面。

  prepscholar上对母校写作课程的描述

  建立在博雅教育上的写作

  同很多文理学院一样,母校采用的也是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开放式的课程。

  这是为了让学生在四年里,能够最大程度地去探索与钻研各个学术领域,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热情和兴趣。

  但是这种自由的前提是建立在严格的要求之上的,那就是你必须为自己负责,成为一个有批判和创造能力的思想者、作者、和演讲者。

  Hamilton’s open curriculum gives you the freedom to choose courses that reflect your interests, while still fulfilling the faculty’s expectation that you study broadly across the liberal arts.

  But with freedom comes responsibility to meet the high expectations our faculty will have for you as a critical and creative thinker, writer and speaker.

  以上是汉密尔顿大学对其开放式课程的描述

  从基础开始

  在开学前一周,每位新生都会收到一本写作指南。

  这本书是作家William·Strunck和E.B.怀特(也就是《夏洛的网》的作者)联合出版的,被时代周刊列为从1923年到现在100本最富有影响力的书之一。

  这本书列举了数十个易用错的单词表达(比如美国人经常搞不清楚的“affect” 和“effect”),易拼错的单词,也包括了更好的形式表达(能用主动就不要用被动式),以及风格的建议(不要过于花哨,赘述)。

  这些其实不仅仅是外语学习者,甚至母语使用者都会常犯的错误。

  这本书十分轻巧,所以我时不时就会拿出来翻一下,到现在都觉得格外受用。

  The Elements of Style

  我的写作圣经,大家有需要可以囤一本

  写作是毕业的必要前提

  汉密尔顿有许多写作强化课 (writing intensive)。

  这里的写作强化课,并不是局限在文学或创造写作的学科。而是覆盖整个学术领域,以确保所有专业的学生,都能在课程中获得知识、培养技能。

  要顺利毕业,学生必须在大一完成一门写作强化课,大二必须完成第二门,并且在大三结束前要确保三门课程都已完成。

  三门在整个三年听起来不多,但其实是有一定强度的。

  其一,写作强化课要求学生在一个学期内,至少需要撰写五篇以上的论文,每篇论文篇幅在5-20页不等。(一学期只有4个月)

  其二,教授会对论文进行审阅,提建议,然后再拿回来改进或是重写,并且每稿都占最终分数的一定权重。

  其三,美国大学对原创和诚实的要求非常高,递交的作业和论文都会用专门的软件去做抄袭的对照。哪怕是引用的格式不规范,也会被毫不留情地扣分。

  最后,或许也是最具挑战性的,就是所有的论文都要基于庞大的阅读作业和课堂讨论,而非信口拈来。

  母校honor code的对于抄袭的说明:如果论文所有内容都来自外部的资源信息,要求你必须诚实地引用每句话-因为你还没有进行自我思考

  强化写作课通常一周两节,每节课之前教授会给几百页的阅读材料。

  没完成阅读任务,上课就无法有效参与讨论;往往导致写文章的时候一边要完成落下的阅读,一边又要回想课堂上的要点,还要查找新文献;结果这边还没写完,教授的评语又来了。

  我记得有一次,我把第二天要交的论文顺序搞错了,在下午五点,把三周后才要交的,一篇10页的论文先写完了。然而第二天要交的一篇15页的论文,却还未动笔。

  知道真相后,只能用五雷轰顶来形容,最后使出了洪荒之力,用一个通宵的时间,把真正要交的论文及时赶完(晚交要扣分)。

  所以在大学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行色匆匆的同学,一边疾走一边抱歉地说:“没空跟你聊啊,我要在2点之前读完280页”;

  或是吃完饭后抱着一壶咖啡,背着书包,穿着宽松的卫衣,早早去图书馆占一个安静位置或大的Mac电脑准备写论文;

  又或是,第二天在路上看见你,过来给你一个熊抱说,我论文终于写完啦,现在终于有时间洗澡了。

  学校图书馆,记不清多少次坐在这里一边看着雪发呆一边写论文

  丰富的写作辅导资源

  在对学生的写作支持上,母校是不遗余力的。

  汉密尔顿的写作中心(writing center) ,是全美最好的大学写作中心之一。除了提供预约形式的,一对一学生辅导员或专业辅导员之外,更有各个部门教授与写作中心导师,共同成立的写作委员会,对写作课的指南,进行定期探讨与改进。

  指南明确规定:

  1.教师将为学生写作提供清晰,广泛和及时的反馈。反馈应包括对结构、议题、语法、风格以及内容的评论。

  2.学生将有机会在随后的草稿,论文或其他作业中回复反馈。

  3.学期内会有大量的写作作业,贯穿整个学期。

  4.书面作业的等级将占课程成绩的很大一部分。

  5.学生将有机会与教师一起参加个人或小组写作会议。

  6.教师将把课堂时间,用于讨论针对课程水平和内容的写作技巧和策略。

  写作中心的学生辅导员

  正在进行一对一的作文修改

  我在学习写作的时候学到了什么

  在写作无处不在的大学里,我写过各种学术科目的论文——从宏观经济到数学;从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到福克纳的意识流文学;从中国电影到印度三相神;甚至连体育武术课,都要求学生写结业论文。

  这可谓是真正地做到了,把写作融进每一个科目里。

  在英文写作方面,相对于母语为英语的同学,一开始我这位英语非母语者也自认不如。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在四年的学习中,我的写作强化课几乎都拿了A。

  能有这么令人满意的结果,离不开学校对于写作的重视,以及相应教育资源的支持。

  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最大的收获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第一:鼓励多元的文献,多元的观点和看法

  对一个论题,教授从来不会只给出单一答案。

  与之相反,教授会要求我们在实践中,对单一的文本或多文本做分析;亦或是故意把班上学生分成正反方,要求其辩论。不过,这种辩论的目标是为了剖析一个问题,而不是“赢”。

  教授也有可能让学生,就两个截然相反的观点撰写文章,以此来进行反思的训练。

  我大一的时候上的第一门写作强化课是国际关系入门课。教授用了“911”后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这个范围极广的话题。

  虽然他选择了一本有反战观点的书,作为基础阅读材料,但是却时常饶(煽)有(风)兴(点)趣(火)地,看学生们在课堂上各抒己见,并且不会主动表态去引导讨论的走向。

  当时我是班里唯一一个非美国学生,又来自不同政治体系的国家,我的教授就经常在课上鼓励我发言,想看我这个旁观者“outsider”的新鲜看法。

  这样的思考习惯让我每次提笔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去想想不同的观点,而不是满足于自己的结论中。

  文学课上的讨论

  第二:逻辑和思想质量的重要性

  逻辑,是我在英语教育环境里学到的,最重要的写作技巧。

  在大学写论文时,教授会反复提出问题让你思考和优化自己的论点:“你的主要想法是什么?它为什么这么重要?你的证据如何支持它?你为什么选这篇论文?你为什么用这种方式组织思考?有什么理由会有人反对你的立场?反方会有何可能的反驳?”

  教授会鼓励学生去解释每个段落的主题,查看开头和结尾的句子以及段落中的证据,以确保文章能够自成一体。

  这种逻辑思考的习惯,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工具。我毕业后从事买方投资相关的职位工作,时常要写很多市场和组合表现的报告。在写报告时,我仍然是沿用这种主张:证据,反证,反过来看逻辑进程,最后结论,再回头来看整体的方法。

  这个方法可以迅速帮助自己在大量的信息当中找到组织,用较短的篇幅把看似很复杂的问题解释得一目了然。

  一个好论题的建立,跟做强弱危机分析很相似

  第三:Short and Sweet

  虽然十几页的论文听起来很艰巨,但是这并不代表写作的时候就可以通过赘述来凑字数。过长的句子以及艰涩花哨的形容词,并不适合出现在论文中。

  在修改初稿时,教授会要求学生将自己从文字中剥离出来,看看整段里是不是有太多无用的想法,和过多的陈述。除此之外,还要看整段是不是跟论文有关,是否推进了论证。如果内容不能为论点服务,那么就应该删减。

  在这一点上,作为数学专业的我最有体会。

  我在大学的实数分析和抽象代数,都是需要写许多证明题来完成的。因此,即便是数学课也会被设定为写作强化课。

  在写证明时,任何一句废话都对推进证明(或反证)毫无用处。相反,少了一个必要条件和假设,则会使整篇的证明洋洋洒洒一大段却完全不成立。

  其实能做到简单明了,是一个写作者的秘密武器。因为工作关系,我看了很多投资备忘录、招股书之类的文件。这些文件往往是用最少的篇幅,给出信息最全面的文件,从而更能给读者留下最深的印象。在这一点上,我相信做咨询和任何一个需要和投资人和客户沟通的产业都会认同。

  USNews上一位在四大咨询工作的校友对写作技能培养的感激和肯定

  第四:从写作来培养思考,用写作来为思想服务

  我曾经认为写作的好坏或许跟文采或是语言能力有直接的联系。在美国大学的四年,我最大的改观就是写作其实是为思想服务的。

  在思想透彻和资源充足的情况下,每个人都能写出好的文章。很多时候无法写出好的文章,是因为在提笔的时候没有充分思考这个问题。

  而我的教授很清晰地看到这个问题,所以在最初反馈的时候并不是纠结于风格,而是帮助学生发现和定义有意义的论题,并且帮助他们建构针对这个论题的讨论和逻辑发展。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觉得在大学里学习写作最大的收获,是对批判思考能力的锻炼和挑战。

  好的文章并不是母语学生的专利,但是一定是对思考的结论作出有效的沟通。而母校一直强调的培养学生成为思想者,作者,和演讲者,正是对其三位一体,缺一不可的教育。

  庞德从这里走到伦敦,他之后的众多Hamiltonian走到世界各地

  能把自己的想法用清楚、有条理和有效的方法写出来,是母校博雅教育的一个核心目标,也是很多名校(包括高中寄宿学校)和知名企业在招生和用人时候的一个重要考核标准。

  写作不仅是机会的敲门砖,也是日后成功的得力助手。

  至少从我个人经验来说,当你发展了一个有效的写作framwork之后,你会发现自己在发言、提问、辩论、交流时都会不自觉地用到这个技巧,让你的沟通过更加有效。

  作为母语是中文的学生,我不认为华丽的辞藻和花哨的语法,是提高写作的方法。

  相反,要多阅读,并且带着剖析的眼光去看作者是如何建立其argument。同时也要多练习,养成写作的习惯(写完整的段落,而不是PPT式的要点),反复修改,获取多方的意见和建议,才是写作的良师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