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光股份曾三闯A股未果,高端科技产品收入占比说改就改

记者 | 赵阳戈

2019年3月28日受理、第二批过会的福光股份,“含科量”一直困扰着科创板上市委。

在第一次询问中科创板上市委就曾直问核心技术生产的产品收入占比偏低的缘由,而福光股份的操作则是,修改了核心技术产品的覆盖范围,直接导致占比从50%不到飙升到90%以上,这么一来直接把监管层也一度“搞懵”了。

军民品“通吃”

福光股份2004年2月3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何文波,注册资本1.15亿元,控股股东中融投资。此番福光股份选择的上市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2018年,福光股份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52亿元和9138.64万元,营收和利润符合该套标准。市值方面,在2019年3月,中融投资分别向黄文增、远致富海及福州创投转让其持有的部分福光股份股权。其中,中融投资将所持福光股份1.79%的股权以5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远致富海;将所持福光股份1.43%的股权以3999.92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福州创投;将所持福光股份1%的股权以28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黄文增。以上股份转让价格均为24.39元/股,按照此股权转让价格 ,福光股份的估值为28亿元,也符合标准。

来源:说明书

来源:说明书

具体业务上,福光股份是专业从事军用特种光学镜头及光电系统、民用光学镜头、光学元组件等产品科研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是福建省的军民融合企业和全球光学镜头的制造商。

福光股份的产品包括激光、紫外、可见光、红外系列全光谱镜头及光电系统,主要分“定制产品”、“非定制产品”两大系列。“定制产品”系列主要包含军用特种光学镜头及光电系统,广泛应用于“神舟系列”、“嫦娥探月”、“火星探测”、“辽宁号”等重大国防任务及无人机、武装直升机、远望3号测量船、“红旗”、“红箭”系列等尖端武器装备,核心客户涵盖中国科学院及各大军工集团下属科研院所、企业,为国内军用光学镜头、光电系统提供商之一;“非定制产品”主要包含民用安防镜头、车载镜头、红外镜头、物联网镜头、AI镜头等激光、紫外、可见光、红外全光谱镜头,广泛应用于平安城市、智慧城市、物联网、车联网、智能制造等领域,是安讯士、大华股份等安防龙头企业的主要镜头供应商,并与华为、博世、霍尼韦尔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建立了业务合作关系。

安防镜头,公司的全球市场占有率2017年达到11.8%。物联网镜头、AI镜头是公司当前重点布局的新兴领域。据介绍,福光股份已经与华为、旷视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地平线、海康威视等人工智能知名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

来源:说明书

从数据看,福光股份也很优秀,截至2019年3月6日,公司共拥有175项发明专利、有1项国防发明专利、166项实用新型专利和4项外观专利。另据TSR的报告,2017年福光股份在全球安防视频监控镜头销量市场占有率达到11.8%,全球排名第三。其中,变焦镜头是公司优势产品,全球销量排名第二,市场占有率约为8.9%。

来源:说明书

来源:说明书

至于股东方面,福光股份控股股东中融投资持股4216.28万股,实际控制人为何文波。此番,福光股份打算募资约6.5亿元,投入到“全光谱精密镜头智能制造基地项目(一期) ”等3个项目中。

来源:说明书曾经三闯A股

福光股份并非第一次亮相资本市场,其一直都存有上市诉求。

据公开信息显示,在2016年1月份,福光股份与国信证券签订IPO辅导协议,并向中国证监会福建监管局报送了辅导备案材料,计划IPO事宜。不过后来没有下文。

这之后,福光股份又在2017年3月份找到了兴业证券,承其开展上市辅导工作。兴业证券制定辅导计划、实施方案、主要以现场工作的方式完成了2个月的辅导。兴业证券认为辅导工作取得预期效果,达到了计划目标,但仍没有上市。

不甘的福光股份,在2017年时与*ST厦华(600760.SH)聊起了合作。2017年8月5日,*ST厦华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从后续的公告可以了解到,2017年的*ST厦华相中的是福光股份61.67%的股权,涉及的交易金额16.03亿元。不过就如同身中魔咒一样,“因国内外市场环境及国内资本市场变化等原因影响,导致交易各方就交易对价等核心条款无法达成一致”,*ST厦华在友好的氛围中,于2018年11月,决定终止上述的重大资产重组。

来源:公告

这之后,才又在2019年冲击科创板。对福光股份来说,能登陆炙手可热的科创板,相比曲线上市,那自然更名正言顺。

来源:证监会网站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福光股份这一次仍然是聘任兴业证券为自己“保驾护航”。其于2018年12月18日向证监会福建监管局报送了辅导备案登记材料。这一次,兴业证券对福光股份的辅导时长达3个月。经过3个月的辅导,兴业证券和福光股份一致认为辅导工作取得了预期效果,达到了计划目标。

问询下匆忙修改“核心技术产品”范围

对监管层来说,如何界定福光股份的“含科量”,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因为这种质疑充斥在每一次的询问当中。

在首轮问询当中,科创板上市委就针对福光股份的核心技术进行6个方面的追问,内容极其尖锐。问题诸如公司最近一期研发人员占比、研发费用占比不高的原因(福光股份的解释是,生产环节涵盖镜片加工和镜头装配两个环节,工序较多,生产人员相对多);诸如发行人的主要生产经营是否能够以核心技术为基础,将核心技术进行成果转化(福光股份认为具备这种能力);询问其核心技术或产品是否存在被近年国际、国内市场上其他技术替代、淘汰(福光股份对其4个核心技术分别做了说明);甚至还问过发行人公司是否符合科创板的定位。

来源:问询

耐人寻味的是,在第一次问询时,监管层就提及报告期内福光股份主要高端技术产品收入及其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5.53%、34.38%、46.43%,认为此占比不足50%,对一家高技术含量的公司来说,是需要解释的。

而福光股份在回复材料中,却直接将原申报中核心技术产品重新定义为高端核心技术产品,将原未列入核心技术产品的大部分产品定义为普通核心技术产品,并列入了核心技术产品之中。 这也直接把监管层搞晕了,在接下来的第二阶段问询中,监管层就此问题一直追问。细看这一重新定义并不简单,本来50%比例不到的核心技术产品的销售占比,经过福光股份这么统计口径的调整后,比例直接升到了90%以上。

来源:问询

福光股份解释称,公司高端核心技术产品具体包含定制产品、高清产品、大广角产品、大光圈产品、车载及高端红外产品(高端红外产品指具备高清、大广角或大光圈性能的红外产品)。除高端核心技术产品外的产品为普通核心技术产品。公司高端核心技术产品区分的主要标准是依据业务特征、产品性能以及行业产品的发展方向等。至于此前分类不同,福光股份认为是因为公司对条规理解存在偏差所致。甚至福光股份的保荐机构也出来背书,认为发行人高端核心技术产品与普通核心技术产品分类依据充分。

不过福光股份的回复并没有打消监管层的疑虑,在6月11日召开的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2次审议会议中,上市委仍然就相关问题作出追问。在6月13日福光股份也再次针对问题做了相应回应。

来源:问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