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盛股份转战新能源汽车遇阻 资产重组低于预期债务承压

本报记者 张玉 石英婧 上海报道

对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的中小板年报问询函,日前浙江康盛股份有限公司(002418.SZ,以下简称“康盛股份”)公告表示,由于问询函涉及的内容较多,需要进一步核实完善,公司预计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完成回复工作。

康盛股份2018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康盛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9.18亿元,同比下降40.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27亿元,同比下降642.58%。

业绩呈现较大亏损的背后,2018年康盛股份完成了重大资产重组。康盛股份将其持有的富嘉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嘉租赁”)40%的股权,与中植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植新能源”)持有的中植一客成都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植一客”)100%的股权进行资产置换。然而2018年,中植一客未能完成预计产销量,这也使得康盛股份年报业绩大幅度下滑。

对此,康盛股份董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做好做强新能源汽车板块业务符合康盛股份聚焦发展绿色科技的远景目标。2018年度中植一客受流动资金影响产销未达预期,且康盛股份对2018年末中植一客应收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款计提了大额坏账准备,导致了2018年度中植一客业绩不如预期。

营收净利双降

对于2018年营收净利润的大幅下滑,康盛股份在年报中提及,受新能源政策及企业资金流动性影响,2018年公司新能源汽车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导致公司全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鉴于公司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款的会计政策估计,康盛股份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款大额计提了坏账准备,致使公司经营利润和总资产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除了2018年业绩不理想,今年一季度,康盛股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再次双降。其中,营业收入4.77亿元,同比减少39.5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359.82万元,同比下降581.42%。对此,康盛股份方面透露,因银行抽贷导致流动资金紧张,影响新能源汽车生产。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对记者表示,所谓银行抽贷也是这种政策大环境下,银行内部提示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风险而导致的,使得部分银行在贷款方面更加谨慎。银行的抽贷不一定说明企业的偿债能力较弱。有的时候是银行的原因,比如说银行资金紧张等。另一方面,银行抽贷也有可能是企业的原因,如果企业的业绩和偿债能力下滑,那么银行确实会抽贷。

事实上,记者注意到,2018年康盛股份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金额均有所增加。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康盛股份应收账款18.36亿元,占总资产比例高达37.03%,同比增加10.74%。

康盛股份方面表示,按照新能源运营车辆自上牌之日起2年之内若达不到2万公里行驶里程,将不能享受补贴的政策预判,同时考虑运营车辆实际行驶里程状况较2万公里差距较大等原因,康盛股份对2016年度上牌车辆未能达到2万公里行驶里程,以及2017年上牌车辆未能达到1万公里行驶里程的车辆所涉及的补贴全额计提坏账准备,本次计提坏账准备金额为8.66亿元。

对于新能源补贴到账的金额和时间,康盛股份董秘对记者称,新能源汽车补贴款金额需要根据公司运营情况进行分批次申报,具体金额以公开发布的补贴金额为准,补贴款到账时间根据国家补贴发放情况而定,目前暂无法预计。

2019年5月20日,根据康盛股份方面公告,其全资子公司中植一客于2019年5月21日收到成都市财政局转支付的成都市2016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清算款6496万元和成都市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中央财政补助预拨资金8845万元,合计收到新能源补助资金1.53亿元。本次收到的款项将直接冲减应收账款。

事实上,随着营收净利润的双下滑,康盛股份所面临的偿债压力也在逐步加大。2018年,公司短期借款达到8.43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17.01%,同比增加了7.41%。而由于偿还银行贷款,期末其他板块银行存款减少等原因,其货币资金仅为1.29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2.60%。2018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到-4.11亿元。2018年末,康盛股份资产负债率升至76.91%,而在2019年一季度末,其资产负债率又攀升至77.03%。

在2018年年报及今年一季报中,康盛股份方面也指出,公司营运资金不足。为此,康盛股份董秘对记者表示,公司将进一步加强融资工作,对外通过加强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沟通,争取新的授信额度;对内通过加强预算管理和应收账款管理等方式,提升资金使用效率。为了支持公司的发展,公司关联方也将为公司提供不超过20亿元的财务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