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阁是座城》:女人离得开男人,却永远离不开感情

  李少红的电视剧大家都不陌生,当年一部《大明宫词》足以封神。和陈凯歌、田壮壮一个班毕业的她,在电影方面似乎名声不显,但当年一部《银蛇谋杀案》,也让她坐稳了第五代导演的交椅。

  距离李少红上一部大银幕作品《门》,已经过去了十二年。时隔这么多年,李少红选择《妈阁是座城》这样一个女性视角与人性浮沉的故事,是值得期待。

  特别是最近大家总在感叹,属于我们的优秀的女性电影太少了。充斥无逻辑玛丽苏的所谓“大女主戏”,却多如牛毛。但在其中,你甚至看不到一个真正的有血有肉的女人。

  而《妈阁是座城》无疑是一部大女主电影,用三段感情来描绘一个女人的成长,更将其命运背后“妈阁”这座城市的秩序与荒唐、欲望与绝情,诠释得淋漓尽致。

  严歌苓原著,芦苇参与编剧,李少红执导、白百合、吴刚及黄觉领衔主演,还有刘嘉玲、梁天等的友情出演。众大咖携手,带来一部堪称震撼的时代夜曲。

  《妈阁是座城》

  导演: 李少红

  编剧: 芦苇 / 严歌苓 / 陈文强

  主演: 白百何 / 黄觉 / 吴刚 / 刘嘉玲

  类型: 剧情

  上映日期: 2019-06-14(中国大陆)

  片长: 127分钟

  白百何饰演的梅晓鸥,是个“叠码仔”。

  所谓“叠码仔”,其实是澳门特有的一种赌场中介。他们负责拉拢本来不打算赌的客人到赌场消费,并从兑换筹码的比例中抽成,同时,如果客人赌赢,还能拿到一份奖金。

  也因如此,为了让客人多从他们这里拿筹码,许多“叠码仔”也想尽了办法,给予客户返点,带客人进行“托底”等桌下玩法,甚至私下有些交易。

  而电影里梅晓鸥的故事,主要围绕着三个男人。

  电影中“妈阁”这个意向很明确,它正是这三个不同男人对梅晓鸥的情感羁绊搭筑起来的城池,也是最后梅晓鸥拿真心与真性情一砖一瓦垒砌起来的断垣残垣。不论是赌徒还是叠码仔,只要上了赌桌的都不会是赢家。

  梅晓鸥赌了三次。

  首先是前夫卢晋桐,她用孩子来赌他的爱,而卢晋桐却嗜赌成性,很快卢晋桐丢下待产的妻子,卷走家里的钱财消失了。让梅晓鸥和生下来就“没父亲”的儿子,第一次体会到赌输的代价。

  从此,梅晓鸥痛恨赌徒。

  但生活所迫,为了在妈阁生活下去,梅晓鸥不得不在生下孩子之后做起了“叠码仔”的行当,她忍受着内心的挣扎,把形形色色的“客户”送上赌桌。

  于是她结识了第二位与她有感情纠葛的男人,地产大亨段凯文。他可以说是梅晓鸥所有客户里,她最欣赏又倾慕的一位。

  她信任段凯文,可换来的是嗜血商人段凯文对她无休止的欺骗利用,作为梅晓鸥的大客户,却被贪婪奴役层层加码,“一托五”玩大的,欠下过亿巨债,让梅晓鸥陷入巨大危机。

  第三位是艺术家史奇澜,为了解梅晓鸥初尝赌滋味,却迷失在赌桌上,梅晓鸥也间接成了他的小三,甚至差点断了自己的后路。

  电影中梅晓鸥以全部身家下注,不过就是企图找到情感寄托。她又不是恋爱脑不经世事的少女,频频做出这种选择,或许只是因为,“赌感情”,是女人的天性。

  她离得开男人,但离不开感情。

  作为叠码仔的一员,梅晓鸥充当了将赌徒引入歧途的领路人角色,靠着赌场中间人的身份牟取利益。她从客户身上赚取佣金的同时,又企图在报复他们的过程中,拯救他们。

  阅尽世事之后,她早已有了对身边人的小心翼翼,但反而因此每次动情,都带着撕心裂肺的用力,甚至对赌客说出“你怎么连我也骗”这种幼稚的话。

  多年的工作经验,始终没让她记住“赌客疯魔,何言可信”这句话。在赌城里,爱何止是奢侈品。

  电影的背景是从1997到2014年,澳门的赌博行业从良好到极盛再到衰,整个社会的大背景下,一个小女人始终苦苦挣扎着自己的命运。

  影片结束后的互动环节,有人问白百何对于电影的开放式结局怎么看?

  白百何答:“不见得史奇澜不会回来。回来,我不排斥;不回来,我也不期待。”和除了爱情,女人生命里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同样可以活得精彩。

  而她的精彩,正是三段情感背后,风起云涌的澳门博彩行业。

  女叠码仔的身份,让她得以在妈阁(澳门)这座赌城中与来历迥异的赌徒打交道,有地产商、有艺术家,也有来自不同阶级的政商人员,进而展现了赌徒们在赌场沉沦的过程。

  “我知道来澳门,不可能不玩”是赌客的真实写照。严歌苓笔下的妈阁,“摆着千百张赌桌;充满三更穷,五更富,清早开门进当铺的豪杰”。

  赌徒们抱着以小博大的侥幸心理,辗转于各个赌场,只要手里还有一个筹码,就不会下赌桌,直到倾家荡产。

  当这座城市的喧嚣和欲望与梅晓鸥的命运相交织,具有了某种象征意味的符号。

  澳门,它既是让人沉迷于享乐的天堂,又是令人失控于欲望的地狱。所以,多的是如史奇澜、段凯文、卢晋桐这般的赌徒,孤注一掷地玩搏一把输赢的亢奋游戏,以及不舍而沉迷地做一场幻梦。

  你以为自己在享受整个澳门,其实你只不过是她的奴隶。

  赌博让人迷失本性,叠码仔与赌徒周旋,也等于与魔鬼打交道,一时假仁假义,一时恩断情绝,赌至终局,谁能寻回本性,谁能鸿运当头?

  电影里有句经典对白“ 洗码的人只要不赌,就一定会做老板”,就像何鸿燊虽是赌王,但自己从不赌博。

  梅晓鸥不赌,却也没做到老板,甚至一度寸步难行。

  梅晓鸥虽然游走于赌场内外,却是有一颗“赌”心的女叠码仔,不过她赌的不是钱,而是赌爱、赌感情,于是她成了下注最大的那个人,也成了输得最惨的那个人。

  电影里有两场戏,让整个影院都有点哗然。一场是梅晓鸥发现儿子赌钱,一把火烧了他赢来的20万港币;另一场,是自称戒赌的史奇澜给她拿来的赌资,被她一把扔进大海。

  她的职业,是拉人下水的那个人;但她,却最想上岸。

  梅晓鸥这个看起来甚至有些单纯的角色,是电影给澳门这座城市立下的一个反面的镜子。梅晓鸥是情,澳门是欲。

  她有多单纯,欲望就有多肮脏;她有多炽热,欲望就有多冰冷。但每次,她都败给了这座代表着欲望的城市。

  只有在一座让人放纵欲望的城市,才能看得到情有多珍贵。

  戒得了赌,是假话;戒不了你,也是真话。史奇澜立下的Flag,看似深情,满满的都是欲望。

  而梅晓鸥,依然对抗着一切:谎言,男人,欲望,以及那座叫“妈阁”的城市。

  限量版礼品发售

  人生其实就像是一场博弈,我们手里握着筹码,却不知道命运到底会打出哪一张牌。

  作为严歌苓老师文学作品衍生授权的运营方,斑马谷文化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文创设计品牌“手心里”,共同推出了《妈阁是座城》衍生限量版礼盒。

  内含严歌苓老师最新一版《妈阁是座城》小说签名本,每一本都是亲笔签名!

  礼盒封面上《妈阁是座城》的标题,以及内页中的小说选段,均来自严歌苓老师手书,笔迹俊秀娟丽。破晓天光里的大三巴牌坊,在朵朵纹金莲花的簇拥下,与展翅的海鸥一起昭示着主人公“梅晓鸥”和她的澳门故事。

  礼盒内《妈阁是座城》小说选段

  来自严歌苓老师手书

  礼盒内的每一本小说

  都有作者严歌苓老师的亲笔签名

  除却签名版小说之外,礼盒中两枚18K镀金书签也是给书迷的一个惊喜。书签分别以纸牌和筹码的造型呈现,精致的镂空设计,作为小说中一对耐人寻味的意象符号被提炼出来。

  严歌苓曾说“我总是希望我所讲的好听的故事不只是现象;所有现象都能成为读者探向其本质的窥口”,这个窥口通向的正是人性的秘密。

  赌场显然是一个尽观人性百态的最典型的“特定环境”,理智与欲望博弈的修罗场。1998年严歌苓创作过一个关于赌徒的短篇小说《拉斯维加斯的谜语》,那时候她就在思索人性中这种瘾是从何而来?

  严歌苓

  《妈阁是座城》付诸笔端之前曾有两三年的酝酿时间,严歌苓在很多采访中提到,她数次往返妈阁的赌场,学习上赌桌,体验赌徒的心态,观察、捕捉赌场形形色色的人物与细节,接触。采访不同的叠码仔,以获得足够丰富、详实的素材。

  2014年,严歌苓凭借《妈阁是座城》获得人民文学奖优秀长篇小说奖。“赌场的输赢都没拦住我,我想我可能是没赌性的。”反而每天坐在书桌前,才是一份属于她的刺激与兴奋点。

  严歌苓老师为新版小说签名

  虽然小说细腻刻画了当代物欲与赌场风云,但没有停留在批判与揭露上,而是通过梅晓鸥的情感历程,把笔触放在“爱与救赎”中。

  严歌苓说梅晓鸥是一个复杂而多面的角色,“是在这个时代就成了一个畸形的产物,她既是男人的猎物,又是男人的克星,既是赌博的敌人,又是赌博的桥梁。” 让读者从这种复杂多面的角色刻画中去探寻人性的微弱光亮,“一步步走进有光的所在”。

  严歌苓老师与主创合影留念

  严歌苓的小说是被中国一线导演搬上银幕次数最多的当代文学作品,随着每一部电影的公映,影片与原著的对照也成为影迷与读者们的常规动作。电影和小说文本之间的碰撞与回响,也显示了艺术、文学与现实之间的无限微妙。

  看了这些介绍,是不是很想入手一套?那么,好消息!

  《妈阁是座城》衍生限量版礼盒已经在“藤井树观影团”微店上架,如果你喜欢的话,赶快搜索微店藤井树观影团,进入微店购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