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轮到我们中国人保卫地球了!

  中国电影对于大片的探索道路,已经从武侠逐步走向未来,开启了科幻电影的全方位探索。作为坐拥全球最多银幕数、最大市场的国家,商业片的类型多元化是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中国电影一定是要走向科幻类型片的开拓。

  毕竟在全球范围内高票房影片,绝大多数都是科幻类型,像是目前仍然排在全球票房第一名的《阿凡达》,过去了10年还是没有电影可以撼动它的位置。

  暑期档就要到临,作为商业类型片的兵家必争之地,终于有了科幻片加入大战。《上海堡垒》无疑是今年夏天备受关注的一部华语科幻电影,我们单从预告片里透露出的画面来看,就能感受到它的诚意。

  在预告片里,一场人类浩劫在即,主要的威胁来自外星势力的入侵。无论是天空的母舰,还是最后的堡垒上海,都派出了高科技作战部队,从天空的战斗机,到陆地的机械战甲,无一不渲染着这场战争的残酷性。

  科幻电影在电影史中有着悠长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之初。人们从很早开始,就想象着未来的故事。但它成为全球炙手可热的商业类型,还是近几十年的事情。可以说科幻电影的火热,是离不开流行文化的渲染。像是有泛科幻元素的超级英雄电影,就有着丰厚的漫画ip作为支撑。《星球大战》、《星际迷航》系列也是在不同的时代,应运流行大潮而生。

  这一类型虽然是在想象未来的世界,但往往具有极强的预言感。很多科幻的电影的主题是世界毁灭和救世主降世,听起来是遥远的未来故事,实际上也是来自于古老的神话叙事体系。时空的维度在这一叙事层面被打破,未来与过去也可以搭建起桥梁。

  《上海堡垒》改编自江南的小说,是一本极具流行思维的小说。故事以未来地球与外星人的大战为背景,但实际上所描绘的是年轻人的反抗与选择。

  小说里描绘的外星大敌,如同展开了一副超验式的图景,它也在比喻当代年轻人,面对繁杂的社会,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像是故事的背景地选择,也是北上广深中的上海,小说是虚构了外星人入侵,但在每个年轻人真实的人生里,也是必须每天奋勇杀敌的。

  科幻片的类型众多,旁支体系也很丰富,但要想达到大片质感,无非三个故事模式:未来世界,太空大战和异类入侵三种。《上海堡垒》讲述的就是未来世界背景下,地球命在旦夕,要与外星入侵者一战到底。预告片中我们还没看清楚敌人到底是谁,但可以感受母舰给地球带来的压抑感,巨大的、冷冰冰的外星飞船凌驾于地球之上,似乎死神降临,想要主宰地球的命运。

  在科幻电影中,总不乏缺少的就是未知的它者,这一类角色某种程度上所代表的就是人类的终极恐惧。我们仍在探索地球的时候,恐惧那些深海、密林、高山之中的怪物,因而有了诸多可怖的传说。当地球探索完了之后,我们的恐惧望向了宇宙,尤其在现代航天技术发展后,我们开始寻找地外生命,同时也深深恐惧着,地外生命并不是和平友好的种族。

  商业类型片的重要受众心理之一,就是可以帮观众消解恐惧。他们这把这些恐惧外化成电影里的恐怖外星人、末日情境,但最终一一将危机解除,让观众感受到心理安慰。

  《上海堡垒》也是如此,就算世界陷落了,我们还有最后的希望——上海。预告片里展现的上海已经是伤痕累累,不少地标性建筑都冒着火光。城市在人类文明里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这个词应该分开解读,“城”是城墙,“市”是集市,也就是用城墙围绕保护起来,让人们安全生活的地方。

  城市所隔绝出的是一个安全的内部世界,而在外部世界的荒野里,充满了威胁,城市可以保护人们远离危险。最后的上海,也是最后的庇护,保护我们的内部世界,抵抗外星力量的入侵。

  可能很多人注意到了,在《上海堡垒》里保护地球的人里最瞩目两张面孔,灰鹰小队的队员鹿晗,以及女指挥官舒淇。在好莱坞科幻电影制作中,选用年轻面孔委以拯救地球、乃至拯救宇宙的重任,其实是很常见的事情。

  像是1977年《星球大战》横空出世的时候,谁认识20岁的莉亚公主凯莉·费雪,26岁的卢克·天行者马克·哈米尔,当时的哈里森·福特也没有很多名气。到了90年代末的三部曲前传,卢卡斯再度启用了年轻演员,以及近年的新三部曲也是如此。

  我们不难发现,这些具有宏大叙事基础的科幻大片,经常会选用新人或年轻演员,而且他们的一生可能都会和这个故事相伴。某种意义上来说,年轻的面孔本身就有很强的科幻性,他们代表希望、代表未来、代表无限的可能性。而放在故事中来说,自然是年轻一代更有抗争的活力和勇气。

  由鹿晗来饰演《上海堡垒》中的核心人物,是很符合原著对主角设定的少年感的。当我们观看这类作品时,看的是银幕能够承载多少的想象力,而年轻的面孔也正是创造力的外化代表。

  毫无疑问,在华语大片的探索路途中,《上海堡垒》将承载着科幻战争叙事模式的开拓先锋角色。在这部电影里,我们终于有机会和外星人正面对决,燃烧我们的热血,筑起最后的防线,硬气地与末日大战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