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朱一龙:至今都没演出让自己觉得满意的角色

昨晚小公爷白玉兰奖陪跑后,他发了一条微博,真正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年轻演员的格局:

朱一龙的成名之路,花了整整十年。

一部《镇魂》爆红,大家才开始注意到这个叫做朱一龙的演员。

上央视春晚,走戛纳红毯,他的热度持续上升,连续29天蝉联艺人新媒体指数第一名。2019年第一季度,艾曼数据统计的中国娱乐指数显示,朱一龙在商业价值、活跃粉丝榜单上都名列第一,全网热议榜排第二位。

然而,面对这外人眼中的幸运,31岁的朱一龙显得很焦虑,因为至今,他都没演出让自己满意的角色。

01.

他不能自甘平庸

朱一龙自己曾在采访中说过:“我不知道明星是什么样的,我只会做演员。”

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他先是片段化地出现在《王刚讲故事》,后来接触影视剧,众多男二角色激起一些水花,等2015年在《芈月传》中饰演嬴稷,才真正被公众知晓。

爆红是靠《镇魂》,一个剧情特效都尬到极致的网剧,他人分饰三角,却做到了仅靠一个眼神,就让观众明显区分开他们。

还没毕业,被同学介绍去周润发主演的《孔子》里客串一个角色,整部戏里,这个角色只有一句台词,他却事先做了好多功课,捋顺这句台词的逻辑,标出重音,设计好断句,把他能做的准备,都做到了极致。

用满分的态度,去面对一个小角色,在尬剧中,尽到自己演员的责任,这让我想起曾看过的一句话:

“一个男人,要有自己的目标和追求,你可以失败,但是不能自甘平庸。”

这句话送给一直将演员视为毕生目标的朱一龙,恰到好处。

02

干净,是最适合他的形容

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聊到了择偶标准,她给了我们两个字:“干净。”

我对这两个字一时摸不到头脑,后来我见到了《知否》里的小公爷齐衡。

长得好又上进,没有纨绔子弟常见的劣习,反而会读书会考试,用云淡风轻去掩盖骨子里的上进不服输。

这位小公爷像一道白月光,温和而坚定。

朱一龙和小公爷很像,小公爷对明兰的感情是不掺杂利欲的爱,朱一龙对演戏的感情也是如此,纯粹且专一。

很多爆红后的演员都争先恐后的上真人秀赚人气赚钱,朱一龙面对真人秀的诱惑却很抗拒。

曾经看过一个采访,采访中主持人问:

“现在真人秀很受欢迎,大家真的挺喜欢看,很多明星也都去参加了,你有考虑过参加真人秀之类的综艺节目吗?”

朱一龙的答案干净到另人感动:

“不知道你没发现了没,当一个演员参加很多真人节目后,大家变得很喜欢很了解他,但太熟悉了,他再去塑造一个角色的时候,比如说做一个小动作时,大家会不相信。我怕有一天我演戏的时候大家不相信了。”

怕演戏无人相信,所以放弃了人气更上一层楼的机会,这便是一个男人对演戏最大的坚守。

他对待粉丝们也是如此干净真诚,前一阵朱一龙全球粉丝后援会为他应援集资,用于节目宣传和后续发展的储备,这在娱乐圈是家常便饭的操作。

可是第二天,朱一龙工作室发表声明,表示感谢和歉意:

“演员,立足之本是作品。”

“作品能够得到关注,已经是种荣幸。万万不愿在其他方面继续占用大家的时间、精力和金钱。”

03.

人的成熟是与世界和解

朱一龙有一个梦想,当被问起时他会害羞的一笑,然后坚定地说:

“我要在中国的影史上留名。”

从全网表情包毛猴到今日的知名烂剧《我的真朋友》,他似乎正与这个梦想背道而驰,有不喜欢他的人会说:

“朱一龙,你把自己消耗的太过了。”

甚至是曾经有一个制片人指着鼻子告诉他:

“不想用你的原因,是看了你之前演的作品,不是我要的表演状态,我不要这样气质的东西。”

似乎所有人都试图证明——他没有拒绝烂剧,所以朱一龙一定是个很烂的演员。

面对种种黑料角色,记者们很有话题去问:

“再给你一次机会,还会接‘毛猴’这个角色吗?”

朱一龙也有自己的话要说:

“接都接过了,如果让我重新来一次,那我再演一次,还会再接。”

其实人的成熟,是学会与世界和解。

他在没红的时候,虽然没有拒绝烂戏,但也没在烂戏中消耗自己,而是磨练演技,为一爆而红做铺垫。

二次元精神洁癖的少男少女,他们的挑剔众所周知,却纷纷认可了《镇魂》中的沈巍。

《我的真朋友》豆瓣评分4.6,网上恶评如潮,井然却靠着分手戏的演技上了热搜。

一个综艺《幻乐之城》,他把脸画花,也能演绎经典的小丑角色。

时也命也,说到底还是他自己演技过关,工作劳模,人正没有歪的斜的,所以他火了。

现在的朱一龙有了拒绝剧本的资格,他终于可以安安静静演戏了,不需要被迫过度消耗,中国影史留名的也不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