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肇事,滴滴被约谈 数十万网约车司机面临被清退风险

似乎每一次,滴滴被推到风口浪尖,都是因为安全问题。

这次也不例外,6月14日,上海市交通委员会执法总队紧急约谈滴滴出行。此次约谈缘于6月13日的一起事故,6月13日9:08左右,牌号为沪AF08630的白色比亚迪轿车在滴滴平台上接单后(从曹家渡前往湖南路),在沿镇宁路由北向南过延安西路口,被执法人员示意停车接受检查,司机不配合检查并闯关逃逸,过程中致使四人受伤,其中包含一名交通执法人员。

约谈的结果是,司机被罚1万,平台被约谈、罚款10万。这件事的后果很严重,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要求滴滴对于不合规的司机、车辆进行“大换血”,比如6月底前全面自查统计梳理平台内无网络预约租车资质的注册车辆并作清退、对于新注册和有涉嫌“马甲车”投诉的车辆必须进行线下实体审验或复审、对前期被查获并预警的黑名单中的不合规人员和车辆一周内立即清退、对于当前人车基础数据不够完整情况,要求6月底前进一步完善所有车辆及驾驶员的基础信息,并实时同步监管平台等。

尽管此前滴滴在安全问题上痛定思痛,一切都为安全让路,催促司机办理双证,加大安全技术的研发投入等,甚至不惜下线赚钱的顺风车,但由此看来,其提出的“all in安全”进行得并不彻底。

《IT时报》记者了解到,不仅是滴滴,上海市交通委员会执法总队6月14日向上海的各网约车平台都发出了《关于限期落实六项整改要求及提供相关材料的通知》,通知表示,为进一步加大对本市非法网约车及平台的整治和监管力度,保障市民人身安全和本市交通运输市场秩序,切实强化网约车平台公司的安全主体责任,有需要限期落实的6项整改要求,其中第一条就是6月底前全面自查统计梳理平台内无网络预约租车资质的注册车辆并作清退。

这样的整改要求,对于网约车平台来说,无疑是一场合规和运力的博弈。以滴滴为例,据媒体报道,在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名司机中,只有不到1万名司机拥有本地户籍。按照合规要求以及上海市交通委的整改要求,剩余的40多万名司机属于被清退的对象。

回顾一下此次滴滴肇事司机的逻辑链:没有资质从事网约车-司机害怕被查-慌不择路闯关逃逸-肇事伤人。

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对网约车的要求比较严苛,“京人京车”“沪人沪车”等要求成为很多车辆和司机进入网约车行业的超高门槛。一旦从业门槛被提高,总有一批司机被拒之门外,自网约车司机需要沪籍沪牌、司机要有网约车司机资格证、车辆要有运营证的规定一出,乘客最直观的感受是:上下班高峰期、极端天气和凌晨时打车比以前更困难了。

合规真是一道难题,根据《IT时报》记者平时乘坐网约车的观察,在滴滴、美团等平台上叫的车,大多数司机和车辆都不能百分百合规,毕竟,在上海,愿意当网约车司机的本地人不多,接单最积极的基本上是非沪籍的外地司机。在合规这点上,做的最好的是享道出行。

因此,如果滴滴的40万司机被清退,如果网约车平台对司机和车辆进行“大换血”,又会引发大面积“叫不到车”的吐槽,甚至会影响正常运营。

安全,是挂在每个网约车平台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司机遇到执法检查闯关逃逸,该批吗?该!因逃逸而肇事,该担责吗?该!安全第一,这没什么好多说的。从这点上说,清理“非法”网约车无可厚非。

不只是滴滴,任何网约车平台对于巡游在外的网约车司机管理一直是个难题,除了前期对于司机资质严格的审核,事中管控也非常重要。即使是完全合规的司机和车辆,也很难保证不发生安全问题。事实上,安全不是平台能独立解决的。加利福尼亚大学交通可持续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亚当·科恩表示:“这需要监管者、公司和司机用户都履行自己的责任。”

网约车司机的资质门槛提高了,道德门槛也必须提高。从管理角度而言,对网约车司机的资质筛查,应以安全为标准,而并非一定要以“沪籍沪牌”“京籍京牌”为基准,让一些能安全运营的“不合规”网约车正常上路。

编辑:挨踢妹

图片:IT时报 澎湃新闻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