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汉寿亭碑出土,貂蝉和周仓竟真实存在?

  按照一般的说法,在小说中出现的人物或者事情,如果在正史上查无记载,便会认为是虚构。

  这表面上看似严谨,而实际上还是有漏洞的。

  正史可信吗?

  鲁迅先生说:正史装腔作势,还不如野史和笔记。

  史官是吃朝廷饭的,正史受皇帝的影响太大,很多事情就不符合实际。有许多事正史不便说、不愿说、不敢说。所以野史有时候显得更真实。

  随着朝代的更替,年代的久远,许多野史也逐渐失传。

  而戏曲、评书、小说中的情节也有可能引用野史。

  所以得出一个结论:小说演义的某些人物和情节也有可能是真的。

  就比如说貂蝉,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是文艺虚构的人物,然而在文学界其实并没有达成共识,还有诸多值得商讨的地方。

  清梁章钜在他的《浪迹丛谈》甲卷六中,谈及貂蝉事:

  三国演义言王允献貂蝉于董卓,作连环计。正史实无貂蝉之名,惟董卓传:卓尝使布守中阁,布与卓侍婢私通云。

  董卓的婢女就是貂蝉的原型。

  李长吉作吕将军歌云:“榼榼银龟摇白马,傅粉女郎大旗下。”盖即指貂蝉事,而小说从而演之也。

  开元占经卷三十二:荧惑犯须女,占注云:汉书通志:曹操未得志,先诱董卓,进刁蝉以惑其君。而刁蝉之即貂蝉,则确有其人矣。

  由于《汉书通志》现已失传,所以很难断定。

  《三国志平话》已有人物“貂蝉”,也有了“献貂蝉”的美人计。

  元曲《锦云堂暗定连环计》中,貂蝉与吕布关系:

  貂蝉本任昴之女,忻州木耳村人,小字红昌。因汉灵帝选宫女,被选入宫中,职掌貂蝉之冠,因号貂蝉。

  灵帝将赐于丁建阳,吕布当时为丁养子,丁遂将貂蝉配与吕布为妻,后黄巾四起,二人阵上失散。后貂蝉为王允所收,演出了一出连环计。

  元末明初的《三国演义》更是完美地演绎展现了“连环计”故事。

  作品详细展现了五戏吕布的情节:

  一戏,以“秋波送情”表达仰慕之意,吕布“欣喜无限”。

  二戏,以“故蹙双眉”、“频拭眼泪”向吕布传达未能侍奉将军反受董卓之辱的痛苦忧愁,消除了吕布的误会。

  三戏,绣内“微露半面”、“以目送情”,吊足吕布胃口,使其“神魂飘荡”。

  四戏,便是最为精彩的“大闹凤仪亭”。貂蝉以死明志,赋予吕布“怜而救之”的责任,又巧妙化解李儒劝董卓将她送与吕布的危机。

  五戏,去坞之时,遥见吕布在人筹之内,便“虚掩其面,作痛苦之状”,吕布“叹息痛恨”。

  五戏吕布的结果是成功地使董卓吕布二人反目,从而为吕布杀董卓打下了基础。

  五戏吕布故事情节很是精彩,充分展现了貂蝉的机智勇敢,使貂蝉形象丰满而鲜活。

  小说赋予一个弱女子以天下大义和国家责任,使貂蝉成为中国文学史上永不泯灭的红粉英雄。

  受到不同时代的社会政治因素和文化风尚的变化,文学家和史学家记载(或者没有记载)和诠释了不同的貂蝉,赋予了貂蝉形象不同的思想性格。

  所以小说家之言,可能有些许真事,但是大都还是不可信的。

  然而李贺作《吕将军歌》这一点有文可证,但是为什么要要作这歌?作这歌时与貂蝉所处时代相差多少年?作这歌时有什么史料?这些都不得而知,或者是外人见不到的材料等等。

  李贺距貂蝉时,估计约六百余年历史,所有的记载,历经人世沧桑,刀光剑影,纵使保存好的,也多早已湮灭了。

  能从这数行诗歌中,窥出多少来,大概又是与小说家一样,敷衍成篇吧(罢)了。

  在唐代以前,就流传三国故事,但是这些片段的故事并没有成篇,没有一个人夸张润色,把它连缀成篇。

  有许多小说家是由一两个闪光点慢慢的渲染开来逐渐成文。像屠格涅夫的《阿霞》就是这样。

  梁章钜的记载考证,不在貂蝉是否真实,而在他所揭示的情节,在向人们说明早在唐代以前就已有这类故事流传,直至宋代苏轼的《东坡志林》,说明已有比较系统的三国话流行了。

  《三国演义》中说关公千里走单骑收留了一位偏将——周仓,而且非常勇猛,而正史上查不到这个人。

  只有鲁肃传说:

  肃邀与关相见,各驻兵马百步上,但诸将军单刀赴会,肃因责数关云,语未究竟,坐有人曰:“夫土地者惟德在耳,何常有之?”

  肃厉声呵之,辞色甚切。关操刀起,谓曰:“此自国家事,是人何知!”目之使去。

  有人怀疑这个人就是周仓,明人小说好像就是根据这点来演的,单刀二字,从此流传开来。

  然而元代的鲁贞作的汉寿亭碑,已有“乘赤兔兮从周仓”语,说明在此之前就有周仓的说法。

  今《山西通志》云:“周将军仓,平陆人,初为张宝将,后遇关公于卧牛山,遂想从,樊城之役,生擒庞德,后守麦城,死之。”

  在《顺德府志》中也说:周仓与参军王甫同死。

  也许确实有周仓这个人,正史中因为某种原因将他遗漏了也未可知。

  周仓这个人物,本来难于确认的,是可有可无的人。

  我们先从鲁肃传中的一句话来看,“坐有一人”,这一个人,可以代入某人,设若当时关羽手下神将不是姓周,而是姓李姓王,那么这个人就可以姓李姓王。

  这就是将虚假的人,一下被提到一个有着血肉之躯的人来对待。

  再从鲁贞写的碑文来看,估计从东汉末年至元约千余年历史。

  从碑版到简牍翻不到这方面资料,而只是流传口头(包括古话本)的传说,被他当成真人真事写进碑文,不仅是实有其人,而且是确有其人。

  到《山西通志》,《归田琐记》中,作了较为详细地交代,但是还是一个“人”,一个更加具体的人,但是还不能把他们看成神,还没有具备神的条件。

  等到任生一梦,于是原先这个肉身的包括虚假的人,被升华了,他们成了神。

  梁这两篇记录,超过了他的想象,他本想让人们看到他的考证,证明周仓确有其人。然而他的文章,反让人们看到了一个人怎样逐渐成了神这么一个过程。

  写在最后:喜欢三国和历史的朋友,欢迎关注笔者公众号「三国故事」,有些很精彩,有些很逗比,感兴趣的可以订阅一发,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