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章进入慈文全过程:我们与大家印象中的国企不一样

  整理 | 吴小琼

  今年对于慈文来说是无比关键的一年。

  2019年2月, 华章投资拟通过协议受让马中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王玫女士、叶碧云女士、马中骅先生所持股份等方式成为慈文传媒的控股股东。5月28日下午,慈文传媒召开董事会,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华章投资集团总经理吴卫东出任慈文传媒新任董事会董事长。而马中骏仍是公司第二大股东、核心子公司无锡慈文传媒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并转任公司首席内容官。目前,华章拥有慈文14.95%的股份,前董事长马中骏依旧持有13.72%的股份。

  华章投资是一家以股权投资、创业投资为主的大型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成立于2013年,注册地址位于江西省南昌市,主要经营范围为文化演艺、艺术品等各类行业的投资以及资产管理等,是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100%控股的全资子公司,而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人是江西省人民政府。

  恰逢影视寒冬的关键节点,国企华章的入局将带给慈文哪些新气象,双方是如何促进此次合作达成,未来如何配合等成为外界密切关注的问题。而在今年的上海电视电影节期间,“慈妹儿的夏舞”发布会上,慈文传媒(002343)新任董事长吴卫东与首席内容官马中骏就外界最关注的问题进行了一一解答和分享。

  以下是对几个核心问题梳理和总结:

  华章与慈文是如何互相选择的?

  吴卫东:站在江西出版集团的角度上来说,收购慈文传媒,虽然标的不是既定的,但是方向一直是我们既定的方向。我们收购慈文传媒的主体是江西出版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华章天地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我在华章也兼总经理,华章历史还没有慈文长,他2013年成立到现在6年,实际真正运营5周年。华章对于我来说就是我的孩子,就像慈文是马中骏的孩子一样,我特别理解马中骏先生在并购之初的心情。

  行业的角度来看,最近微信里面也有一些刷屏的文章,行业进入了一个寒冬,低潮等等。也许因为前一段时间一系列的原因,包括市场本身的原因,可能这个影视行业是有一定的萎靡,包括今天我和赵斌总,还有圈内的一些朋友交流,我实话实说,其实这都是行业在一定的低迷期的一些现象。但如果站在发展的角度说,我觉得也许现在是最好的春天。

  对于华章来说,我们跟大家印象中的国企公司不一样。华章一直是夹着尾巴低调前行,五年间我们把一个白手起家的公司做到了今天,旗下并购了一家全球半导体行业,在某一个局部领域排名全球前三的芯片公司,如今加上耳熟能详的慈文传媒,我们从400多万现金起家,到现在总资产60多亿,5年间一个国企能做到这样,非常不容易。

  回到慈文的角度来说,华章跟慈文的合作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并购慈文,我们也是有着相当强烈的同理心,也正因为这样我跟马总在第一轮交流的时候,谈收购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是相见恨晚,因为他的很多心情我非常能够理解他,包括他早期的一些作品,对我来说都耳熟能详。

  收购完成后,双方磨合是否顺利?

  吴卫东:我学的是财经,但本人也有一点文青的小心思,发自内心的很理解很尊重马总,并购完成以后,因为严格的说,我既不是搞影视的,也不是搞出版的,我虽然在出版集团,我是出版圈的投资人,投资圈的出版人。

  我主要的经营是在资本市场这一块。站在资本的角度,一直有一个大致的数据分析,投资并购的成功率一般只有30%,真正所谓的成功率30%怎么来的,不是说收购完成了没有,如果站在收购完成的角度,肯定不止30%,而是收购以后,这家企业未来发展走上一个良性融合发展的话,这个概率只有30%,主要原因是文化的碰撞,文化的冲突和两家企业之间的理念的冲突,而这一点上,我认为我非常庆幸,跟慈文团队从交割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感觉磨合得也不错,理念上也没有大的冲突,一些观念、理念上的相左肯定也有,但是总体来看,最大公约数非常大,这一点我感到非常开心和兴奋。

  华章将给慈文带来哪些支持?

  吴卫东:坦白地说,如果仅仅从影视角度来说,我觉得马总不需要支持,马总本身确实是比较牛的,如果放宽泛一点,比如需要资金支持,比如需要一些整合支持,比如需要管理理念的引入等等,这些方面可能需要一些。

  未来我们跟慈文的合作,这个合作不是指华章,而是指江西出版集团,江西出版集团还是有很多“IP资源”的,而且他如果真的能够沉下心来,有一批人从我们原有的版权库里发掘的话,我们这个库藏真的是非常可观的,江西出版集团单是我们一个21世纪出版社的版权库存就足以惊人了。

  我们与慈文有很多待发掘的空间,需要的是有心人和坚持者,能够真心沉浸做一些事情,一切皆有可能。

  如何看待短期股价波动?

  吴卫东:站在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说因为增持本身就是一个态度,我们对他增持本身就是一种信心的表达。至于二级市场的股价,不一定完全在短期内反映真实的情况。站在我们角度,尤其不希望在二级市场影响他的股价,因为这样的话,容易造成证监会监管部门的一些误会,我们更希望慈文传媒,按照自己既定的步骤,去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把业绩做出来。资本市场最终看的还是这家公司有没有业绩,有没有核心竞争力,能不能走得更远,我觉得这些问题慢慢的展现给投资者的话,股价一定也会有一个好的表现。

  国企入局后,会不会将重心全部放在主旋律或现实主义题材影视剧上?

  吴卫东:这一块是相得益彰的事情,江西出版集团这几年,最主要看中业绩,我们还是希望拍出真正好的影视作品,能够打动人心的,同时能够创造利润的。当然有一些主旋律题材确实好,内容感人,一样也可以拍出很动人的作品,这个并不是相悖的,只是说不要刻意地做这个事情,做得好一定在主旋律价值观的传达上有影响。

  马中骏:我觉得首先现实主义是态度,处理任何题材,现实题材还是古代的题材,或者是科幻的未来的题材。有一个现实主义的态度是特别重要。比方《流浪地球》是科幻电影,照样有一个现实主义的态度,来通过一个未来的想象,一个科幻的东西关照现实,他还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作品。

  可以远离中国,比如说《战狼》《红海行动》。也可以是我们生活发生的事情,但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特别狗血,特别胡来,也不是现实主义作品,我们所说的现实主义,不要是说现实生活题材就是现实主义,这是完全两个概念,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呢,现实主义题材优秀的作品,一定会随着大家关注,版权价格提高,这是很正常的,因为稀缺资源大家都要抢占,这个小说有几十个人要抢,肯定价格就上来了。

  现实主义的作品的优秀小说没有那么多,所以要从众多的小说当中淘到本身就不容易,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我们比别人有一个先发优势,比他们资源多一点,他们在构思当中就会告诉我们,这个东西有兴趣,就会去跟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