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张敞画眉”背后隐藏着这么多学问

  作者:姜冰

  “张敞画眉、韩寿偷香、相如窃玉、沈约瘦腰”被称为中国古代四大风流韵事。

  而画眉的故事也由于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龙记》而迅速地被赋予了无限浪漫的情怀,张无忌允诺赵敏的第三件事就是“从今以后,我天天给你画眉”,这个真的不违反武林侠义之道。

  找到一个可以一生画眉的人也成为许多女孩寻找伴侣的终极梦想,毕竟得到幸福的婚姻是最平凡的人生追求,如果能够,谁不想做个快乐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一)“画眉”隐藏的救赎故事

  西汉宣帝年间,长安城里发生一件挺轰动的绯闻,上至朝廷官员,下至平民百姓,无论茶楼酒肆,还是闺阁闲话,大家都在不约而同地窃窃私语同一件事:听说京兆尹张敞大人竟然每天都会给妻子画眉毛,还不止呢,听说要描得特别妩媚才满意。

  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越传越厉害,过程中还有一个免费的添枝加叶,传播到监察官员的耳中时,简直就已经有伤风化,不成体统了。作为皇帝的“耳目之司”自当尽忠职守,定要参他一本。

  皇帝亲自过问了此事,说起来张敞还真是有个性,谁都敢怼,《汉书·张敞传》记载了他的精彩回答:“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

  没错呀!我的私事管得着么?可是当时的社会观念,讲究是的“三纲五常”,女人要“三从四德”,敢这样和皇帝说话,分分钟脑袋要搬家的。

  张敞运气不错,宣帝是谁?是当了皇帝也不忘记患难妻子,定要立发妻许平君为后的刘询。

  想来刘询定是理解了这种情感,于是并没有过多责备,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虽然也爱惜张敞有能力,却也没有太重用他,这是后话。

  传说张敞和妻子从小生活在同一个村庄中,原是青梅竹马,童年都是无忧无虑的,大家在一起疯玩。在一次偶然的事件中,张敞无意中用石块打破了那个女孩的头,当鲜血长流时,他吓坏了,趁乱逃走并且再也没有勇气承认这个错误。

  多年后,因为眉梢有疤痕这个瑕疵,女孩根本找不到婆家,于是张敞就娶她过门,才有了日日的画眉之乐,我宁愿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画眉竟然隐藏着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人总会犯错,因为一时的怯懦,错过了最佳的时机而没有做出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于是时时会后悔,那件事情当时如果我要是“那样做”就好了,在这种无穷地假设中苦苦地折磨自己,不能解脱。

  对于张敞而言,偷偷看着那个破了相的女孩,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开心的笑了,心里充满了内疚和歉意;对于女孩而言,眉梢的伤痕虽然不是太明显,却总是被人有意无意地多看上几眼,真的很讨厌都不想出门。

  这些都是自己给自己戴上的枷锁,很多时候,都是那样的执着而不能释怀,于是大家都需要一个机会,去打破对自己纠缠,你就会发现,其实生活真的可以很美好。

  (二)“画眉”隐喻前途的希冀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单纯从字面上看,这是一首很浅显的诗,古代女子社会地位低,婚姻能否幸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能够得到长辈的喜爱,尤其是婆婆。

  所以“拜舅姑”其实是特别关键的第一步,新娘子很重视、很紧张、很忐忑,很不自信,这种状态和考生的心情高度一致,诗人特别有巧思,顺手比喻,就显得精雕细琢,刻画入微。

  再看题目《近试上张水部》,我们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行卷”,唐代考生特别流行的一种做法,通俗地说,找有名望的前辈替自己造势,提高知名度。显然,朱庆馀成功了,他得到了张籍明确的回答,也因此名声大噪。

  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

  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酬朱庆馀》)

  又是比喻,“越女”暗喻朱庆馀是越州人,虽然大家都穿得好看,形象不错,可是你这个“越女”歌还唱得好,高出众人多矣,放心吧,一切没问题。

  朱庆馀是聪明的,一首诗不但展现了自己的才华,不着痕迹地打探了消息,还大大地奉承了张水部。

  说起会做事,张籍也是个中高手。

  中唐以后,藩镇割据一方,都喜欢拉拢人才为自己效力,李师道是平卢淄青节度使,权势很大,他伸出的橄榄枝,如果拒绝,一个不小心甚至有性命之忧。张籍从从容容寄诗一首《节妇吟寄东平李司空师道》。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你赠的双明珠,我真的喜欢,想系在红罗襦上再也不取下来,可是我的夫君要怎么办?

  张籍把自己喻为左右为难的委曲小媳妇,却委婉含蓄地表达了自己的政治立场,词浅意深,言在意外,而且胸怀坦荡,感情真挚动人,李师道深受感动,也因为自己颜面未损,就不再勉强。

  (三)“画眉”昭示的双重价值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南歌子》)

  欧阳修的这首词描写一对度蜜月的小夫妻,恩恩爱爱、你侬我侬的生活场景,高耸的凤髻用闪光发带绑住,再装饰一枚手掌大小刻有龙纹的玉梳,仔细梳妆打扮,挽着郎君不停追问:我漂亮么?眉毛的深浅还合适么?新娘子娇态毕现,根本没什么心思刺绣,粘着郎君笑盈盈:鸳鸯这两个字怎么写,你教我好不好?

  新娘子活泼可爱,动作和言语其实有点小挑逗,我们读来觉得很温馨,对于“非礼勿视”的古人来说,这首词基本上已经在香艳的范畴。

  它应该是欧阳修早期的作品,真情的自然流露怎么了?不行,不行,那些封建卫道士们觉得太有损他的光辉形象,为了维护欧阳修,竟然有人断定一定是政敌用别人的词来诋毁他。

  而柳永说了一句“闲拈针线伴伊坐”,就被无情的奚落,觉得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可见,即使做着相同的事情,社会的评价标准也是因人而异的,柳永为自己的特立独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现在流行的说法是要做有正能量的人。

  沉沉午后闲无事,且向张生学画眉。多一个技能很重要啊,也许看上去挺不起眼的,却可能在无意间为你打开了另一扇大门,通向成功、通向幸福。学吧,学吧!

  【作者简介】姜冰,女,汉族,黑龙江省大庆油田职工,财会工作,古诗词爱好者。

  聊聊日不落帝国的屈辱史,还原一个饱受侵略的不列颠

  秦淮名妓董小宛的悲剧源于不对等的爱情?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