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说唱2》尚能“饭”否?

曾于里

《中国新说唱2》于6月14日播出。吴亦凡、张震岳&热狗MC Hotdog、潘玮柏、G.E.M.邓紫棋原班人马回归。不同的是,本季潘玮柏和邓紫棋各自为战,制作人将分为四组进行选手争夺。爱奇艺对于《中国新说唱2》仍旧寄予厚望,毕竟这是其内部招商能力最强的综艺节目之一,《中国新说唱1》招商金额突破6.5亿元。

《中国新说唱2》海报

固然制作方赚得盆满钵满,但《中国新说唱1》的口碑却相当惨淡,其前身《中国有嘻哈》豆瓣评分7.2分,《中国新说唱1》只有4.8分,并且可以直观感受出《中国新说唱1》整体热度和后劲远不如《中国有嘻哈》。

从《中国有嘻哈》到《中国新说唱1》口碑下滑明显

作为爱奇艺首档、也是大陆首档HIP-HOP音乐选秀节目,2017年一句“你有freestyle吗?”红遍朋友圈,《中国有嘻哈》迅速成为现象级爆款节目。

2018年推出的《中国新说唱1》,虽然有着几乎一样的制作班底、节目模式和导师阵容,吴亦凡也贡献了新的流行语“skr”,但节目最终悄无声息落幕。

《中国新说唱1》,吴亦凡贡献了新的流行语“skr”

选手的热度是极好的参照系。时下《中国有嘻哈》的诸多选手仍然活跃在演艺圈,排名靠前的GAI、艾福杰尼、Jony J、VAVA等均有不错的后续发展,就连当时较早被淘汰的小鬼和Yamy,也从rapper转偶像,实现华丽蜕变。但《中国新说唱1》的“三甲”艾热、那吾克热、ICE的后期资源就“虐”得多了,甚至不检索都忘了他们的名字。

这些都为《中国新说唱2》蒙上一层阴影,观众也对之持观望态度。《中国新说唱2》尚能饭否?是否仍值得歌迷“饭”?

自我设限就难以突破

制作方首先应该吃一堑长一智,反思从《中国有嘻哈》到《中国新说唱》,口碑和热度直线下滑的原因。

从“有嘻哈”到“新说唱”,一个最直接也是最主要的表现是,节目更加正能量了。《中国新说唱1》的宗旨变成“用说唱表达正能量”,口号是“我年轻、我说唱”。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就用更阳光、更多元、更青春、更时尚、更中国,这样的“五个更”来形容《中国新说唱1》。制作人陈伟和导演车澈也明确表示:说唱里要有对中国元素的致敬和理解,体现出制作和选手的家国情怀。

正能量的逻辑,贯彻到《中国新说唱1》的主题、口号、节目模式、歌手与歌曲等方方面面。

比如选手方面,充分体现了“讲文明”的特征。在选人上,节目极力淡化《中国有嘻哈》“underground”(小众、地下)的概念,草根的、带锋芒的、刺头的选手没了(至少节目剪辑后的效果如此),与之相对的,节目丰富了选手的身份类型,更加主流化。就像一个评论调侃的,“今年的新说唱特别文明,上台还得带上大学文凭”,清华北大台大UCLA的学子都来了。

《中国新说唱1》来了不少名校学生

《中国有嘻哈》里rapper见各种相互看不惯、正面刚也不见了,Beef(互相挑衅)、diss(贬低)、diss back(回呛)等等桥段也没了——想当初每一期节目都借此制造了诸多看点,取而代之的是,永恒的love&peace,你好我好大家好,来点爱的鼓励和抱抱。节目中稍微出格的(这也是所有期数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之一),是3Bangz被张震岳淘汰后,未来星给3Bangz出主意(后来俩人都去参加了《奇葩说5》),让他出歌diss张震岳,但紧接未来星着又颇为不屑地说:“张震岳没什么好diss的,因为他没什么流量。”

在歌曲方面,主题则是“树新风”。什么样的新风?中国风。从主题曲吴亦凡的《天地》,到《中国魂》《Young OG》,歌词里都直露地表态。如果是个人化一点的表达,书写的也是母爱、梦想等常见主题。节目播出后传唱度最高的《星球坠落》(后来成了抖音神曲),本质是流行歌曲,只是加了点说唱元素。

概而言之,“嘻哈”成了纯粹的“说唱”。可众所周知,嘻哈从来就不仅仅是一种纯粹的音乐形式,歌曲传达的某种态度才是它的内核。《中国新说唱1》反复强调要“让说唱回归音乐本身”,说到底,就是要让说唱成为一种纯粹的音乐元素和技巧性的东西。也难怪节目中吴亦凡反复打断选手,因为抢拍、不稳、吐字不清等技巧性的瑕疵。

在《中国新说唱1》中,吴亦凡非常注重选手的节拍,节拍稍有差池,他可能就会按下fail键

但无论是一个好的音乐作品还是一个杰出的现场演出,技巧虽是基础性的东西,但如果仅是技巧完美,内容空洞、人格无趣,那么也不会有生命力。反之,虽然技术上有瑕疵、显得粗糙,但内容和表现体现出生命力和张力,那么少量的瑕疵也可能拥有一种野生的原生态美感。

《中国新说唱1》的问题就在于此:它只有说唱的形式,没有嘻哈的内容和态度;它虽然口口声声喊正能量,但它对正能量的表达太过单一,只流于最表面的喊口号。那一堆所谓的中国风的作品,形式大于内容,粗浅地杂糅拼贴某些元素,并没有内化为歌曲的肌理,没有中国风的意境和神韵。这在根本上跟节目的取向、选手的水平有关。虽然政策限定严格,但戴着镣铐跳舞却舞姿优美的大有人在,自身能力不足才把什么都推给外因。

另一方面,我们当然欢迎正能量,不必像欧美某些嘻哈音乐那样在歌词里肆无忌惮地表达对黄赌毒等的赤裸渴望。问题是,我们对正能量的理解应该更包容更宽广一些,也不必像二十年前的主旋律电影那样一味地说教、宣传,就连现在的《战狼2》都明白,必须先做到“好看”,再来谈教化。love&peace是正能量,但嘻哈中的勇于表达、敢于挑战、不平则鸣、Keep it Real也可以是正能量。

《中国新说唱1》并没有真正让嘻哈进入中国音乐市场,只是帮助几个说唱音乐人完成了一次飞速的商业化,就像《中国有嘻哈》被淘汰后又参加《中国新说唱1》的小青龙说的,重新参加比赛是为了能够把人气提一提,再多赚些钱。

《中国新说唱2》若没有打破桎梏,只流于让制作方赚钱、让选手商业化,那么它也没有理由值得期待。

《中国新说唱2》开播前,节目组在微博上对《中国新说唱1》做了检讨,其中就提到第一季一派祥和,是因为“胆子小,不敢real”。

“就很炸,没在怕”就对了

建立起评价坐标后,我们再来看《中国新说唱2》的首播。

节目首先面临的困境,是选秀综N代的困境——选手资源的枯竭。《中国新说唱1》就有不少“回锅肉”,《中国新说唱2》也能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像首期节目,参加过《中国有嘻哈》的黄旭,参加过《中国新说唱1》的孙旭、杨和苏,再次出现在《中国新说唱2》舞台上,并且都拿到了金链子。

黄旭是《中国有嘻哈》全国六强

固然《中国新说唱2》也来了诸多嘻哈界的大厂牌和大咖,但选手整体质量跟《中国有嘻哈》比有所下滑也是不争的事实,这就必须在赛制和人设等方面下功夫,才能提升观赏性。

《中国有嘻哈》采用的是广场海选形式,《中国新说唱1》跳过广场海选,首播直接是60秒表演,效果并不理想。《中国新说唱2》做了调整,再度回到体育场,1200多人仅有120人拿到金链子,竞争非常惨烈,不少嘻哈界的YoungOG,像西奥、L4WUDU都未能得到制作人的肯定,极大提升了节目的对抗性、观赏性。

《中国新说唱2》海选非常残酷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中国新说唱2》不仅赛制变了,连几个制作人的人设都变了——这绝非偶然。最明显的是,潘玮柏和吴亦凡似乎换了“剧本”,潘玮柏非常严格,杀伐果断,一句“good job”一个拥抱就将一众选手淘汰。与之相对的,这一回吴亦凡则像温柔的大哥哥,给选手如沐春风之感。选手因紧张忘词了他就再给一次机会,哪怕将选手淘汰也会来一段表扬和鼓励,还偶尔跟选手开开玩笑(比如澄清他没穿增高垫)。

吴亦凡说自己这一回带着“大碗宽面”的心态,“乐观,包容,给大家一些好的鼓励”。

吴亦凡说这一回他是带着“大碗宽面”的心态回归的。制作人人设的反转,的确也带来了一点新鲜感。与往季一样,吴亦凡依旧承担着制造流行语的“任务”,这一回的英文单词是“punchline”。

吴亦凡说了多次“punchline”

不过,选手、赛制、制作人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诚如上一节所分析的,《中国新说唱2》成功的关键在于,它不能重蹈《中国新说唱1》的覆辙,不能让说唱流于一种简单的音乐形式,说唱也需要有叛逆、有态度。

至少从首播上看,《中国新说唱2》充分吸取了教训,没有生硬地向主旋律靠拢,没有直露地喊一些空话大话。节目的口号从第一季的“我年轻,我说唱”改为这一季的“就很炸,没在怕”,方向是完全正确的,“炸”与“不怕”,起码张扬了嘻哈的态度。

而在比赛过程中,这一季也难得看到了选手们的态度。love&peace当然要有了,但real也很重要。于是我们看到了选手间的beef,孙旭想为西奥、L4WUDU再争取一次机会,结果遭到一旁的黄旭diss,黄旭认为孙旭说得没他俩好,应该让出金链子。而西奥被淘汰时,张震岳&热狗MC Hotdog更是遭全场的嘘声——这一届的选手们也是很刚了。值得强调的是,“有态度”不是说鲁莽的好勇斗狠,而是敢于有理有据有底气地说“不”。

西奥被淘汰后,现场嘘声一片

说唱得有态度、有技巧,如果说唱前面加上“中国”这一前缀,我们自然也渴望能够听到更多有中国特色的作品。吴亦凡终于不像上一季那样老是纠结于选手的节拍、技巧,而是看重选手的风格、个性、态度,这样的选人方向更为合理,有助于更多创作有特色、说唱有特色的选手脱颖而出。

吴亦凡的选人标准做了根本调整

《中国新说唱2》依然称不上优秀。只能说,在包括政策在内的种种原因限定下,其首播的大方向是准确的。节目能否出圈,得看后续节目也得看运气了。

本期编辑 周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