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余毕加索作品今起北京展出,看其早中期艺术如何演变

毕加索是立体主义的绘画大师,为人所熟知是他的抽象画。而《古典雕塑石膏像写生习作》是其13岁时的一幅写实作品,创作于毕加索在拉科鲁尼亚美术学院就读期间。很难想象,毕加索是怎样从如此写实的作品中,演变成后来他具有开创性的原始主义的艺术特色。毕加索创作生涯的的前三十年,其艺术演变又是怎样的?

6月15日,“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展览在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幕。澎湃新闻获悉,展览基于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的馆藏,共展出包括34件绘画、14件雕塑以及 65件纸上作品在内的103件作品。此次展览也是国内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巴勃罗·毕加索作品展。

此次展览由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藏品总监艾米利娅·菲利普策划,全面回顾了毕加索创作生涯的前三十年,呈现毕加索从早期到中期的艺术成长经历。展览中所呈现的三十年涵盖了青年毕加索的艺术发现与酝酿时期,从学徒时代的学院派现实主义,到战后向古典风格的回归;从蓝色时期和粉色时期交替出现的忧郁和情感相关主题,到他具有开创性的原始主义探索等。

展览现场

展览共分为六个不同章节:“早期毕加索”呈现了毕加索童年时期的创作以及早期受到的影响,在这一阶段,他创作了《戴帽子的男人》和《古典雕塑石膏像写生习作》;“蓝色和粉色毕加索”阶段,毕加索放弃模仿前辈的后印象派绘画风格,转而塑造真正意义上最早的个人风格,并逐渐确立了最初的艺术身份,其作品包括《疯子》和《兄弟俩》;“驱魔人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的革命”展现了毕加索对简化形式和空间的探索,在寻找、发明新的艺术语言的过程中,他创作了《自画像》等作品,并孕育杰作《阿维尼翁的少女》,开启了彻底改变二十世纪艺术的革命;“立体主义者毕加索”中,对“标志物”等符号元素的运用催生出了立体派作品,如《弹曼陀林的男子》和《壁炉旁的男人》;“多变毕加索”着眼于对古典的致敬、引用与革新,《恋人》《习作》等作均展现出毕加索独特的艺术探索。为俄罗斯芭蕾舞团出品的舞剧《三角帽》设计的舞台布景、服装和幕布也在这一部分中呈现。展览的最后部分展示了毕加索1927年至1972年较为晚期的一系列杰出绘画和雕塑作品,这些作品清晰地展示了毕加索青年时期的艺术实验所产生的影响,也勾勒出贯穿他创作生涯的主题与基本原则。

《阅读》布面油画 1932年1月2日

《古典雕塑石膏像写生习作》是毕加索13岁时创作的作品,也是本次展览中年代最早的一件作品。这件写实素描的参照物是古希腊雕刻家菲迪亚斯所创作的一件躯干雕塑——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画中的赫拉克勒斯有着雕塑般的线条造型,运用木炭笔绘制出的巧妙阴影效果增加了一丝柔和感。这件作品创作于毕加索在拉科鲁尼亚美术学院就读期间。展示出他聪颖的天资和娴熟的绘画技巧。

《古典雕塑石膏像写生习作》 纸上炭笔和黑色铅笔画 1893—1894年

《兄弟俩》是毕加索粉色时期的重要代表作,延续了他对社会边缘人物的关注。1906年5月到8月间,毕加索到加泰罗尼亚北部的偏远村庄戈索尔短住,他为当地年轻人、农家女孩以及费尔南德?奥利维耶绘制了多幅肖像。画面中兄弟俩带着沮丧的面容,站在一片贫瘠的背景之前,整个画面散发着忧郁的气息,和粉色时期早期的描绘流浪马戏团艺人的画作相类似。画中年长的哥哥摆出对立平衡的站姿,体现了古典传统的影响,弟弟修长的身体线条则明显受到安格尔风格的影响,

《兄弟俩》纸板水粉画 1906年夏

这幅《自画像》继承了毕加索粉色时期的肉粉色调与柔和氛围。但与之前的作品相比,画中人僵硬而不自然的表情令人联想到古希腊的青年男子雕像。粗大的脖颈、被放大的耳朵与眼睛、几何形状的鼻子与面具般的面孔。再加上以颜料厚涂出砂岩般色泽的身躯,整个人物形象不由得令人联想到一面插在基座上的古代面具,这种抽象的特征更接近于毕加索当时着迷的波利尼西亚与伊比利亚风格,

《自画像》布面油画 1906年秋

1907年,毕加索创作了著名的《阿维尼翁的少女》,这也是立体主义的源起之作。作品取材于巴塞罗那的一家妓院。从那时起,毕加索摈弃了模仿现实的手法,采用全新的表现语言:组合连接基本形状,运用紧密影线,将色彩搭配限制在赭色调之中。在本次展出中展出了毕加索为创作这幅作品绘制的众多习作。

《〈阿维尼翁的少女〉习作:蹲下的女子头像》 纸上水粉画 1907年6月—7月

《弹曼陀林的男子》是分析立体主义发展至顶峰时期的作品。画面由一系列密集的三角形和新月形组成,画布底部附近的某些图案让人想起弦乐器上的凸花细工装饰,而圆形线条则让人想起乐器的轮廓曲线和音孔。画作上半部分似乎展现了一位曼陀林演奏者,毕加索通过一系列类似躯干和头部的三角形来传达他的形象。如果我们不知道标题,很难辨认出这幅画的主题。

《弹曼陀林的男子》布面油画 1911年秋

《习作》是由十幅相互关联同时也自成一体的图像拼凑而成,是毕加索拼贴实验艺术形式的展现。在这件作品中存在着立体主义和写实风格两种元素。写实画面的边界相互交融,立体主义场景之间却是用粗轮廓清晰地区分开来。这种分裂性质也暗示了毕加索在个人创作实践中开始出现的分裂。

《习作》 布面油画 1920年

除了绘画作品,毕加索在雕塑等方面也多有造诣。如下图的《疯子》《小提琴与乐谱》《女子头像》。

《疯子》 青铜雕塑,为艺术品商人安伯斯·佛拉铸造的版本 1905年

《小提琴与乐谱》纸板剪纸拼贴画 1912年秋

《女子头像》 彩绘切割木料 1967年

除此之外,此次展览的空间设计也别具特色。展览在UCCA面积1800平方米的大展厅内以半开放式的盒状空间呈现,使展览各章节主题得以错落有致地呈现。这些开口与空隙为观众提供了意想不到的视角和惊喜。多幅毕加索的印刷肖像和关于艺术家工作室的图像也更突显了每个盒状空间所对应的艺术家创作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