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朝堂上的群殴:锦衣卫指挥马顺之死四

  作者:史遇春

  四

  (接上文)

  虽然群殴混乱,朝廷不予处置捶死马顺之罪。

  但是,礼仪不能失,事后,尚书马上开列了扈从失律之罪。

  此处所谓的扈从失律,也就是朝班失仪。

  文首提及,朝堂之上,原本就是展示礼仪的地方,不但要有秩序、懂规矩,要展现帝王的尊崇、臣子的恭顺,而且,还有严格的惩罚机制。

  《明史》卷九十五·志第七十一《刑法三》有:

  “祖制,凡朝会,厂卫率属及校尉五百名,列侍奉天门下纠仪。凡失仪者,即褫衣冠,执下镇抚司狱,杖之乃免,故韬言及之。迨万历时,失仪者始不付狱,罚俸而已。”

  也就是说,按照明朝的祖制,凡是朝会时,东西厂、锦衣卫会率领属下及校尉五百人,整齐排列,待命于奉天门下,进行朝官风纪礼仪的纠察。凡是失仪者,马上会被褫去衣冠,捉拿下入镇抚司的大狱,对其行杖刑,然后获免。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明神宗(朱翊钧)万历(公元1572年~公元1620年)时期,才有所改变。万历时,失仪者不再交付镇抚司大狱行杖刑,只是罚没一定数量或一段时间的俸禄而已。

  所以,马顺被捶死在朝堂上之后,尚书马上开列扈从失律之罪,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除此而外,带头对马顺进行殴打的给事中王竑也因此事,多次被攻击;此事也成了他后来在官场上被清算的把柄。

  据《明史》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六十五《王竑传》载:

  事发次年,也就是郕王即位后的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王竑等被朱祁钰擢升。本年农历四月,浙江镇守中官李德上书言及:

  “马顺等有罪,当请命行诛。诸臣乃敢擅杀。非有内官拥护,危矣。是皆犯阙贼臣。不宜用。”

  中官李德说是,马顺等人的确有罪,但是,朝廷自有法制,应当按照程序上请朝廷之命,对马顺等人进行诛除。这些人竟敢擅自捶杀他们,实在有违法度。当日情景,如果不是内官拥护,皇上自身都会存在危险。这些人,全都是侵犯朝廷的乱臣贼子,不应该予以进用。

  朱祁钰对中官李德上书的处理,就是将奏章下发廷臣集议。

  按照明朝的制度,廷议之事,均为“事关大利害”的政事。

  由此可见,皇帝维护制度与威严的用心还在,此事的复杂也不可忽视。

  因于谦等人的保护,廷议结果,朱祁钰同意,王竑等人,不予追问,照常任用。

  明年,尚宝司查检马顺的牙牌(主要为官员出入宫禁所用),一直找不到。于是,问到了马顺之子。马顺之子请朝廷责问王竑,朱朱祁钰许可。后经谏官上言,王竑被免予究责。

  明英宗复辟【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农历正月十七,朱祁镇复位,正月二十一日,改元天顺。】之后,王竑被革去巡抚之职,改为浙江参政。没过几天,石亨、张軏等追论王竑带头捶死马顺一事。王竑被朝廷除名,贬谪江夏编管。

  这里,还需要说明的是,明宪宗(朱见深,公元1464~公元1487年在位)初年,王竑官至兵部尚书。任尚书时,因用人被沮止,他极力求退,任职仅一年。后王竑居家二十年,於明孝宗(朱祐樘)弘治元年(公元1488年)农历十二月去世,享年七十五岁。明武宗(朱厚照)正德(公元1506年~公元1521年)年间,赠王竑太子少保,谥庄毅。淮人还为王竑立祠,岁时进行祭祀。

  最后,还是需要说一下,当日被群殴致死在大明朝堂上锦衣卫指挥马顺。

  《明史》卷九十五·志第七十一《刑法三》载:

  王振任用锦衣卫指挥马顺,其流毒遍布天下。刑枷李时勉、虐杀刘球等事,全都后是马顺所为。

  《明史》卷十·本纪第十《英宗前纪》载:

  正统八年(公元1443年)农历六月,侍讲刘球应诏陈言,上陈十事,其中又言及麓川之失,触忤宦官王振,被逮系,下锦衣卫达狱。马顺受王振指使,杀害刘球。

  《明史》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五十《刘球传》载:

  正统六年(1441年),朱祁镇因为听了王振的话,大举征伐麓川。刘球上书谏止。此时,王振已对刘球怀恨在心。

  正统八年(公元1443年),刘球应诏进言,上陈十事,又言及麓川之失。

  时钦天监正彭德清是刘球的同乡,其人一直都是王振的心腹。凡是天文有变,彭德清都隐匿不报,他还倚仗王振的权势,做奸邪的勾当。当时公卿,趋炎附势者,知道彭德清与王振交好,很多人都去拜谒彭德清,只有刘球,坚决不与彭德清往来。为此,彭德清十分痛恨刘球。借着刘球上疏,彭德清摘引其中关于揽权的言辞,对王振说道:

  “刘球所谓的揽权,指的就是您。”

  于是,王振对刘球更加愤怒。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