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改变国家的演员,又一部良心好片,可惜没人看

友情提示:

今天的次条建议与头条搭配阅读,效果更佳。

演员一般有两种,一种为艺术,一种为挣钱。

但今天要说的是第三种,为了改变国家

阿米尔汗,印度国宝级演员。

可能对大部分中国观众而言,阿米尔汗已经是印度代表了。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贡献了不少耳熟能详的好电影。

这些电影都是口碑与票房双丰收。

更重要的是,始终是在关注着社会。

关注性别歧视,于是拍出了《摔跤吧!爸爸》和《未知死亡》;

关注教育,于是拍出了《地球上的星星》和《三傻大闹宝莱坞》;

但还是觉得不够。

于是2012年,阿米尔汗直接拍了一档纪录片,关注种族制度、家庭暴力、强奸性侵、女婴堕胎。

甚至还把矛头指向了贪官和不作为的警察。

这里面随便一个议题,都够危险的。

果然,纪录片推出后不久,阿米尔汗就收到了死亡威胁。

不过他没退缩,后来在他的推动下,印度国会通过了儿童保护法案

一年后,阿米尔汗登上了时代周刊,头衔也名副其实:

「改变国家命运的印度良心」

今年,阿米尔汗再次出手,又是一部纪录片——

《光明之下》

Rubaru Roshni

听说阿米尔汗出新片,本以为又是大手笔。

结果却发现,这部片子与他以往的作品相比,可以说是「彻底凉凉」

豆瓣连评分都没有,根本没热度。

但有的二十来条评论却是一水儿的五星。

这样的好片当然不能就这么凉了,香玉必须要把它带给大家。

虽然挂了阿米尔·汗的名,但实际上,全片他只出现了一分半钟。

在这短暂的出境时间里,他非常郑重地表示:

「这是我30年演员生涯中最为不可或缺、最重要的一部作品」。

剩下的时间就宣布交给现实。

本片涉及的3个故事,都是当年引起轰动的谋杀案。

罪过与遗孤

1984年10月,印度女总理英迪拉·甘地被追随自己十余年的锡克教警卫枪杀。

身中16发子弹,7枚子弹穿过内脏。

这件事使英迪拉·甘地成为了世界现代史上第一位被刺杀的女性政府首脑。

此后,锡克教与印度教彻底决裂。

一批政治官员遭清洗。

其中就包括阿婉蒂卡的父亲。

当时,父亲被凶手堵在家门口,身中七八枪。

对方看他仍没死,又换上了威力更大的轻机枪开始扫射。

阿婉蒂卡的母亲见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挡在丈夫身前。

于是两人共同中枪。

父亲当场身亡,母亲则是死在医院。

女孩阿婉蒂卡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如今她已经长大了,结过两次婚,有了自己的孩子。

接受采访时口红指甲和着装都有统一配色,表面上已经是个强大的时髦女性了。

然而没有人能想象到,这么多年来,那场谋杀案给她带来的持续性伤害

父母下葬时的照片,她保留至今。

父母遇害时的场景,她时时回想。

在成为孤儿之后,阿婉蒂卡被亲戚收养,读寄宿学校,没有真实的依靠。

用她的话来讲,她度过了一个「被剥夺的童年」

周围的每个人都知道她的过往,因此,她的一切行为都会与那些恐怖经历联系起来。

青春期她把母亲的化妆箱带到了学校,涂了口红和指甲油。

这让她看上去和她遇害的母亲非常相像。

这本是每一个青春期女孩都会做的事,但阿婉蒂卡这样做,在周围人眼里看来就是「毛骨悚然」

阿婉蒂卡性格很急,动不动就发火。

这在同学眼里就被演变成了「她心中充满愤怒」。

在「被剥夺的童年」中成长起来,阿婉蒂卡比别的女孩更渴望有个「家」,更迫切的希望能有自己的骨肉,与自己血脉相连。

于是她19岁的时候就奉子成婚。

结婚生子过于冲动,婚后不久,阿婉蒂卡又惨遭丈夫抛弃。

再次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辗转几年,她才遇到她现在的丈夫。

再婚之后,日子才终于得以平静。

很小的时候,别人问起阿婉蒂卡长大之后的理想是什么。

她回答,理想就是亲手杀了杀父仇人

长大后,当有人告诉她凶手可能会被提前释放的消息时,阿婉蒂卡仍是反应强烈。

「绞死他吧」。

农夫与修女

1995年,修女拉尼遇刺身亡。

拉尼生前是个大善人,做过的好事不计其数。

其中最重要的贡献,就是解决了农民耕种时水资源匮乏的问题,帮助村民实现家庭手工业。

拯救了整个村庄。

而这,恰恰触及了靠放贷压榨农民的地主们的利益

于是,地主们决定找人杀了拉尼。

拉尼在公交车上遇刺,身上大概被刺了54刀

而当时目睹全程的在场司机却只是说,「不要在车上打斗」。

于是拉尼被扔下车,死在了荒郊野外

如今距离拉尼遇刺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

当节目组找到拉尼母亲的时候,老人仍是一听到女儿的名字就哭,如同条件反射。

她甚至不相信,拉尼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

恐袭与慈母心

这个事件大家一定或多或有所耳闻。

1126孟买恐怖事件。

2008年11月26日,恐怖分子袭击了孟买的几个五星酒店。

他们手持冲锋枪和手榴弹,让酒店里的人们排队报出国籍,凡是英美人,一律枪决。

164人因此丧生。

(具体故事请看今日的第一篇文章)

其中就包括奇娅的丈夫和孩子。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被恐怖分子的枪弹血腥屠杀。

他们明明那么安分守己爱好和平,明明那么积极地热爱生活。

为什么!

凭什么!

要遭受如此悲惨下场?

而更难的是,作为幸存者的奇娅要如何活下去。

读到这里,想必很多鱼友已经气得牙痒痒。

说实话,香玉也是如此。

凶残的事件发生在至亲身上,换谁都会痛苦终生。

如此恶魔,就应当下地狱,永生永生不配得到原谅。

然而令人震惊,甚至不能理解的是。

片中的所有人竟都在努力谅解。

第一个故事中的「遗孤」阿婉蒂卡,在多年之后,同意与凶手见面。

谁也想不到,见面的力量会如此强大。

阿婉蒂卡质问对方:

「为什么杀我父母」

她心中始终充满愤怒,只觉得凶手毁了她的一切,罪大恶极。

然而对方却回了一句话:

「我们现在坐在这里,全是拜1984年那场政治运动所赐」。

当年,库里原本是一名要去美国读博士的国之栋梁。

却在政治氛围的裹挟下,加入了锡克教。

也就是这个选择,让他成了凶手。

他开始在参与政府政治运动的官员名单中寻找刺杀目标。

阿婉蒂卡的父亲,被选中了。

当库奇重述了当年的原委之后,阿婉蒂卡非但没有发飙,反而释然了。

这份恨揣在心里这么多年,这一刻却突然被轻轻放下了。

她突然觉得,其实大家都是这么渺小和无知。

在庞大的政治与时代面前像尘土一样被卷起,被裹挟。

她想起之前自己看到凶手的老父亲默默流泪的画面,心里觉得不忍。

于是她做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决定,同意凶手提前释放。

她说:

「他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他看起来是那么…」

阿婉蒂卡词穷,可我想她没说出口的形容词,应该是「普通」。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想象中的恶魔竟是一个看起来和她并没什么两样的普通人。

或许你觉得惊异,贯穿一生的恨意怎么可能化解起来这么容易?

不妨再看第二个故事的后续。

修女拉尼的妹妹在经历姐姐的惨死后,也沉浸在无边无际的痛苦之中。

拉尼遇害前,她正待在医院,接受癌症治疗。

本不久于人世的是她,却没想到,竟是姐姐死于意外。

拉尼死后,妹妹奇迹般地战胜了癌症。

同为基督徒,她每天祈祷,并在祈祷中,获得了平静。

于是她做了一个决定,原谅凶手,并与他成为兄妹

凶手的名字叫桑格,是个目不识丁的农民。

当别人问起他多少岁的时候。

他说:

「村子里的人不知道年份,只记得哪年闹灾,我想我大概生于1966年」。

真正想杀人的是地主们,但他们需要一个「傀儡村民」。

村里没有报纸电视,村民们也没受过教育,在城市里念过书的地主回到村里,基本就变成了上帝。

他们说什么,村民就信什么。

于是地主请桑格吃饭,吹捧他,让他觉得自己很重要。

然后轻而易举地把他变成杀人傀儡。

案发后,桑格被判了无期徒刑,而地主们,则被监禁了4个月就释放了。

桑格可恨么?

可恨。

但他也可怜。

与残忍杀害亲人的凶手成为兄妹,同样难以置信。

可真实事件依然这么发生了。

而在第三个故事里。

孟买恐怖袭击案之后,恐怖分子中只有一人被活捉。

他是个年轻人。

躺在床上接受警察问话时,看起来有点害怕,根本不像一个对着普通人扫射的恐怖分子。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杀人,只是照令行事。

他文化水平只有小学四年级,而加入恐怖组织,也几乎是被自己父亲卖去的。

加入恐怖组织,就能吃香喝辣,就能过上滋润日子,姐姐也就有钱结婚了。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他加入了恐怖组织,制造了恐怖事件,杀了无数人。

看着他的样子,香玉突然又想起阿婉蒂卡说的那句:

「我很难相信他会有那样的所作所为」。

随后不久,这位年轻的恐怖分子就被处以极刑。

而失去了丈夫和孩子的奇娅,之后开始游走在印度各地。

宣讲反暴力意志,教孩子们英语。

她说,她这么做不是为了化解仇恨,也不是为了谅解什么,而是为了把自己从负面情绪中解救出来。

她成功了吗?

好像还没有。

采访结束时,奇娅正在离开孟买的路上。

记者问她,明年还会再来吗?

她说会,说完她又哭了。

尽管奇娅在整个节目中都尽量保持微笑,可她还是常常落泪。

哭着哭着,她说到,在孟买,也许丈夫和女儿此刻就坐在她身旁。

这么说着,她便笑起来,指着窗外的夕阳说,「看,多美啊」。

她仍在努力。

宗教总说「信者得救」。

这么多年了,人类的生存系统无非就那几个——家庭、组织、信仰、领袖。

当这一切被一一打破的时候,人就真的一无所剩了。

纪录片里的人们面临的是亲人被杀,政治变革,家庭支离破碎,领袖不知所踪。

剩下的就只有宗教了。

或者,与其说是宗教,倒不如说是「信」。

而获得这个「信」的唯一路径,似乎只有「原谅」。

而整部纪录片香玉之所以喜欢,是因为它够客观。

它所展现的,不仅仅是受害人的苦,更有加害者的难。

不刻意煽情,不恶意带节奏。

只是把事实放在这里,留观众自己去思考。

而看到事实的香玉只得出一个结论,众生皆苦

原来善恶因果是天定的,不论他们成为受害者还是加害人。

无论哪一方,他们都是被命运选择的。

既然大家都被命运裹挟,在不可知的力量之下变成了冤家仇人,那么接下来,摆在受害方面前的选择似乎就只有两个:

要么原谅要么恨。

在原谅与恨之间,根本没有一条能走得通的路。

而恨一辈子,是万分痛苦的。

那么此时,你是不是也已经隐约知道了,片中的人们纷纷选择原谅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很简单,活下去而已。

影片B站自取,感谢@阿米尔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