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摄影师拍农村生活的老父亲,这十七张照片成最后的回忆

照片上87岁的老人,叫谢石茂,住在粤东潮汕地区的一个小村庄。准确的说,我应该称呼老人为公公。我的公公是一位善良、正直、勤劳的农民,一辈子都干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活。靠辛勤的耕耘养育了六个儿女。照片拍摄于:2011年12月。 (来自:张艺摄影)

由于是潮汕人的媳妇,夫家就来自于这个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村庄——揭阳砲台镇市头村,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使得我与摄影结缘之后,多年来的探访、驻留、观察已使我深深着迷其中。我拍摄这个小村以及我夫婿一家人的生活,特别着重拍摄年事已高的老父亲。图为老父亲谢石茂在山上干活,照片拍摄于2004年11月。 (来自:张艺摄影)

早年粤东山区比较贫困,公公 婆婆都是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养大六个孩子,不仅养大他们还供他们去读书,(乡下女孩不让读书,小小年纪就要绣花赚钱),后来有两个孩子考上大学,一个孩子考上大专,这在当年的小村是不多见的。图为这张照片是我见到唯一一张公公和婆婆坐在一起的合影,应该是在他壮年的时候拍摄的。 (来自:张艺摄影)

这些年,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不知不觉中,父母也已经步入暮年,过去老人认为“养儿防老”,但是面对如今生活的压力,很多儿女们,一方面追逐着自己事业的高峰,一方面哺育着尚未成年的子女,面对枯守老家的父母,“常回家看看”都成奢望!在农村,老话说,“父母恩,及时报”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图为老父亲和儿女们在村里合影留念。 (来自:张艺摄影)

2011年12月,老父亲一生生活简朴,性格刚烈,是一名老共产党员,据说在七十年代曾经担任过生产队长,在村里德高望重,到了老年也闲不下来,还是村里老人组的组长,大小也是一个“官”,他干的认真、负责,村里大小巨细的事情都要参与。图为在自己家里的的老父亲。婆婆因病去世的早,留下老父亲一人孤独的生活。 (来自:张艺摄影)

2010年2月村里迎来了五年一次的营老爷大巡游传统活动,老父亲也“威水”了一把。这个活动由德高望重的老人组主持操办,老父亲是老人组组长,在他老人家84岁高龄亲自操办,此次活动办的有声有色受到了村里老乡们的广泛好评。图为老父亲穿着定制的中式深红色绸缎面料服装,不无得意的走在队伍的前面。 (来自:张艺摄影)

难的见到老父亲穿的这么隆重、喜庆。我跟他说,爸爸,给您拍张照片吧。老父亲高兴的欣然接受。图为村里具有三百年历史的牌坊前,老父亲留下的一张照片。 (来自:张艺摄影)

大巡游结束之后,我看到老父亲心情很好,在村里的老人组和他的老伙伴们喝茶聊天,我就帮老父亲在老人组房子门前给他们拍了一张合照。 (来自:张艺摄影)

2011年2月在城镇化和城市化剧烈扩张的年代,家里的孩子们都到城镇上生活、工作了,家里只留下了老父亲一个人生活,免不了有些孤独。图为家里的孩子们节假日都会回到乡下和老父亲团聚,这个时候,也是老父亲最开心的时候。 (来自:张艺摄影)

2013年12月,老父亲的腿脚走路越来越不利索了,只能靠拐杖支撑着,看到这样的情景,也是我最难过的,在村里的田间一棵树旁,我给老父亲拍了一张照片。 (来自:张艺摄影)

望着拄着拐杖,背,越来越弯的老父亲,心里免不了悲伤,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一辈子的老父亲,就这样慢慢的衰老下去,做为儿女又奈何不了岁月的催残!图为老父亲走在乡间田野的小路上。 (来自:张艺摄影)

都说“父母恩,及时孝”,在镇上住的女儿们都时时回乡下看望老父亲,给老人孤独的心里有了一些安慰。图为老父亲在家门口和两个女儿聊天。 (来自:张艺摄影)

老父亲在老宅子里住了一辈子,逢年过节在老宅子里烧香拜佛祖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图为在老宅子里烧香拜佛祖。 (来自:张艺摄影)

老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看着他越来越不爱讲话,背越来越驼,精神也不是很好,就感觉不是很妙,在城里很怕听到乡下突然打电话来,唯恐怕老父亲身体有什么不测! (来自:张艺摄影)

2014年12月28日,不想听到的噩耗终于传来,老父亲在儿女们见到他的一个星期之后突然间就撒手人寰,老人家在世的时候不喜欢麻烦儿女,临走之前也毫无征兆,走的这么干脆利落!虽然如此,老人也没有受太多的痛苦就这么走了,唯一让儿女们感到遗憾的事,就是在外地工作的儿女们没有见到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来自:张艺摄影)

由于老父亲在村里德高望重,村里专门组织了治丧委员会,由他们操办葬礼。图为晚上,村里治丧委员会成员在举行会议,讨论如何举办葬礼。 (来自:张艺摄影)

老父亲虽然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是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永远的铭记在心里!2015年12月17日,在老人走后的一年,按照乡下的规矩,要在家里烧香拜佛,守孝三日。图为在老父亲的房间内,儿女们为他老人家守孝。 (来自:张艺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