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之美德,儿之遗产 诗人波儿与她的父亲

父亲的车站

墨色的清晨

飘着棉絮般的雪

铺着银白满地

随着渐渐靠站的列车

拉近着我与父亲的距离

站台上

父亲安静地站在那里

我看见

他的眼迸发出喜悦的光芒

流动着深情的爱意

睫毛上闪动着一排晶莹的冰渣

他呼唤着我的名字

嘴周还飘着白色的雾气

早已感觉不到寒意的我

更感觉不到出站人群的拥挤

是激动

是欣喜

断了线的泪珠

雀跃着的我

终于踏上家乡的土地

终于可以脚踏实地

拥在父亲的怀里

你走

我不送你

你回

我一定接你

这是父亲的语录

这是永远的铭记

这一幕是永恒

静得无声

听不到呼吸

这一幕是永恒

深深雕刻着泛黄的记忆

这是父亲的车站

一样的飘雪

一样的银白满地

波儿父亲

三十多年前,21岁的波儿远离家乡,从北京南下广州工作。在那个“车,马,邮件都慢”的年代,纵贯中国南北的绿皮火车旅程非常艰辛且漫长。半年后,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波儿在清晨6点抵达北京站。在车站见到父亲的那幕,让她终生难以忘怀。“他站在那里,戴着黑色的毛帽子,全身覆盖着白雪,眉毛睫毛上全是雪。”

波儿的父亲由于多年从事原子弹科研工作,患有放射性哮喘,身体对冷空气特别敏感。那天,他为了接女儿回家过年,凌晨4点就起床,冒着大雪骑车赶往北京火车站。“你走我不送你,你回来我一定要来接你,风雨无阻”,这是波儿的父亲对女儿的承诺,也是他们父女间的默契。站台的那一端,总有最爱的亲人在守候,家的方向永远都是温暖的所在,那是一种最踏实的安全感。

波儿父母合影

后来,波儿远嫁广州。“出嫁那天/我爸平静地对我说/你走得太远/我们不能再照顾你/要好好做人妻/懂得谦让懂得宽容/好好过日子/再累再苦自己的路/我看着他红红的眼/哽咽……”随后,父亲又叮嘱女婿:“我闺女是我含在嘴里,怕化了;搁在手上,怕掉了。到你那里,你要帮我好好照顾。”父亲的爱,总带着那么点嘴硬心软。

波儿的父亲有许多爱好:养花、养鸟、养猫、养鱼,书法、作诗、画画、做风筝。小时候,波儿看着父亲将海棠嫁接到仙人掌上,并用小红绳拴上;看着父亲潜心创作工笔画;看着父亲制作京派沙燕儿风筝。那是北京风筝的代表,其创始人就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曹雪芹痴迷风筝,对风筝颇有研究。在《红楼梦》的许多章节里,都有关于放风筝的精彩描述。“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装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这是探春命运自画像的风筝,“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又一女子掩面泣涕指状”。曹雪芹为了“将扎风筝的手艺传开,使鳏寡孤独、老幼病残,皆可自食其力”,因此“旁搜远招,以集前人之成”,积数年心血,写出了一部风筝专著《南鹞北鸢考工志》,从而创立了京派“曹氏风筝”。

波儿父亲做的风筝

波儿家的京派沙燕儿风筝都是她父亲亲手制作的,从定性、画图到上色要经过十几个步骤,光是构思画画就需要两个星期,再经过一个月的设计骨架、扎架子,制作一只风筝起码得需要近两个月的时间。风筝完工后,波儿的父亲经常毫不犹豫地送人了。以前波儿看着很心疼,现在回想起来,父亲那种无私待人的品质对她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后来波儿的父亲去世后,随身物品都被母亲清理了,唯独剩下一个用竹子和宣纸制作而成的袖珍版风筝。“风筝现在崩裂了,很难修复,但我会一直好好保存的。”

“隔着门/我看见爸爸的影子/是爸爸,站在梯子上挂灯笼/激动,欣喜的酸楚/嘿,爸,爸爸,爸爸/我使劲地喊/他笑了,他站在梯子上笑了/一束光安静地洒在他身上/伟岸,神秘而又温暖/感恩,思念的力量/感恩,人间与天堂只在一梦之间/知道吗?爸爸他想家了,他回来了/他知道,我很想他/他知道,我已好多年没有喊爸爸了”父亲去世当天,波儿在电话里接到突如其来的噩耗。事发突然,她没能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这是她一直引以为憾的事情。以前,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波儿成为了家人的主心骨。为了避免母亲担心,即使是在去年生病住院时,她也没有告诉远方的妈妈。波儿像父亲那样,用自己的肩膀,稳稳地撑起这个家。

小时候,父亲教波儿读诗、背诗;现在,波儿用她的诗来纪念父亲,将她对父亲的思念寄托在她的诗作中。

风铃

门后,依旧挂着老去的公仔,

是您买的。

叮咚叮咚,公仔唱着歌

恰似风铃的玄音

随着拉长再缩短的细绳

慢慢地慢慢地,在空气中飘荡

记忆,总是摇摇晃晃的

从模糊到清晰,又从清晰到模糊

害怕去想,害怕与人复述

那个沉重的日子,那个巨大的遗憾

我的心,疼。

疼得支离破碎。

为了想您,为了把您想得清清楚楚

为了不能忘记,为了这个遗憾

我把文字摞了一本,一本,又一本

可是,回不去的日子啊

比文字更寂寞,比文字更忧伤

您看看,我可是在不停地虚构场景

变换着有您的故事

我只要开始和继续

在光阴里循环,在光阴里放纵

一场一场,接着一场,多美,多暖

叮咚叮咚,依旧是风铃般的玄音

打在我的心里,烙上岁月的印记

我老了,公仔老了

只有和您一起的日子,是鲜活的

您,还是那样年轻

您,笑得还是那样温软,满满的爱

2019年6月6日(写给父亲节前的父亲)

资料参考:南方网《波儿:诗,写给父亲的书信,写给母亲的礼物》王曦晨、陈伟峰

波儿,双鱼座。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从事影视文化工作,策划人,制片人。

著有诗集《与相识无关》《譬如此刻》。代表作《花儿开的日子》《秋的漩涡》入选《2018中国诗歌年选》;《父亲的车站》入选《2017 中国诗歌年选》。诗风清新自然, 唯美浪漫,部分作品已谱曲成歌,作为影视剧的主题曲和插曲。

《我把愿望放在你那里》是一本关于感恩的诗集,也是诗人波儿的第三本诗集。

由著名诗人、散文家、批评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叶延滨作序推荐,有声版由演播名家纪涵邦领衔演绎。

全书分为好久不见;我想,我需要一盏灯;我把愿望放在你那里和细水长流四辑。诗文清丽脱俗,简单措辞中蕴含着对生活的理解及感悟,主题多与诗人自身经历的生活与爱情有关,意象简洁。诗人笔下的作品,文字优美,情调婉约,发乎内心的感受,优雅而随性的表达,如拂过一缕清凉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