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正面对抗疟疾为何会引起争议?疫苗背后的科学仍待完善

  科技日报记者 张梦然

  对疫苗来说,绝大多数人看得到的,只有其安全性和效果。疫苗背后的科学基础、投入产出的衡量,似乎不需要为世人所了解。

  今年4月下旬起,非洲东南部的国家马拉维开始投放一种证明可以预防疟疾的疫苗——在全球范围内,疟疾平均每天导致1200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非洲儿童。

  这种疫苗名为RTS,S,其经过32年的研发,耗资逾7亿美元,现已在非洲展开大规模试点项目。

  但这一成果从研发到产出走了一条“不可复制”之路,迄今仍引起了颇多争议。

  图为抗疟疫苗试点项目4月23日在马拉维正式启动。图源《自然》

  正面对抗疾病的机会,不应手软

  据英国《自然》新闻日前报道称,马拉维于今年4月开始向2岁以下的儿童提供RTS,S疫苗,而加纳和肯尼亚也很快加入由世界卫生组织(WHO)支持的这项大规模试点项目。

  据预测,到2023年,该项目将为超过100万儿童提供RTS,S疫苗,这是人类针对疟疾展开的一次毫不手软的正面对抗。

  “疫苗投放激动人心,我们将不遗余力地推广疫苗接种,因为除此以外别无他法。”马拉维国家疟疾防控计划项目负责人迈克尔·卡杨戈说。

  早在1987年,美国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的科研团队就已经开始测试RTS,S疫苗,并且很快意识到:人类想要针对性地对付疟原虫非常困难。

  因为与病毒、细菌不同,恶性疟原虫在人体内会发生形态变化,这让疫苗诱发的体内免疫反应无法对疟原虫进行有效识别。

  于是,此后漫漫30余年里,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SK)和盖茨基金会合作投资了7亿美元来支持RTS,S疫苗的研发。直到2015年,这一项目取得了突破——纳入了15000人的临床试验发现,在18个月内接种4次RTS,S疫苗,能够使幼儿疟疾的发病率下降36%。

  疫苗背后的科学,仍待完善

  WHO医学流行病学家玛丽·汉默尔表示,现在研究人员将会比较马拉维、加纳和肯尼亚接种疫苗的儿童与邻近地区未接种疫苗的儿童的健康情况。“我们特别关注死亡人数、严重疟疾和脑膜炎的地区分布。”她说。WHO的模型表明,每接种200名儿童就可能挽救其中一个人的生命。

  这意味着试点项目可能可以挽救成千上万的人。

  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公共卫生研究员萨博拉·克莱恩则担心,试点项目并非对照研究,很可能不易识别出推广过程中出现的疫苗安全性问题。

  更早的试验数据表明,RTS,S疫苗的部分保护作用会在几年内逐渐消失。对2015年的试验进行深入分析后人们发现,和没有接种疫苗的女孩相比,接种过RTS,S疫苗的全因死亡率会稍高一点。

  伦敦疟疾联盟的全球技术总监詹姆斯·蒂本德拉纳则告诉人们另一个尴尬的问题——光是提供蚊帐和药物已然让非洲的疟疾防控机构捉襟见肘,像RTS,S这种需多次注射的疫苗,无疑会进一步加重其经济负担。

  鉴于以上种种,WHO提出分阶段投放RTS,S疫苗,判断可能存在的疫苗安全性问题以及扩大疫苗覆盖面的可行性。

  “这些问题必须解决,才能更好地完善疫苗背后的科学基础。”克莱恩说。

  1987年设计的疫苗,再投五千万

  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

  RTS,S疫苗在儿童中预防疟疾发生的有效率最高可达40%。从另一个角度讲,该疫苗的预防率仅40%,且对象必须在18个月内接种4次。

  部分研究人员认为,在RTS,S疫苗试点项目上花费时间和资金已不值得,因为还有其他效率更高的疫苗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在RTS,S试点项目完成时,这些疫苗可能都投放市场了。他们认为,RTS,S疫苗的研发之路耗费了数十年和大量精力,有必要发掘一条更为高效之路。

  “人们需要重新考量整个过程,”詹姆斯·蒂本德拉纳说,“我们不能寄希望于制药公司肯再花30年的时间研发一种疫苗,然后在正式推广前还开展3、4年的试点项目。”

  葛兰素史克制造了RTS,S疫苗,并得到了公司内部人士的赞同。其疫苗板块首席医疗官布鲁雅尔为此感到自豪,但是他说:“从公司的角度来看,这种长达数十年的投入是不可复制的——我们必须探索其他方法。”

  英国詹纳研究所疫苗研究员阿达兰·西尔认为,投入试点项目的资金完全可用于支持更有效的疫苗的开发。西尔正参与研发一种名为R21的疟疾疫苗,该疫苗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布基纳法索开展II期试验。

  还有部分科学家希望,这些资金应用于对RTS,S进行重新设计,使其能够更好地对付最常见的疟原虫。

  “当下,我们是否值得为一个1987年设计的疫苗再投入5200万美元?目前尚没有任何机构能够客观独立地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西尔说。

  来源: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网络

  编辑:左常睿

  审核:王小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