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马天宇,你俩结的这算什么婚?

从 此 过 上 没 羞 没 臊 的 观 影 生 活

电影派

Vol.1865

刘涛马+天宇新剧终于开播。

设定:职业女+小奶狗。

听着像一出大型少女恨嫁记?

并没有,相反,俩人是来「反婚」的——

《亲爱的婚姻》2019

先来八卦下背景。

2015年就拍摄完成,15年7月甚至还发布了前宣海报。

但之后,就销声匿迹,不知去向。

原因不得而知。

不过派爷看完觉得——

压了四年,不是没道理。

涛姐变涛妹,这嫩装出了天际!

凹着职业女性婚姻话题,拿的却是鹿小葵的剧本,看得派爷想众筹捐智商。

豆瓣最热评,也是质疑女主的。

剧情,更是大杂烩。

人夫的诱惑,软饭男与白富美的爱恨纠葛,外加“就是看你不爽”的毒妇上司。

八点档狗血剧情,愣是一个没落下。

也难怪豆瓣一直对评分,左右为难。

开播一个月,评分依然为空。

猎奇追了下,没想到,却让派爷收获了一丝「中国式婚姻」特有的狗血味。

且听派爷慢慢道来。

曾用名,是《淘婚记》。

把爱情形容成了淘宝,不满意,就退货。

剧情,也是非常呼应主题。

三位女主角,都没淘到宝,淘的伴侣,统一是烂货。

都让派爷想对女主们大喊“退货吧,赶紧的”。

首先,看看涛姐的「妈宝婚姻」

王可可(刘涛 饰),和比自己小5岁的黎小俊(马天宇 饰)谈婚论嫁。

婚姻障碍之一,就是黎小俊的妈妈,将要侍奉的未来婆婆。

偏偏婆婆,不爱广场舞,爱当指挥员,对两人婚姻,指指点点。

结婚前,婆婆要求两人有共同房产。

小两口一人攒了二十几万,一凑,首付有了,房产这事就算了了。

幸福生活开始?

没那么简单。

这黎小俊,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关于婚姻,完全丧失判断和主见。

二人房产签约,由黎小俊一人办理,偏偏,房产资格无法代签。

房产证上,就只留下了黎小俊一人的名字。

原本,一个巧合引发的失误,解释清楚就好了。

但是,同事这么一推磨。

老妈这么一笃定。

黎小俊,瞬间怂了。

房产证这事,就被瞒了下来。

出于心虚,还提前打好预防针,说,无论我做了什么,我永远是最爱你的。

插着刀说我爱你,只有恐怖并不会感动啊亲。

这,还能勉强归因为处世的不高明,对婚姻之道的不熟悉。

接下来,他将「丈夫」和「孝子」两个身份数度重合。

将自己的婚姻引入「第三人」,直接弄没了婚姻该有的尊严。

王可可希望旅行结婚,不办仪式。

而婆婆,面子为大,公然宣称,不办婚礼,就别叫我妈

二人大吵一架。

为了调和婆媳关系,黎小俊是怎么做的呢?

这句话大多数人应该不陌生——她也是为了我们着想

翻译过来,就是在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就这样,王可可第一次妥协了。

接下来,婆婆的触手,从没离开过两人,从大到小,层层加压。

两人的婚礼礼服由她把关,仪式宣誓词由她起草,就连新人上台先迈左脚还是右脚,都由她指示。

两人的婚礼,剔除浪漫,沦为了一次单纯的展示。

后来,房产证事件曝光。

明明是爱人,却把自己当成了最大的外人,一气之下,王可可逃婚了。

婚后,婆婆仍然没歇过,搬进两人新房,夫妻两人工资,都要按月上交。

婆婆也是义正言辞,“婚礼这么有面子的事我们都做了,还想要我怎样?”

你让我在亲戚前丢了面子,就该欠我的。

这迂回话术,眼熟不?

婚礼场地布置好。

婆婆站在远处,检阅成果,像极了一个得胜军师的得意洋洋。

儿子的婚姻,成了「劳模母亲」的授勋仪式?

这黎小俊,是「妈宝」。

偏偏,刘涛这次扮演的王可可,不再「贤妻」,是个「爸宝」

婆婆要求夫妻两人工资上交。

黎小俊,照例,顺从母亲,委屈妻子。

劝服妻子的理由?

没别的,省事就够了。

又一个没断奶的。

这日子,还真就过出了“小孩子家家酒”的低幼感。

婚姻生活产生矛盾,不自己解决,和约定好了似的,一致到各自父母那,打小报告。

黎小俊日常和母亲唠嗑吐槽夫妻二人矛盾。

王可可则是跑回娘家,和老爹哭诉一番。

然后,两个亲家,互为儿女出头,好不热闹。

两个人的不快,升级成了两个家的较量。

最后的言归于好,不是因为情感愈合,而是迫于上一辈的压力。

像极了孩童时代,为了平息家长怒火,考试抄作业的心理。

有这么一父一母当保护伞。

黎小俊和王可可,也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家庭责任」上,作着弊。

两人新房,从设计风格,到后期催工,由婆婆一手操办。

王可可想争取控制权。

婆婆反手,就是一连串装修九百问

王可可语塞,但装修全程,她也真的从未参与。

婆婆太强势,但是王可可的「不闻不问」,也是在变相的助纣为虐。

不止如此,在情感上,她也是一副小女孩姿态。

而小女孩爱情观,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通过「自损」,博取关注。

不满婆婆和两人一起住,就撒气给老公。

结婚不到一周,就扬言要「分房睡」。

结婚没几天,就取下结婚戒指,上演「离家出走」戏码。

表面上看,是对婆婆介入的抗争。

实际上,只是进一步激化家庭矛盾,对冲突的化解,并没有任何作用。

王可可的「妈宝婚姻」,符合中国大部分婚姻的无奈。

年轻夫妻,独生子女,看似独立,实则失责。

小两口还没有独当一面的力量,就被双方父母夹着脚走路。

最后,只能是,日常相杀,难再相爱。

再看看王可可已婚多年的闺蜜孙倩(郑罗茜 饰)。

又是一种典型中国式受虐婚姻——「自慰型婚姻」

孙倩与王可可的处境相似,和婆婆生活在一起,同样,也被要求上交工资。

但幸好,她有个儿子,教育开销大。

母子两,也就取消要求,顺便,也省了孩子这份花销。

但是,她没想到,「不交工资」,成为了一项把柄。

工作业绩好一点,就被怀疑是认识了“别的男人”,留着工资,是等着跑路。

闺蜜送的首饰,差点被当成出轨证据。

只因婆婆认为,“我儿子就兜里就一点买彩票的钱”,你还想着打扮自己。

过后,孙倩是怎么说的?

“我觉得我老公这么想,也是因为关心我啊。”

可是背着她,她所谓的体贴老公,是这么说的。

“你哥我是娶了一个不旺夫的老婆”。

甚至,因为一个猜测,直接让妻子沦为自己的发泄工具,家暴妻子。

到底是爱衍生的关心,还是为了获得心理平衡,失败者故意施加的伤害。

孙倩,其实一直心中有数。

婆婆催生二胎,丈夫根本不关心,因为花销、生养,都由她来负担。

婆家冷漠至此。

孙倩也还是能想到理由,为丈夫婆婆开脱。

习惯性借由想象,给所有不合理伤害,加上个合理人伦的解释。

家,真正能给以安全感的,不过「丈夫」这个名号。

这,不就是罔顾现实,用臆想逃避伤害心理的自慰么。

丈夫无理蛮横,但孙倩的软弱,更是婚姻破灭的催化剂。

究竟,是女人难?还是接受现实更难?

未婚的李陈果果(吕佳容 饰),是被催婚一族。

但对帅哥的警惕心放松,让她也没逃过中国式婚姻一个玩不腻的游戏——门第连连看

年龄相当、才貌相当、经济实力相当。

所有条件都相当后,这人,肯定错不了。

结果,你把他当灵魂伴侣,他把你当行走的社会资源。

你喊他“亲爱的”,他拿你当“好控制的”。

当恋情成为婚姻,是灵魂的契合,还是一次更为成熟的利用?

三段故事,各自波折。

恐怖婚姻的源起,恰是当事人的本性,与婚姻状态的相斥

无论妈宝婚姻,自慰式婚姻,还是以婚姻为名的无期圈套。

当事人们,都不是合格的「适婚者」

不是所有婚姻,都配有个「最佳结局」,叫重归于好。

走入婚姻殿堂,也并不说明,就成为了合格的妻子丈夫。

「适婚」需要的,远不止年龄。

所以,虽然本剧可以拿五倍速快进刷。

可剧情里说的这三段关系,依然值得派爷替它站上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