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柱产业崩塌,原来南非的黄金产量已经这么少了

黄金出口,一度占到南非出口额的1/3,而伴生于金矿的钢铁、铂金、银等也是重要的出口项目。根据南非采矿协会2012年公布的数据,当时矿业为全国提供了100万就业岗位,占到了全国直接投资的12%,吸收了43%的外国投资。

NO.1050-南非金矿熄火

作者:豹妹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南非是非洲大陆上比较发达的国家,它的崛起和两种矿藏的存在密不可分:黄金和钻石。其中历史最悠久、对南非外汇储备影响最大的,还要数黄金。

说起钻石你可能想到很多国家,但说起黄金绝对第一个想到南非(图片来自wikipedia@Agnico-Eagle)

据估计,南非的黄金储量占非洲一半,开采量和开采能力更是首屈一指,在历史黄金生产总量上排在世界前列,曾经产出过人类历史上所有被开采黄金的40%。对于这个国家来说,黄金相关的采矿业(金矿往往伴生有银矿、铀矿等)也是重要的支柱产业。

在出口结构中也是占据了相当的分量(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近几年来,南非的黄金产业却明显不复当年之勇,产量节节下滑,黄金之乡很快就要不那么金灿灿了。

自然伟力下的经济“首都”

南非的行政结构比较特殊,光首都就有三个。总统和内阁在东北部的比勒陀利亚,是为行政首都;国会在西南部的开普敦,是为立法首都;而最高法院在中部的布隆方丹,是为司法首都。虽然各个中心极为离散,造成了沟通上的不便,但对南非人来说,这象征着这个国家三权分立的治国精神,是国体的一种体现,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还是很自豪的。

三个首都也算是均匀分布了

不过南非最大的城市却并不在这三座首都,而是在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南部几十公里的约翰内斯堡。这是非洲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在世界上也享有盛名。另外尽管它在行政地位上只是豪登省的省会,但国家宪法法院就设在此处,这是一个兼具立法和司法功能的机构,间接提升了这座城市的地位。

算得上是CBD了(图片来自wikipedia@Adamina)

约翰内斯堡能够成为世界级的大城市,就和金矿产业息息相关。而其金矿带的形成,则与几十亿年前的一连串地质变化有关。

距今30亿年前,今天的南非东北部还未完全成型,是一片叫卡普瓦尔克拉通(Kaapvaal Craton)的地质板块。卡普瓦尔克拉通的南部是一片低于海平面的区域,从北部高地向下汇入这个洼地的河流最终形成了一片小型的内海。

卡普瓦尔克拉通大致位置,在高地与低地之间形成了

随着卡普瓦尔克拉通北部逐渐抬升,南方这片小型内海的面积就被不断压缩,最终变成了一片辫状河流三角洲,河流纠缠着穿过这一地区,总水量很大流速却不快。这让河流带动山上重物质的能力变得很强,普瓦尔克拉通板块上的金、铁、铀等元素就被带到了河床里,逐渐向下游汇聚。

这是南非金矿形成的第一阶段。一层又一层,一浪又一浪,南非-比勒陀利亚北部,不过造成这种地貌的原因,不止那极其远古的抬升(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距今27.15亿年前,卡普瓦尔克拉通和位于今天津巴布韦的津巴布韦克拉通(Zimbabwe Craton)发生了一次碰撞,新生的原始大陆还没法压制这巨大的冲撞力,大地深处的岩浆从裂缝中喷涌而出。这又带出了不少液态的金。等岩浆冷却干涸时,这些金也就留在了南非的地表。

卡普瓦尔克拉通和津巴布韦克拉通大致位置

这是南非金矿形成的第二阶段。

但这还不是南非黄金故事的全部。类似的古大陆碰撞活动在那个时候地球上并不少见,但并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像南非那样拥有如此巨大的地壳黄金储量。来到地表的黄金,很容易和其他岩石一起被水流和风沙侵蚀,而不够富集的金矿是无法得到开采的。约翰内斯堡的这些黄金能够在时间的长河中被保留下来,还要需要一次天文事故临门一脚的帮助。

厉害了(图片来自wikipedia@James St. John)

距今20亿年前,一颗直径5~10公里的巨星陨石进入了大气层,在非洲南部撞击了地球。幸好当时地球上只有一些简单的能做光合作用的早期生命,否则这次碰撞一定是生物大灭绝级的。但它仍然在地球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也就是今天位于南非中北部的弗里德堡陨石坑(Vredefort Dome).

现在还能找到这个坑,在约翰内斯堡西南(图像来自Google map)

陨石的巨大动能在脆弱的地壳表面引起了剧烈的震动,直接扭曲了直径300公里内的地质环境,将地下地层整体翻转抬升,在距离碰撞点25公里处形成了半个环形山,在80~120公里内也形成了几个破碎的山带,还在碰撞中心形成了一座火山。岩浆再次将金元素带上地面,而环状的山脉则保护了这些来到地表的矿产不会被风化和侵蚀。

红点是撞击中心,旁边是第一圈半环形山,东北方向第二圈层处有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图片来自wikipedia@Oggmus)

今天的约翰内斯堡城址,就在陨石在东北方向上构成的环形山脚下。那正是自然伟力送给南非人的礼物。

“白水岭”黄金带

由克拉通、陨石和火山共同形成的金矿带,在今天的南非被称为威特沃特斯兰(Witwatersrand)金矿带,这个名字在南非荷兰语中是“流淌着白水的山岭”的意思。最早发现这片有着白色水流山脉的荷兰殖民者,并没有意识到这里会蕴藏着黄金宝藏。

威特沃特斯兰的主要范围,在近代也成为了著名的淘金热地区(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1852年,一名英国矿工在自己的农场里发现了金矿。他悄悄开采,向当地政府出售黄金后就离开了此地。一年后,一名法国人又在河里发现了砂金,向当局上报后情报却被封存。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随着消息走径而走,来到此地寻宝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大多是在美国加州和澳大利亚东部掘金失败的探险者,听说南非还有黄金便纷纷赶来。

1886年首次发现黄金的农场(图片来自wikipedia)

怕麻烦的地方长官画了一块三角形的临时露营区让淘金者居住,但确实发现了黄金的淘金者们很快就在这里建立了永久居住区。约翰内斯堡的雏形就是在这个时候奠定的,这也是为什么约翰内斯堡城中心的道路如此狭窄的原因——当年的淘金者根本预料不到这里未来将会是世界级的城市。

据说来了就能抱一块回家?那还不疯了一样去淘金....(约翰内斯堡附近的高品位金矿)(图片来自wikipedia@showRobert M. Lavinsky)

结果不到十年,约翰内斯堡的成长速度就超过了港口城市开普敦,还催生出了南非的第一条铁路。人们用最早在矿区定居的两个荷兰人(Johann和Johannes,都是当时荷兰人最常见的名字)命名了这座新城,并以城市为基地,不断向南部的威特沃特斯兰金矿带拓展。

威特沃特斯兰地区1898年至1910年的黄金产量节节高(图片来自wikipedia)

采矿不是请客吃饭,留在地表的金矿毕竟只是少数,随着开采力度不断加大,向地下的进军也就开始了。

在约翰内斯堡附近最重要的一座老牌金矿姆波尼格金矿是世界上最深的矿井,最深处距离地表4公里,上下来回一趟要一个多小时。而当矿工来到金矿底部时,会发现温度已经高达66℃,现在必须依靠冷却装置降温到30℃左右才能持续工作,生产条件极为艰苦。

地上部分热火朝天,地下部分则水深火热(姆波尼格金矿,图片来自wikipedia@JMK)

很显然,在殖民时代,这样的苦活累活一开始是由白人淘金者完成的。可一旦要投资以深入地下,用机械化的方式开采,大资本就会进入,而他们就会选择使用黑奴下井。

南非社会矛盾中很重要的种族矛盾,就在这样高度不平等的劳资关系中逐渐加深。

人口中黑人的比例其实极大,下图红色为黑人为主(总人口80%左右),绿色为有色人为主,主要为混血,黄色才是白人,白人只占总人口的8%左右(图片来自wikipedia@Htonl)

当然好消息是,由于金矿开发早,南非积累了大量有关冶金的知识,并从中收获了财富。黄金出口,一度占到南非出口额的1/3,而伴生于金矿的钢铁、铂金、银等也是重要的出口项目。根据南非采矿协会2012年公布的数据,当时矿业为全国提供了100万就业岗位,占到了全国直接投资的12%,吸收了43%的外国投资。

1940年的约翰内斯堡,已经不是同时代其他非洲城市能比的了(图片来自wikipedia)

黄金之国的衰落

一百多年的开采,让南非从金矿中收获良多。但和所有单一性的矿产行业一样,南非金矿行业如今也正在走向穷途末路。

南非统计局5月初发布数据,全国黄金产量连续18个月下降,同比去年下降了18%,是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萎缩时间最长的一次。受此影响,整个采矿业都不景气,总产出持续下滑,连作为南非工业明珠的铂族金属产量也下降了。

黄金产量逐年下滑,年产一千吨的巅峰时刻再也看不到了(图片来自wikipedia@Plazak)

矿业产能式微其实也不是一两天了。1970年,南非开采出了1000吨黄金,刷新了人类记录(作为对比,今天的产金第一大国中国一年也只能开采400多吨,全球产量也只有3200多吨)。但这似乎是一个拐点,此后南非产金量逐年下滑,被其他产金大国纷纷超越。

第一列为产量,第二列为储量,南非这个黄金储量仍然相当可以(2017年黄金产量排名)(图片来wikipedia)

产量萎缩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百余年的开采,让表层黄金储量丰富的南非威特沃特斯兰金矿带也扛不住了。

姆波尼格(Mponeng)金矿及其周边,发财就要遍地开花得发(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南非老牌金矿德里方丹(Driefontein)最近就面临着关停的结局。这座金矿的深度比起姆波尼格金矿也不遑多让,达到了3200米。然而去年这座金矿的产出只有30万盎司,比起巅峰产能缩减了80%。面对提炼困难的现实,其拥有者已经表示不会延长使用期限了。

姆波尼格金矿自己也命运多舛,其拥有者,也是南非最大的矿业公司盎格鲁金业(AngloGold)近期表示将出售这座传奇老金矿。他们打算全面撤出南非金矿业,收缩到其他工业矿产的开发,希望其他财大气粗的公司能延续姆波尼格的寿命。

(图片来wikipedia)

但面对产能下降的现实,又有哪个接盘侠敢于接手呢?即使有人愿意接手,等待着新金主的也将是无尽的麻烦事。

比如在现在南非的政治正确中,企业应当给予黑人工人以经济权益,但因为金矿业重前期投入、重企业管理的产业风格,矿主们都对这项政策极为抵制。因此金矿业早就成为了南非政府的重点盯梢对象,稍有差池便要面临罚款、整改、股权重分配的命运。

种族隔离时代的黑人则是干活儿却被剥夺了大量权力(下图为著名的班图斯坦)(图片来自wikipedia@Htonl)

另外,由于金矿业是支柱产业,南非政府对这个行业也觊觎许久,国会内的金矿业国有化辩论从没有停止。虽然南非政府和执政党非国大表示不可能搞国有化,但激进的左翼政党联盟已经在讨论许可证、特许权收费这种细节问题了,不知道哪一天这派政客就会上位。

从政治地位以及人口数量上,白人相比以前确实弱势了(二十年内的人口增长,白人完全不能和黑人比)(不过混血的增长率与黑人类似,但数量上与白人同一等级)(图片来自wikipedia)

他们已经在这么干了。

南非2006颁布的《采矿和石油资源开发法》规定,采矿公司如果持有一块土地的开矿许可却多年不开采,当地矿产就将收归国有,重新建立公司。这样一来,矿主想在南非做战略布局,拍地而不采就不现实了。逐利的资本当然也就避南非矿业而远之。

盎格鲁金业(AngloGold),已经在打算撤出南非了(图片来自AngloGold官网)

以上种种原因,其实不仅影响了新资本收购老金矿的动力,也是影响南非当下金矿开采的重要原因。一个堂堂的黄金之国,可能真的就要在动荡的政治、复杂的劳资关系、朝不保夕的土地产权斗争中,逐渐失去它最引以为豪的产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