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疑难物证拨云见日,让悬案积案起死回生”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崔道植85岁高龄了,身材清瘦的他已是满头银发,但依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

  崔道植 本文图片均由黑龙江省公安厅供图

  1955年从警至今,崔道植检验鉴定的痕迹物证,超过了7000件,经他亲自办理的重特大案件中的痕迹或疑难痕迹检验鉴定有1200余起,无一错案。

  白宝山袭警案、张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白银连环杀人案等一系列重大刑事案件成功告破的背后,都有崔道植的身影。凭借一枚弹壳或者半枚指纹就能锁定真凶,作为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的崔道植,被誉为黑龙江公安战线“瑰宝”、中国首席枪弹痕迹鉴定专家、共和国刑侦战线重大疑难刑事案件痕迹鉴定的“定海神针”。

  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与崔道植合作多年,他曾评价崔道植“能让疑难物证拨云见日,让悬案积案起死回生”。

  虽然已经退休二十年,就在一年前,已经84岁的崔道植还曾接受公安部指派,赴云南执行疑难枪弹痕迹鉴定任务,为案件的侦破提供支撑。

  他的学生,黑龙江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吴刚告诉澎湃新闻,穷苦出身的崔道植,把对祖国和人民的感恩之情上升为一种坚定的理想信念,64年历经风霜雪雨始终笃定初心,一心为公甘于奉献,树起了共和国刑侦战线的一座丰碑。

  1999年9月,崔道植被聘为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

  “定海神针”,助破大案

  在新中国公安刑侦事业中,“崔道植”三个字就是一个传奇。

  1996年3月至1997年8月,刑满释放人员白宝山袭击某部队哨兵,抢夺枪支后在北京、新疆两地疯狂作案,仅一年多时间,就先后枪杀军人、警察和无辜群众15人,抢得财物140余万元。案情轰动全国,影响远达海外,被公安部列为1996年“1号案件”、1997年中国十大案件之首,被国际刑警组织列为1997年世界第三要案。

  案发后,公安部紧急调集全国刑侦“高手”,开展专案攻坚。但类似恶性案件仍在发生,却始终不能锁定犯罪嫌疑人。全国公安机关承担的压力越来越大。

  随着专案深入,北京、新疆两地作案现场遗留弹壳汇集一处,成为唯一有价值线索。所有侦查工作都聚焦一个问题,那就是北京、新疆分别发生的系列案件,能不能并案侦查?经过众多专家初步鉴定,认定北京现场弹壳是“八一步枪”,而新疆现场是“五六步枪”。依据这个结论,两种枪不可能并案,专案又将陷入僵局。

  案子查不下去怎么办?崔道植接到公安部命令,第一时间赶到新疆专案组,连夜开展工作。经过三天两夜的鉴定对比分析,崔道植拿出了让专案组所有人信服的结论:依据弹壳底部遗留下的几条肉眼几乎无法辨认的痕迹,确定两地现场遗留弹壳出自同一枪支,可以并案侦查。凭借崔道植一个权威结论,专案组并案深挖,查获白宝山同伙,顺线锁定白宝山为主犯,得以一举侦破惊天大案。

  2001年东北某城市连续发生了多起持枪抢劫运钞车案。由于作案枪支的型号比较特殊,没有备案记录,案件迟迟没有进展,在当地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2003年犯罪嫌疑人再次作案,持枪抢劫储蓄所290万现金,并当场逃逸。仔细搜寻后,警方在银行的玻璃窗户上发现了一个残破的弹孔,还在附近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件被丢弃的军大衣。根据这个弹孔的位置,警方随即勾画出了犯罪嫌疑人的行动轨迹,但是当警方按照这个轨迹继续去寻找的时候,却发现那是一个死胡同。当时崔道植作为专家组成员被请到现场进行二次勘验。

  根据一个现场弹孔,崔道植找到了犯罪嫌疑人开枪的大概位置,凭借嫌疑人遗留在现场的一件军大衣,他还接连勾画出了犯罪嫌疑人的身高,推断出了嫌疑人使用的枪支类型。崔道植穿着那件军大衣做了一整夜的实验,并且发现了枪支与大衣里面一个不易察觉的摩擦痕迹。依照这些线索,警方很快锁定了目标嫌疑人,并一举将这一团伙抓捕归案。更令人称奇的是,主犯的身高果真是1.73米,这与崔道植的最初判断不谋而合。

  崔道植在讲课

  治学不休,攻克难题

  1955年从事公安工作后,崔道植先后到中央民警干校(现中国刑警学院)、哈尔滨业余职工大学、哈尔滨医科大学学习。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刑事科学技术和相关医学、数学、逻辑知识,不断夯实业务基础,丰富专业能力。

  1975年,公安部在郑州召开全国刑事技术工作会议,41岁的崔道植与其它四省同行,承担《人手各部位长宽度与身高、年龄、体态的关系》科研课题。经过四年不懈努力,共搜集一万两千余人的12.5万份指纹卡,他运用数理统计学,对国人手掌各部位长宽度进行系统统计分析,首次测得国人手掌各部位正常值和与人体身高、年龄、体态的关系,为利用现场手印分析犯罪嫌疑人生理特点提供了全新重要依据。

  1981年以来,崔道植围绕枪弹痕迹检采方面,先后撰写《枪弹底座痕迹拍照规范》等系列论文,全部入选公安部专业教材,并在国际刑警年会发表;完成手印、足迹、枪弹痕迹等7项科研课题,同时开创“指甲同一认定、牙痕同一认定”先河。

  1994年,崔道植到了退休年龄,但他瞄准了刑事科学技术更高峰。他汇集长期从事现场勘查和痕迹检验工作的经历和体会,感到有些犯罪现场遗留痕迹或者经过显现的痕迹,因反差不强、无法确定特征而舍掉;有些痕迹垂视看不清,斜视能看清,因无法校正拍照变形的图片,也只好舍掉;在检验工作中,很多细小痕迹,尤其是工具痕迹和枪弹痕迹只能进行形状比较,不能进行测角、测距等定量检验;现场平面图、立体图的绘制,仍停留在“鸭嘴笔”手工操作、费力费时的低水平。

  经请示公安部批准,崔道植组建课题组,立项研究《痕迹图像处理系统》。

  要研究这一系统,必须具备计算机技能。崔道植从零开始,凭着决心和毅力,在60岁熟练掌握了计算机原理和技能,还成为“photoshop”程序应用高手。经过上千次实验,崔道植终于在1996年10月圆满完成课题任务,部级专家评价:该成果极大提高了痕迹利用率和工作效率,该系统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吴刚介绍,1997年,黑龙江省富裕县居民一家四口被杀,犯罪嫌疑人翻箱倒柜抢走500余元,现场地面为水磨石地,留下一枚灰尘足迹,垂直看根本看不清,但逆光斜着看很清楚。崔道植接到现场足迹后,就是利用刚刚研发应用的“痕迹图像处理系统”,进行校正比对,很快认定杀人现场灰尘足迹就是犯罪嫌疑人所留,为破获这起重大杀人案提供了唯一证据。

  62岁那年,为了研究枪支膛线痕迹提取技术,崔道植往返奔波,访问国内7所高等学府和3所精密仪器研究所。为研制高精度制模片,研制理想的弹痕展平装置,他亲自跑遍国内三大铝厂和铝箔片厂,他先后设计4种模型图,亲自到4个机械加工厂制作。五年苦心,终于自主发明了用特制铝箔胶片提取弹头膛线痕迹技术,获得发明专利证书,在全国13个省市39家单位推广应用。

  2013年某日晚,厦门市集美区某立交桥下发生持枪杀人案件。破案后,持枪杀人凶手落网了、作案用枪也缴获了,缴枪时也发现了卡在枪里的弹壳。但因为枪管老化严重,无法认定现场弹头和缴获枪支的关系,同时犯罪嫌疑人拒不供述,为此,只有证明弹头是从缴获枪支击发,才能证明犯罪嫌疑人与案件直接关联,也才能真正破案。

  多方检验无果后,厦门公安到黑龙江省找到崔道植。年近80的崔道植立即带着检材回到实验室,带着几个年轻民警开始昼夜攻坚。最终,利用崔道植自己发明的膛线展平器解决了问题,以充足证据作出同一认定结论。

  85岁的崔道植仍坚持工作

  敬业忠诚,渗透骨髓

  崔道植将自己的成功秘诀总结为三个字:责任心。

  1999年退休后,崔道植其实并没有离开工作岗位。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曹华告诉澎湃新闻,崔道植一方面支撑服务着全省重特大刑事案件侦办、检验鉴定,组织专家会诊疑难案件。同时作为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还为全国的重特大刑事案件提供支撑。崔道植在刑侦总队有一个办公室,曹华说,一般没有事情的话崔道植每天六点多钟就步行上班了。

  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高彦军支队长说,队里有什么问题找崔道植,他精神头马上就来了,大案小案一视同仁。

  高彦军记得,大概三四年前,一个影响比较大的十九年前的积命案,请崔道植帮忙看鉴定。当时崔道植边看边拿纸巾擦眼泪。他才知道崔道植刚刚做完白内障手术。“我们让他眼睛恢复了再看,他不等。”高彦军说。

  从警开始一直跟随崔道植28年的滕晓龙,现在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三级主任,他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深受崔道植的敬业忠诚精神感染。

  崔道植还是原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处副处长时,就总是在办公室门前贴着一张纸条:请到哪个房间找我。按照房间号找过去之后,肯定就是实验室。退休之后请教崔道植的问题,崔道植从来不耽误。“我们怕他累到说过两天都行,不着急,他有时候半夜就打电话过来说看完了,敬业精神渗透到骨髓里了。”滕晓龙说。

  吴刚回忆,在侦办一起开枪杀人案件中,难以确定是故意开枪,还是在争夺枪支中走火,80多岁的崔道植赶到现场,组织现场复原、弹道重现。开枪杀人的案件,做实验就要有人拿枪,有人扮演被害人。崔道植不顾身边同志劝阻,非要自己充当被害者,一边趴到地上,一边喃喃自语:“你们来看,我身体瘦小,我挤这儿正好,我的身形和死者差不多……”看着崔道植白发苍苍,趴在冰凉的地上,神情自若,却高度投入,现场民警无不动容。

  83岁那年,黑龙江全省开展命案积案指纹比对专项会战,数十起疑难命案现场指纹比对,又求到了崔道植。大家再三叮嘱他有空帮忙看看就行,结果他连续加班三昼夜,全部看完,而且特征标注一清二楚,许多积案在他标注提示下成功告破。

  84岁那年,一次崔道植接到公安部邀请,为深圳一起疑难案件作鉴定。但就在接受任务当天,崔道植的背包带断裂,一个铁卡子弹射到左眼,造成一个L型伤口。崔道植带伤工作,比对鉴定难上加难,他忍痛工作三天三夜,累了只打个盹,硬是挺着作完鉴定才诊治,伤口竟然缝了4针。

  崔道植和老伴在一起

  饮水思源,薪火相传

  如今崔道植和老伴住在一家医养结合的敬老院。1952年,在黑龙江省拉林县,18岁志愿军战士崔道植和16岁拉林卫生站护士金玉伊相识了。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崔道植是退休了。可他是退而不休,好像比上班还忙,今天北京、明天新疆没完没了。每次崔道植外出办案,金玉伊都要送他到车站,分手时,崔道植总要说:“你别总一个人在家呆着,没事出去走走,别走丢了就行。”

  可未想到,2011年,金玉伊得了“阿尔茨海默病”,她谁也不认识了,她几乎忘记了一切,她真的把自己“丢”了。

  谈及老伴,85岁的崔道植哽咽了:年轻的时候经常出差办案,对老伴关心太少,妻子几乎一人辛辛苦将三个儿子拉扯大。

  崔道植三个儿子都出生在公安厅大院,三个孩子成年后均选择了从警之路。“我小时候,是恨父亲的……”时至今日,小儿子崔英滨说,“我们兄弟三人小的时候,父亲经常不在家,家务重担都由母亲承担。”

  但他也注意到,每次父亲出差回来,都趁着母亲还没下班,把家务全都干了,把饭菜做好,他至今仍最喜欢父亲做的茄子和红烧肉。

  2006年,崔道植因荣获全国公安科技突出贡献奖,获得40万奖金。对于这些奖金,崔道植没有一分留给家人使用,全部用于给黑龙江省公安厅、哈尔滨市公安局添置鉴定设备,同时还有相当一部分用于购买鉴定器材并捐助兄弟省市公安机关。

  当时,崔道植二儿子正因为买房子购房款不足发愁,但家人对于崔道植的做法没有任何异议,没有动用一分钱奖金解决家人困难。就连每次出差办案,崔道植都拒绝车辆接送,独自乘坐大巴、公交送往返机场车站。

  崔道植1934年出生于吉林省梅河口,一个叫“三八大”的村庄,时值日寇侵略,他6岁时就成了孤儿,后来在村子资助下读完了小学、初中。

  崔道植说:“党解放了我,教育培养了我,我的生命也好,我所积累的一切知识,都是党给的,所以党对我的恩情,这个感情太深了,俗语说得好,饮水思源,这60多年,我始终怀着感恩、报恩这么个思想。对党、对祖国、对人民努力地工作,就是决心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

  崔英滨子承父业如今是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二大队教导员。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政委苗建茁告诉澎湃新闻,虽然钻研程度还比不上老爷子,但崔英滨也像老爷子一样,工作中耿直倔强,敢打敢冲。

  崔英滨在自己的岗位上也获得了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哈尔滨劳模等荣誉,去年还当选哈尔滨市“十大工匠”。他理解父亲,是想让每一个案件都有答案,让每一个答案都让人信服,有科学依据。

  如今崔道植一边照顾生病的老伴儿,一边以养老院房间作为自己的办公室,不断接收传来的痕迹鉴定样本和检材,鉴定完毕后再通过网络传回。同时,他整理数十年来参与侦办过的刑事案件现场资料,并做成了PPT案例,“我的时间有限了,留下这些给后来的人一些参考吧”。

  “崔老师是一个内心世界干净的人。”吴刚说。

  本期见习编辑 常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