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播删减隐患重重,“一剧一星”或成出路

后「一剧两星」时代,电视台联播剧依旧未能逃开剪刀手的操作。虽然与以往大面积一通乱剪、完全损害故事逻辑相较,情况有所好转,但剧集完整性方面也必然受到影响。特别是在当下的粉丝经济显学时代,针对主角的剧集删减也引发着更具硬核力的舆论纷争。

正在东方卫视、浙江卫视联播的《我的真朋友》便是一最新示例。上周五(6月7日)晚,两台在转播完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后于黄金档同步播出剧集第37、38集,但在播出后有网友发现两台播出内容有所不同,真橙CP电梯相遇、井然车中流泪感伤等情节均在浙江卫视平台播出时有所删减。男主片段落入剪刀手操作,引发了粉丝在社媒平台上的不满,甚至有邓伦和朱一龙的粉丝在相关超话里留下了「以后只看东方卫视」的评论。

对于浙江卫视在周五晚黄金档的这波删减操作,现有两方猜想:一是针对内容本身,有人怀疑送鞋片段被删是因为品牌商与浙江卫视之间未在广告植入方面达成统一协商;二是放眼整体编排布局,剧集强制遭遇「瘦身」很大可能是为了之后浙江卫视主打S级综艺《奔跑吧第三季》让路。相较东方卫视晚间930档安排播出的纪录片《本草中华第二季》,显然前者更具有广泛认知下的收视优势。

特别地,经过笔者一周跟进观察,剧集删减情况没有继续出现在周中时段,这也再次印证了头部综艺接档对被接档剧集内容编排产生直接影响的猜测。

与头部综艺一以贯之的编排策略,加之因删减而主线剧情有所抢跑,也让浙江卫视在与东方卫视共同联播《我是真朋友》时在收视率方面略胜一筹。由此可见,收视率依旧是梗在影视产业喉咙的一根刺,剧情删减不等于收拾率受损,很多时候恰恰相反。

但是,因追求收视而对剧集进行无序删减,有违整体电视剧行业的有序发展。本文借上述热点示例,盘点国剧联播版本、网台版本不一的行业境况,通过梳理原因,试图总结出有利于构建健康内容市场环境的策略。国剧播放全面迈入独播时代,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版本不一,由来已久

电视台「动刀」删减剧集,经历了全面暴力剪辑、乱象泛滥,到逐渐缓和、尽量保证故事剧情完整的正向改良路径。

在原一剧多星时代,作为强势买家的电视台不顾逻辑情节对剧集内容肆意删减的操作更为夸张,加上占用片头时长的剧情回顾和留给赞助商广告的片尾片段,整个剧集剧情紊乱、品质不高、收视率低迷,出品方和平台方双双遭受经济损失,缩减制作经费,进而陷入恶性循环。

这其中闹得最严重的可能是《龙门镖局》,当时该剧在四家上星卫视播出,但每家都在不同内容上多多少少有删减行为,没有一家完整播出单集45分钟,引发担任剧集监制、编剧的宁财神公开怒斥,借角色感叹电视台剪片太狠,以及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薄弱。

2015年初开始实施的「一剧两星」购剧模式很大地缓解了这一行业乱象,在当时被普遍看作是为相关部门进一步均衡卫视综合频道节目构成、强化综合定位、优化频道资源、丰富电视剧荧幕的对应方针。

但与此同时,新政带来的最直接结果是电视台购剧成本的提升,进而使得两方联播电视台针对同一剧集的抢跑现象进一步加剧,以及视频网站作为「一剧两星」之外的第三星正式入局联播竞争。编排弹性较大的视频网站没有与广告投放量紧密捆绑的收视率压力,剧集播放上往往更为完整,网台版本不一的普遍现象更是让传统电视平台在整体台网竞争中处于劣势。对比视频网站平台上同一剧集的TV版和DVD版,很多时候会出现TV版剧集数目更多但实际有效内容时长更短的情况。

出品方把片子交给电视台的时候是完整的,但是播出时就各有各的版本。据悉很多片方会在电视剧首轮发行的上星通知上写明「能删减剧情、不能挪动集数,尽量保证完整播出,剧情预告不得超过2分钟」等约定,但一般而言这些「约定」不构成法律效力,因此只是单方面的提醒。同时在总局层面,只监管播出内容(即针对「注水」),但针对「瘦身」并无明文规定。由上可见,对于台播剧删减播出行为缺乏明确播出管理规定。面对相较视频平台仍大部拥有有限播出权的电视台,缺乏对乱剪行为进行长效制约的体制建设。

行业无序,细思极恐

然而联播删减隐患重重。在内容层面,这是严重的侵权行为,但是由于国内版权经营理念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制作其版权经营常常出现混乱,发行期版权的深度开发也不够,致使电视剧集版权所有者不够明确,整体法律维权意识不强。

同时,在整体市场层面,联播删减是电视平台方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而展开的内容重构以及长度控制,加快故事进程,在主线情节上抢占「先机」。例如,《大丈夫》监制之一于金伟曾在采访中无奈有言,「最初我们还奇怪,明明同步播出的剧,怎么我们台的男主角还没进门,别的台就已经出门了呢。后来才发现,人家是把一些自认为节奏慢的过场戏给剪了,播出进度抢在前面,收视率也就自然上去了……」

甚至很多持有独播剧的平台方为了给所谓「大剧」播出争取时间,或当下同类竞争或黄金时段中做到先发制人,最终会在权衡后选择将原本正常播出的剧集匆匆收尾处理。

「一剧两星」新政依旧无力完全改变现状的原因,在于电视平台虽日益面临视频网站冲击威胁,但是上星剧的整体质量和认知扩散均是网剧所无法企及的。全年龄阶段内爆款破圈剧集大多来自电视平台,剧方与电视台播出方更多时候呈现出一种「和谐」的生意伙伴关系。面对不同电视台情况不一的编排需求,剧方会选择按照删减后的价格与播出方进行协商。真正对此愤愤不平的可能是先前不知情收看到删减版本的粉丝们吧。

删减行为在行业内的屡见不鲜也反映出了剧集内容本身存在的问题,鲜少有听到全民爆款剧遭遇大规模剪刀手的情况。制片方的妥协态度也出于对自身内容质量的不够自信。如果汇聚全体剧组创作努力的剧集结晶足够优秀到不能接受被删改的情况下,相信「尊重艺术」的态度和声援会成为行业基本面,删改行为也会越来越普遍地上升到法律层面。不要因为广泛宣传,而让「内容为王」成为自欺欺人的国王新衣。

编排+内容,多点发力

逢好剧多抢播的浮躁心态,反映出资本逐利下电视剧行业规范的缺位,也折射出国剧市场缺乏足够优质内容的尴尬。因此要有效遏制电视台的乱剪乱播行为,应多管齐下。

对于电视播出方,随着视频网站付费会员同步观看剧集的逐步普及,传统电视台应该在台网关系中看清现状。尽管在可预计范围内互联网平台和电视平台在剧集播出方面不足以出现一方完全替代另一方的独霸局面,但在长远来看,电视台还是要寻找到自己更大的产业优势。

电视台作为最直接面向全年龄阶段公众的媒体机构,需要综合考虑商业效益和社会责任,注重发掘电视剧制作、宣传、产品发行等环节中的盈利点,而不是只单纯依赖于播出环节的广告植入效益。面对因广告协商不一出现的播出删减行为,电视平台方应主动创造渠道告知观众,尊重观众知情权,稳住自家观众的收视需求,而不是等到观众发现后不得不承受「弃剧」的收场。

当然,这里有一个视频网站平台需要注意避开的「坑」——广播电视节目网络传播管理明确规定坚决杜绝节目以「未删节版」「删减内容」「花絮」等宣传名目在网上播出。因此网台若有意在完整剧集上实现平台联动,一定要保证其已被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审核通过的台播前提。

对于剧集制作方,还是应该努力生产高品质的内容,从上游环节的源头开始促进内容市场的有序竞争和良性发展,有信心和底气要求电视台完整播出;同时注意剧集全制作过程中的版权管理,每一步谁来担任第一版权责任人,这也是制片方减小损失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

对于政策主管方,根治全行业炮灰剪辑还是要细化播出管理规定,不仅管播什么,也要管播多少,通过加强执行层面的投入完善电视节目的播出体制建设,对侵犯著作权的行为采取必要的处罚措施;同时通过法律规定规范购片合同与播出相关的问题,长线培养健康的内容养成市场。

「一剧一星」的独播机制是否能够根治问题?如果电视台有意尊重版权,长线合理安排自身编排,那么答案应该是可以肯定的。播出平台与制作方和供应方紧密契合,定向合作,生产出更强调内容竞争优势的专属产品,从而减少为争取播出优势而产生的亚健康操作。需要承认的是,这里针对的主角是头部一线卫视梯队。

其实,「一剧一星」的设想对于二三线卫视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乐观地想,「一剧一星」建立在「一剧两星」基础之上,会进一步放大网络平台反哺二三线卫视的能力,通过内容驱动和跟播编排,在大剧影响力和视频网站会员增长间寻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但与此同时,基于二三线卫视日益窘迫的生存现状,自身财力基本不具备承担起「一剧一星」的能力,只好通过跟播编排更为完整版的剧集来获得二轮观看受众的认可。

1号结语

电视媒体的未来,有两个方向,一是独播时代,二是跨屏时代。电视台如果想要彻底告别「洗剪吹」的行业诟病,还是应该基于内容生产之上寻找到更为高级的盈利点,以及更尊重观众的内容呈现方式。后行业寒冬时代,秩序与环境被反复提及,平台方更应该在舆论向好之下向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存转型,实现电视平台受众拉新,在创新台网互动间寻求到自身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