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悬疑剧8.7分,低了

  这一季的日剧太精彩。

  在一所公寓里“交换杀人”的《轮到你了》,每集都让观众拿小本本做笔记推理;

  《坂道上的家》探讨“生而为母亲,对不起”,真实又压抑;

  《完美世界》讲述残疾人和健全人的爱情,美好的感情和无法忽略的现实把观众虐到窒息;

  《昨日的美食》在平淡温馨的柴米油盐中,告诉大家“每天在一起生活的那个人,是特别的”……

  今天,橘子君要继续为大家推荐一部高分日剧。

  《恶党:犯罪者追踪调查》

  这部剧的男主是东出昌大。

  没错,就是那个身高189cm,有颜有演技。

  跟174cm的妻子杏被称为“通天阁夫妇”。

  两口子每次同框,都是大型撒狗粮现场的东出昌大。

  前一阵,他还是《行骗天下》里敲可爱的小少爷

  一转眼,他又成了《恶党》里阴郁的侦探。

  话不多说,直接进入剧情!

  电视剧开头,猥琐男子在车内对女孩意图不轨。

  被及时赶来的警察抓个正着还在狡辩:

  -我们是你情我愿。

  -你情我愿人家为什么哭?

  -因为她变态,她就喜欢这样,对吧?

  女孩崩溃大哭。

  猥琐男吊儿郎当的嫌警察小题大做:

  我又没要她的命。

  听到这话,橘子君的拳头都攥起来了。

  但有人反应更快。

  他一把拽住猥琐男的衣领,掏出枪对准猥琐男:

  我要杀了你,我要一枪毙了你!

  这个情绪失控的警察就是本剧主角——佐伯修一。

  那天,他没有扣压扳机。

  但他的行为已经违反规定。

  他被免职了。

  距离脱下警服那天已经过去4年。

  如今,佐伯修一是HOPE侦探事务所的一名侦探。

  我们在影视剧里见过不少侦探。

  他们跟踪公众人物、偷拍出轨丈夫,调查案件真相……

  HOPE侦探事务所比较特殊。

  他们最火爆的业务是:加害者追踪调查。

  简单来说,就是帮受害者的家属,调查罪犯出狱后的生活。

  第一个委派人是一对看上去过分苍老的夫妇。

  11年前,他们的儿子细谷健太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每天放学都去打工补贴家用。

  发工资那天,一直霸凌健太的同学守在他回家路上,抢了钱并把他暴打一顿后扬长而去。

  第二天,18岁的健太的尸体被行人发现。

  后来,案件被侦破。

  凶手因为未成年没有被公开姓名,被送进少管所关了1年半。

  这对夫妇要调查的人就是当年害死儿子的少年坂上洋一。

  虽然坂上洋一已经得到法律制裁。

  但失去儿子的委托人无法接受。

  得知坂上近况后,委托人给佐伯修一提出请求:

  我该不该原谅他,以及,如果我要原谅他,请找出我可以原谅他的依据。

  如何判断是否应该原谅加害者?

  这是个难题。

  佐伯继续调查坂上洋一,发现他似乎并没有悔过之心。

  他不但靠“电话诈骗”发家致富,还在诈骗时用谎报健太的名字。

  在坂上洋一心里,健太的死只是他的不走运,他认为自己已经通过法律付出足够的代价了。

  调查结束,佐伯如实告诉委托人夫妇:

  换做是我,我无法原谅他。

  不久之后,坂上洋一被人用刀刺中,虽然没死,但半身不遂。

  凶手是11年前坂上洋一害死的男孩西谷健太的父亲,佐伯的委托人。

  被捕后,这位被一直困在儿子悲剧中的父亲对罪行供认不讳。

  他入狱了,他也放下过去了。

  用一个悲剧掩盖另一个悲剧,是皆大欢喜吗?

  佐伯接到了第二个委托。

  早见刚要调查害死弟弟的生母前畑纪子。

  20岁的前畑纪子是个不负责的母亲,只管生不管养,经常把孩子晾在一边。

  16年前年,前畑为了出门约会,把4岁的大儿子和1岁的小孩子锁在家里,2个月没回家。

  等到被人发现,1岁的小翼已经停止呼吸,4岁的小刚靠啃生米和纸巾、杂志撑了过去。

  这段儿时的经历一直是早见刚的噩梦。

  哪怕被救出来之后再也没有见过母亲,他一直被原生家庭影响着。

  女友怀孕,他非但不觉得欣喜,反而有些恐慌。

  佐伯根据各种线索,找到了前畑纪子。

  前畑跟过去简直两个样子。

  她再婚了,跟痴情老实的丈夫经营一家不大的便当店,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好太太。

  重点是,前畑的肚子很大,她要当妈妈了。

  听到这个消息,小刚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

  过了几天,他再次委托佐伯:

  我要去跟踪前畑,希望你跟踪我。

  虽说小刚强调就算出了事也请佐伯不要插手。

  但从他决定让佐伯跟着他那刻起,他就已经决定放下过去了。

  行动当天,小刚一路跟着前畑,进了便当店。

  前畑没有认出他,两人像普通客人一样对话。

  离开前,小刚停下了脚步。

  他定定地看着橱窗外的佐伯,突然转身对身后的前畑说了些什么。

  小刚说完毫不犹豫的离开,前畑颤抖着身体哭着道歉。

  佐伯追上阿刚问他到底说了什么。

  他说: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他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小翼的转世。

  他说:你要用生命去爱你肚子里的孩子,这样才是对我们的赎罪。

  过去这么多年,小刚走了出来。

  我们相信,他会成为好父亲。

  同样是“调查加害者”,两个委托人有两个迥然不同的结局。

  《恶党》向观众抛出一个疑问:

  在法律之外,我们应不应该宽恕加害人?

  把受害者家属和加害者双方的生活都摊开说,也让我们思考:

  连法律都决定不了的善恶,到底是根据什么决定的呢?

  第一个案件加害者曾对佐伯说:

  委托上门的时候,你的回答就已经注定了。

  我从最开始,就不可能被宽恕。

  佐伯也是有故事的人。

  高中时,她的姐姐被三个少年奸杀。

  因为未成年,三个凶手姓名、长相都没有被公开。

  倒是姐姐的笑颜被登在报纸上占据最大版面。

  凶手被法律和警察保护。

  佐伯家却被记者包围。

  少年佐伯修一不懂这个世界,他愤怒的质问父亲:

  为什么姐姐被杀了,却只有我们这么痛苦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佐伯做过警察、又脱下警服。

  成了如今凑合过日子,有些阴郁、有些颓废的私家侦探。

  他的人生,一直停留在姐姐被害那天。

  这些年,佐伯一直在偷偷调查那三个加害者。

  他到底要做些什么,恐怕自己也没想明白。

  但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些人永远也不配得到宽恕。

  无论加害人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谁也不能要求被害人家属必须原谅。

  就算和解,那也不是跟加害人,而是放过被噩梦困住的自己。

  最后一句

  这部剧最大的bug可能是总被特写镜头眷顾的大帅哥东出昌大。

  颓废造型过于迷人,橘子君多次看呆,险些错过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