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地久》国际获奖国内票房不佳 柏林影帝回应

  【文/观察者网 严珊珊】

  “诺兰有,我们也有”,“现在我们是在中国电影最好的时候,我相信将会更加地好”……

  在今天(6月16日)举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见面会上,本届金爵奖评委之一、柏林影帝王景春谈到中国电影发展时直言:“中国的电影工业和世界是同步的,基本上是同一个轨道。尤其是现在这种信息化时代,我们很多技术也能走在前面。”

  王景春表示,虽然像《地久天长》等很多在国际上获奖的中国电影在国内票房不佳,“但一个优秀作品不能用票房去衡量。当金钱成为价值观的唯一评判标准的话,那就挺没劲的了。”

  (视频/观察者网 张逸清,拍摄/严珊珊)

  6月16日上午11时,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见面会在上海召开,在见面会后的群访环节,提到中国电影拍摄的流程化和标准化时,担任评委的王景春表示:科技在进步,中国电影工业也在进步,现在的中国电影“基本上和世界是同步的,在同一个轨道”。

  王景春还以自己去美国南加州大学(USC)游学的经历举例,在参观了国外的拍摄过程后,他认为:“国外和我们其实是一样的,基本上是平步的,尤其是现在这种信息化时代,我们很多技术也能走在前面,像一些电影的IMAX,我们都可以做到。诺兰有,我们也有。”

  “现在是中国电影最好的时候。”王景春表示,自己见证过八十年代中国电影最辉煌的时候,也在刚入行时遇到了九十年代中国电影最低谷的时候,那时候很多电影院关门了,电影工作者生存状况艰难,但到了如今,又看到中国电影重新走向辉煌,“现在我们是在中国电影最好的时候,我相信将会更加地好。”

  谈及新人导演的创作机会,王景春也直言:“比我们那个时候好太多了!”他回忆,在过去,电影工作者只能分配到电影厂才能从事这一行业,“从场记,到副导演,才能到导演,这个道路太漫长了!现在,你有好的想法,你有好的创意,而且你有很好的功底,你可以通过各种平台来完成你的作品。”

  说到中国新生代导演和第五、六代导演的区别,王景春忍不住称赞起来,他觉得新生代导演百花齐放,“每个人路子都不一样,而且都特别好”。他补充到,“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思考的问题和环境,所以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就是最新鲜的。”

  被问及自己主演并在柏林封帝的《地久天长》等影片,虽然在国际上有很好的声誉,但在国内却票房惨淡的现象,王景春回答到:“其实现在环境是挺好的,但一个优秀作品不能用票房去衡量。当金钱成为价值观唯一评判标准的话,那就挺没劲的了。”

  王景春认为,很多在国际上获奖的作品都会在国内遭遇票房不佳的问题,“这个问题就像小火慢炖”,有人看过一部觉得喜欢,再去看第二部第三部这样的电影,情况会慢慢改善。

  (视频/观察者网 张逸清,拍摄/严珊珊)

  采访中,对于第二次在上海电影节做评委的经历,王景春也难掩喜悦之情:“我觉得特别有意思,能够看到不同风格,不同题材的片子,还能跟杰出的电影人在一起交流,有些时候还会有争吵,挺有意思的。”提到审片,王景春直言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享受的过程”,他可以一天阅片三部,而且没有人打扰他,因为这是他“必须完成的工作”。

  金爵奖剧情片单元评委会见面会

  当天,与王景春一起出席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见面会的,还有本届金爵奖剧情片单元、纪录片单元和动画片单元的其他评委,包括剧情片单元评委会主席努里·比格·锡兰,导演编剧拉吉库马尔·希拉尼和中国演员赵涛等国际知名影人。

  金爵奖剧情片单元评委会

  金爵奖纪录片和动画片单元评委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