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10亿美元,百丽欲拆分子公司再度IPO,下半年香港上市

  作者 |云迦尔

  中国最大的鞋履零售商百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百丽国际)计划将旗下运动业务在6月底正式提交赴港IPO申请,预计募资10亿美元,最快在2019年下半年完成上市。

  据最新消息,百丽国际已聘请美银美林和摩根士丹利为其安排IPO事宜。

  在业内人士看来,投资人需要回收资金,此外,目前运动行业仍处于上升势头,应该是百丽控股急于上市的主要原因。

  高瓴全面渗透,百丽欲重返资本市场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18年5月,百丽就曾传出将拆分运动业务上市的消息。据消息人士的说法,私有化后的百丽控股大股东高瓴资本和鼎晖投资,考虑将百丽集团旗下运动业务拆分,并最早于2019年赴港上市,募资10亿美元。

  分析人士指出,市场前景广阔、业务发展持续向好,可能是百丽想要让运动板块单独上市的主要原因。

  据研究机构欧睿国际的数据,百丽控股的运动业务占中国市场6.7%的份额。目前,中国市场排名前五的运动品牌分别为阿迪达斯、耐克、安踏、斯凯奇、李宁。而百丽同时代理着耐克和阿迪达斯的中国业务。欧睿国际预计,中国运动市场规模将从2018年的400亿美元增至2023年的580亿美元。

  运动服装业绩回暖的明显趋势,加上高瓴资本的全面渗透,坚定了百丽国际重返资本市场的信心。

  百丽国际退市前的财报显示,其运动服饰业务以227亿元营收超过传统鞋履。2017财年,百丽国际的收入增长2.2%至417亿元,其中,运动和服饰业务收入15.4%的增幅抵消了鞋类品牌10.0%的收入跌幅。

  私有化后,百丽的运动服饰业务依然保持较快增长。2018财年集团终端零售总额超500亿元,利润增长率达到双位数。鞋类业务止住了连续3年的下滑态势,并取得一定销售增长。运动业务的利润和销售取得超过20%以上的增长。若以 20%为基数计算,运动业务2018财年的收入约为273亿元,利润约为13亿元。

  如此看来,百丽国际以拆分的形式IPO,并不意外。

  高瓴、鼎晖等曾共同主导百丽私有化

  2017年7月27日,百丽国际宣布在港交所退市。

  百丽私有化的特殊之处在于,这是一起由私募投资机构主导的私有化案例,高瓴资本成为百丽的控股股东,而百丽曾经的实控人退出。

  高瓴资本联手鼎晖投资,以及百丽国际的执行董事于武和盛放组成的财团以68亿美元(531亿港元)完成对百丽国际的私有化。

  这一交易额创造了港股史上最大的私有化记录,但与百丽国际巅峰时期近1500亿港元的市值相去甚远。

  私有化后,高瓴资本持有公司57.6%的股份,鼎晖投资持有11.9%的股份,参与私有化财团的公司管理层,包括于武和盛放共持有30.5%的股份。

  百丽私有化的主推动者和主要买方之一鼎晖投资曾是百丽上市前的投资者,在百丽2013年收购日本Baroque集团的交易中,鼎晖投资也是参与者。

  主要买方高瓴资本此前虽与百丽并无交集,不过其曾参与过多起中国在海外上市企业的私有化交易,包括2015年药明康德的私有化。

  在高瓴资本控股百丽之前,多家媒体报道称百丽是被迫退市,百丽要倒闭了,昔日鞋王失败等。

  百丽当时的一些问题,从高瓴的角度看,反而成了张磊口中的“宝藏”。张磊认为,百丽直营门店每日600多万的进店人数,相当于互联网概念中的600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而科技公司口中的互联网理念,不管是C2M(Customer-to-Manufacturer,顾客对接工厂),还是快时尚供应链、无缝链接,唯一有机会实现的公司就是百丽。

  百丽有着生产商、渠道商和供应链的一体化优势,这对高瓴来说,就有了改造的先决条件和空间。

  买下被市场低估的公司,通过精英治理取得巨大的经济回报。这是3G资本、KKR、黑石等资本帝国的惯常做法。但在中国,并购多发生在企业与企业之间,而且是2010年以后频繁出现。资本亲自下场,涉足实体经营,尤其零售,并不多见。张磊的逻辑是,商业模式创新已触底,技术创新对实体商业的精细化改造是未来的价值所在。

  每个传统行业都值得用互联网重做一次

  百丽国际是一家香港企业,创立于1991年,是最早在中国大陆做内销的鞋类品牌。在中国大陆零售市场还未完全放开的时候,百丽以独家代理的方式扩张零售网络。到2004年零售行业完全放开,百丽已经控制1681家零售点,取得了无可撼动的领先优势。2006年百丽营业收入达53亿港元。

  2007年,百丽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上市后增长势头迅猛,2011年营收达到290亿港元,同期净利润也从9亿港元增长到42亿港元,曾连续12年居于中国女鞋销售榜冠军,巅峰时期占据了女鞋市场一半的份额。

  随着中国消费环境的变化,跟所有以百货渠道为主的品牌一样,百丽也受到了冲击。百丽曾做过电商试图扭转局面。早在2008年,百丽就成立淘秀网,试水垂直鞋类电商。到了2011年,又成立了垂直B2C网站优购网,旗下品牌也先后在天猫等电商平台进行布局,但当时的成效并不显著。

  2017年,百丽国际的退市,引发了外界众多猜测。

  公司的决策者在给员工的公开信中谈到,私有化后,公司可以不再纠结于短期的业绩回报,更好地整合资源,集中精力于公司最亟待解决的转型问题。

  通过私有化成为百丽国际最大股东的高瓴资本,之前投资过不少高科技公司,创始人张磊专注新消费和零售领域已久,对于百丽国际需要向“+互联网”方向转型显得十分坚定。

  百丽退市后便开启了转型,但是始终保持低调。从其2018年双11成绩单来看,还算亮眼,“12000家店参与到其中,线上线下已经打通”,百丽国际庞大的线下零售网络被数据化赋能后,成为了转型重要的助推力。

  2018年双11,百丽集团鞋、体、服三大业务线上销售突破9.68亿元,同比增长71%,同期线下销售增长超过18%,创下单日销售额新纪录。

  百丽希望依靠前沿数字技术做出行业洞察,从本质上优化成本效率结构,推动整体供应链的升级。基于此,构建了多维数据的智能门店决策平台、为店员提供货品管理等工具包、通过大数据洞察优化货品安排、借助精益管理提升供应链能力等。比如,通过鞋内植入RFID芯片去捕捉消费者在线下店的试穿率数据,通过每双鞋被消费者拿起观看、试穿、试穿之后是否购买等数据,分析原因,改进产品设计。

  百丽和腾讯的背后都有高瓴资本的投资身影,近年来,二者也有合作。

  腾讯旗下的优Mall通过对门店消费者数据,包括进店转化率、停留时间、基础属性、VIP识别等的收集、筛选、分析、研究,帮助百丽门店进行人员调配、陈列调整、货品更新等优化管理,使门店的产品和服务更加精准,提升消费者购物体验,进而提高店铺运营效率、增强店铺安全保障。

  当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以后,每个传统行业都值得用互联网重做一次。百丽能否借助高瓴资本整合的科技力量收复失地,还难定论,但至少让外界看到了科技助力传统产业升级的巨大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