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有名的父子官,号称大小丞相,百姓:他们都是大奸臣啊

父子官是一种独特的社会现象。父与子同时同地为官,不仅违背了干部任用的选拔回避关系,而且在后期还常常伴随着贪腐、寻租、揽权等不良现象的发生。父子官在现代已经逐步失去存在的土壤,但是在古代皇权社会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父子官的现象不可避免,甚至屡见不鲜。

明代严嵩、严世蕃就是这样的父子官代表。无论在朝廷,还是在民间,他们被定义为罪大恶极的奸臣。

《明史》称严嵩“惟一意媚上,窃权罔利”,为明代六大奸臣之一。他的儿子严世蕃则奸猾机辩,通晓时务国典,虽然有才,却形貌高瘦,眉目疏疏,声洪而尖,活脱脱一副奸臣模样。

严嵩是弘治十八年(1505年)乙丑科进士出身。同年,被为庶吉士,后被授予编修。此后,严嵩得了一场大病,退官在江西老家静养10年。退官养病期间,严嵩还时常为袁州府纂编府志,任总纂。

从起点来看,严嵩是比较有才的。严嵩退官10年,躲过了一个个浩劫,也让他的人生迎来了转机。当时刘瑾弄权,党同伐异,权擅天下。严嵩刚好躲过了这一切。刘瑾与其党羽被灭后,严嵩则北上顺天,正式复官,在翰林院任职。此时,严嵩有意向自己的同乡、礼部尚书夏言靠拢。

当时,明世宗朱厚熜好长生不老之术,沉迷道教,迷信方士,长期不理朝政,并交由朝臣全权处理。皇帝好道,礼部尚书夏言自然是投其所好,也深得宠信。严嵩瞅准机会,拼命讨好,不断为自己的仕途添加筹码。

攀附夏言后,严嵩步步高升,历任南京翰林院侍读、国子监祭酒、南京吏部尚书,后来直接升任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与朱厚熜的接触开始频繁起来。朱厚熜迷信道教,尤为重视礼仪,对严嵩自然高看一眼。不出数年,严嵩加少保、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此时严嵩步入了入阁,进入了大明帝国的权力核心。

严嵩得势后,便面露狰狞,展示了不可一世的姿态。他攻击夏言,迫害忠臣,对上则极尽谄媚,深得皇帝欢心。一时间,严嵩得势得意,出任内阁首辅,从此擅专朝政。严嵩在任上,先后除掉了夏言、仇鸾等政敌,朝中无人能敌。为了稳固权力,严嵩对于弹劾他的人,还以残酷的打击,轻者罢官,严重的砍头。大名帝国的官场被他搞的乌烟瘴气。

严世蕃是严嵩的儿子,正是在严嵩得势时走入公众视野。严世蕃这个人“短项肥体,眇一目”,样貌很是不堪。严世蕃步入仕途,并未经过严格的科举考试,而是以严嵩的名势,先入国子监读书后为官,后迁至尚宝司少卿。

严嵩年老时,便提拔严世蕃协助掌权,严世蕃任工部侍郎。严嵩专权,但还是有所顾忌,比如皇权他是万万不敢碰的。但是严世蕃却全然不顾这些,他收买左右宦官,密切监视皇帝日常起居,为严嵩讨好皇帝,巩固权力提供可靠的情报来源。严世父子权倾朝廷,人们称之为大小宰相,更有大臣嘲笑“皇帝不能没有严嵩,严嵩不能没有儿子。”

除了取得皇帝的绝对信任外,严氏父子通过把持着朝中官吏的任免升迁,依靠品评官员,聚揽大量家财,以至于达到富可敌国的程度。

严氏父子为祸害朝廷几十年,嚣张跋扈,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多少年来,很多人弹劾严嵩,但都无疾而终。令严嵩父子没想到的是,严世父子还是因道士蓝道行的几句话而倒台,严世蕃被判斩首,严嵩被没收家产,削官还乡,两年后在贫病交加中死去。这对父子官掀起的朵朵浪花终于消失在大明波涛汹涌的长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