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丝绸之路 一场由无业游民推动的历史变革

大家知道,自公元1492年哥伦布开启欧洲大航海时代之后,真正对这段历史起到推动作用的其实是大量的欧洲无业游民甚至罪犯。 而在此1600多年前的中国,也有类似的一幕——推动开辟丝绸之路的,是大量汉朝的“贫人子”以及“妄言无行之徒”,也正是这些缺乏引导、没有纪律的开荒者在给整个中国历史立下汗马功劳的同时,也给汉朝在西域的声誉带来了负面的影响。

张骞西行

在之前文章中,国史君(国史通论)讲到,汉朝得以开辟丝绸之路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在对匈奴的全面战争正在进行且日渐激烈之际,汉朝得知了西方尚有一个曾经强大的大月氏国与匈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奴破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月氏遁逃而常怨仇匈奴,无与共击之),所以,汉武帝决定派遣张骞出使西域,联络大月氏,共同夹击匈奴。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张骞受命带领一百多位使者,以匈奴人堂邑父为向导,开始了他的第一次西行。

这场被司马迁称为“凿空”的旅途注定是充满坎坷艰险的,张骞等人历经十三年,突破各种险阻,最终和堂邑父二人安全地回到了长安城(骞行时百余人,去十三岁,唯二人得还)。他们几乎是空手而归,但带来的却是中华千年来未有之大变局:张骞回国后给汉武帝作了一份正式的报告,其中有两个重要信息:第一、大月氏已经“乐不思蜀”,他们已经忘记了与匈奴的仇恨(地肥饶,少寇,志安乐,又自以远汉,殊无报胡之心),对联合汉朝共同夹击匈奴的计划并没有多大的兴趣。第二、西域各国的地理人文以及与匈奴的关系,我基本上都打探清楚了!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为了联络乌孙以及宣扬大汉国威,张骞率领三百余名随从以及大量财物,开始了第二次西行。这次,汉朝才真的在西域建立了威信,此后一年多中,西域各国与汉朝开始了频繁的往来(其后岁余,骞所遣使通大夏之属者皆颇与其人俱来,于是西北国始通于汉矣),丝绸之路逐渐发展起来。

开拓时代

自博望侯开外国道以尊贵,其后从吏卒皆争上书言外国奇怪利害,求使。天子为其绝远,非人所乐往,听其言,予节,募吏民毋问所从来,为具备人众遣之,以广其道。

随着西域各国与汉朝建立联系,汉朝也开启了大规模开拓西域的序幕。张骞因为出使西域有功而被封为博望侯,随从他出行的副使们为了谋个一官半职也开始争相上书请求出使西域,汉武帝为了开拓这条历史性的道路,对主动请缨者基本上是来者不拒。

汉朝因此而得到了三个好处:第一、西域的苜蓿、葡萄、汗血马等物开始流入中国,汉朝与西域的贸易活动逐渐展开,双方互通有无、互利共赢。第二、汉朝开始与乌孙国和亲,共同牵制匈奴。第三、也是最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汉朝开始在西域设置常驻官员,派遣士卒在西域屯田,在中国历史上首次将西域纳入中原王朝的势力范围。

负面影响

但是这个开拓时代辉煌的背后,依然存在着很多负面的影响,《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

来还不能毋侵盗币物,及使失指,天子为其习之,辄覆案致重罪,以激怒令赎,复求使。使端无穷,而轻犯法。其吏卒亦辄复盛推外国所有,言大者予节,言小者为副,故妄言无行之徒皆争效之。其使皆贫人子,私县官赍物,欲贱市以私其利外国。外国亦厌汉使人人有言轻重,度汉兵远不能至,而禁其食物以苦汉使。汉使乏绝积怨,至相攻击。而楼兰、姑师小国耳,当空道,攻劫汉使王恢等尤甚。

总的来说,汉朝开拓丝绸之路之初带来的负面影响包含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汉朝派遣至西域的使者大多是无以谋生的贫家子弟,他们虽然是出国办公事,但主要目的依然是谋私利,汉朝送给西域各国政府的礼物甚至都会被这些使者当做私货牟利,这就难以达到汉朝派遣他们联络西域各国的预期效果。又由于西域“绝远”,汉朝对使者在西域的犯法行为并不能施行有效的管理。

第二、这些汉朝使者除了对内的犯法行为之外,还凭借强盛的汉王朝为后盾,对西域各国颇不尊重,导致西域列国对汉朝颇为不满以至于开始对汉朝施以报复,比如故意不卖给汉朝使者食物甚至发兵劫掠汉使。

第三、汉朝对这些顽劣的使者也没有办法,毕竟受过“良家子”大多不愿意去西方苦寒之地,所以汉朝只能给这些触犯法律的汉使处以严厉的惩罚,并将出使西域作为他们赎罪的方式之一,这就让之前的两种负面影响进入了恶性循环。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负面影响,就是汉朝开拓丝绸之路的本意是拉拢西域各国共同抵御匈奴,但汉朝使者的一些恶劣行径导致汉朝失去了很多本来可以团结的盟友——他们因在西域受到“欺负”,回来就给汉朝廷告状,说这些西域国家非常弱小且灾害不断,应该乘机出兵征服(使者争遍言外国灾害,皆有城邑,兵弱易击)。其结果就是“天子以故遣从骠侯破奴将属国骑及郡兵数万,至匈河水……虏楼兰王,遂破姑师。因举兵威以困乌孙、大宛之属”,汉朝对西域的战争最终以李广利的失败而告终。这些西域国家本来都极有可能成为汉朝的盟友,却被逼投靠了汉朝的敌人——匈奴。

张骞的“凿空”之旅让汉朝开辟了丝绸之路,进而与西域各国建立联系,而这场变革最初启动之时却是筚路蓝缕。汉朝因大规模派遣无组织、无纪律的“妄言无行之徒”出使各国,导致汉朝对西域国家发动了本来没有必要的战争。但是开辟丝绸之路的历史功绩是不容任何人抹煞的,这可能就是庄子所说的“始生之物,其形必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