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冯唐:成功不可学,而成事可学

燕都融媒体记者 宋燕

作家介绍

冯唐

1971年生于北京,诗人、作家、商人

1998年,获协和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博士

2000年,获美国埃默里大学MBA学位

2000—2008年,麦肯锡公司全球董事合伙人

2009—2014年,华润医疗集团创始CEO

2015年始,从事医疗投资

已出版作品

长篇小说《欢喜》《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北京北京》《不二》《女神一号》

短篇小说集《安阳》《搜神记》

散文集《活着活着就老了》《三十六大》《在宇宙间不易被风吹散》《无所畏》

诗集《冯唐诗百首》《不三》

译著《飞鸟集》

图书简介

《成事》

少数人为什么能成事?为什么能持续成事?为什么能持续成大事?而多数人,手里一把好牌,为什么就总是出昏招,就总是打不赢?还有一部分成过事的人,暂时挫败之后、暂时成功之后,为什么就彻底慌了,就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继续做了?

《成事》以梁启超编选的《曾文正公嘉言钞》为底本,集合曾国藩、麦肯锡、冯唐个人过去二十年的管理实践,提供了简单实用的成事方法论,帮助中国管理者克服心魔、带领团队,成事、持续成事、持续成大事。

著有《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北京北京》等作品的冯唐,是一名文艺作家,这常常让人忽略了冯唐的另一个身份,是前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华润医疗CEO、中信资本高级董事经理,在医疗投资领域卓有成绩。

在过去的著作中,冯唐极少谈及自己的工作和管理经验,但在他最新出版的新书《成事》中,冯唐首次全面系统地对自己二十余年的管理经验进行总结,他围绕企业管理、个人管理等多个角度,对《曾文正公嘉言钞》进行了细致的品读。冯唐将这本书中的方法论称之为“成事学”。他认为,成功不可学,而成事可学。

5月25日,冯唐的新书《成事》首发签售会于北京举行,冯唐与现场读者分享了本书的创作缘起和写作心路。

做事本身是一门学问

记者:《成事》是一本管理类的书籍,您出书20年写了那么多文艺类的书,为什么第一次写管理类的书?

冯唐:我一直试图找几本适合中国管理者读的管理类书,不是那些百度一下就可知的知识类书,不是那些MBA教的基本管理学框架(战略管理、组织行为学、市场营销、报表分析、公司金融、衍生品、税法、审计、中级会计等等),不是那些把一个简单管理工具拖成一本冗长说教的时髦书,而是那些真的能指导中国管理者克服心魔、带领团队、穿越两难迷雾的管理类书。

可惜的是,我在中国的书店里找不到,我在欧美的书店里也找不到,一本也找不到。于是我决定自己写一本。

记者:这本书算是您在麦肯锡工作近十年的总结吗?

冯唐:主要的信息来源有三块,一块是我从初中到现在一直在读的中国历史之魂,包括《资治通鉴》《二十四史》,包括曾国藩的书,他自己加上幕僚这一辈子大概写了2000万字。

第二类信息来源是我做了近十年的麦肯锡咨询顾问,从2000年到2009年,他的方法论和怎么看待问题,怎么推出答案,怎么收集信息,等等。

第三类信息来源是从2000年一直到现在做咨询顾问,看到中国这么多企业,以及2011年创办华润医疗到现在做医疗投资,我自己在中国这20年的管理实践和一些心得体会。

记者:您从多大的时候开始读曾国藩的书?为什么喜欢读他的书?

冯唐:应该是在高中,最晚是在大学二三年级,读他的书主要是两方面原因,曾国藩没有活多长时间,《成事》不是讲长寿的,他40岁之前从一个小镇青年到北京变成清朝年纪最轻的部级官员,40岁到50岁拼命杀敌,50岁到60岁,他主要做的是洋务运动发起人之一,包括把年轻有为的聪明小孩送到国外读书,包括把一些机器制造和轮船制造引到中国来,包括翻译一些书籍。

我喜欢曾国藩的书,一是因为他成了很多事,即使在晚清那么没落的成事环境里,二是因为他跨界,从一个人做事到带那么多人,我觉得那是很令人感动的,他做的事让我感觉到做事本身是一门学问,做什么事都是如此。

记者:您认为曾国藩具备哪些特质使他成功?

冯唐:男人里面的确有一小群人是想成就事业的,早期投资的时候发现有些公司战略不清晰,业务不顺的,你只能看创始人和创作团队,看他们是否具有三个A的特质,一个A是非常有攻击性的,非常好胜,非常有拼劲。第二个A是他愿意获得,他有一定的贪婪心,有好奇心。第三个A是贪得无厌,你本来有一间房就够睡了,但还想要有10个,像西西弗开10家店还不够,想要开100家店,这类人是倾向于成事的。

记者:这些特质你觉得自己具备吗?

冯唐:年轻的时候具备,现在不行。

读曾国藩的书 最多、最有收获

记者:为何要选择《曾国藩嘉言钞》作为学习的样本?

冯唐:曾国藩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在晚清的混乱局势里都能做到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名臣,他的著作中蕴含着非常完整的成事方法论。我不得不承认,我读曾国藩的书最多、最勤、最有收获。

《道德经》《论语》太久远了,和现代困扰脱节太多。《二十四史》偏学者书,写书的人没成过什么事儿,甚至没干过什么事儿,没被成事的难处反复困扰,读的时候总觉着写书的人有层纸没捅破、也没能力捅破。《资治通鉴》是部伟大的书,可惜就是太长,而且受限于编年体的体例以及写史人的矜持,司马光及其团队心里要说的很多话没有在书里直接说出来。

相比之下,在成事一项上,曾国藩就鹤立鸡群,千古一人。他为师为将为相,立德立功立言,救过中国几十年,写过几千万字(不确定多少是他写的、多少是幕僚写的)。更重要的是,他做实事,在非常难做事的晚清,他持续做很多的实事,而且,他写的东西都围绕着如何成事,提供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方法论和修炼法门。

每次翻开他的书,功过且不论,满纸背后都是:成事!成事!成事!

可惜的是,他留下的文字太庞杂,他没太多管理学基础,他写的东西常常还是不够坦诚直接,和现代人有隔阂。

为了不太唠叨,为了有一本中国管理者能反复翻的书,我写了这本书:以梁启超编选的《曾文正公嘉言钞》为底本,以成事为主旨,从现代管理角度品读。

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解读,使更多人了解并学习到成事的原则。

记者:《曾文正公嘉言钞》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冯唐:《曾文正公嘉言钞》是梁启超在1916年从《曾国藩全集》中摘抄的有关励志、勤勉、坚毅等方面的实用内容,精心汇集成的一部语录集。

在品读的过程中,我保持了原书的汇编思路,没有试图建立一个不重不漏的体系,而是以一句一篇的形式进行读解。

总结归纳难免遗漏和变形,不如像草木流水一样把文字放在这里。读过之后,读者自然有自己的总结归纳,或者有再读一遍的欲望。

我认可的成功是 能让世界更美好

记者:您为什么说,成功不可学,而成事可学?

冯唐:成功和成事有很大的不同。我一直认为,无论多少人误导,成功是不可学的。多少成功的人号称自己有多牛,多有钱等等,让他们摸着良心问自己,如果让你重新来一遍,你是不是能复制自己的成功,80%的人会说NO。

佛法讲诸事无常,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地点经过这么多年能成功,这是一个小概率的极其偶然的事件。成功不可学,甚至不可复制,但成事可以。成事英文翻过来更加具体一点,简简单单老老实实把事干成,规定时间规定地点按照一定服务水平,你把服务完成,把产品做到。

记者:您认为成功是什么?

冯唐:成功说白了就是有钱有名叫做成功。

但我认可的成功是真的能让世界更美好,哪怕你做一杯咖啡比别人做得好喝。

记者:您之前写了很多文艺书,这本是管理书,写这两类书的感觉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吗?

冯唐:写作文艺书时我自己特别爽,这本书是总算写完了,它是事后爽。我年岁渐长,我不爱说话。比如有团队和投资企业,给你一本书,如果你认可,咱们用这个方式来做事,省得我叨叨,怎么管人、怎么管自己、管项目,那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