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局势或进入缓和期 美俄持续博弈

据西班牙《阿贝赛报》报道,美国已经改变了对委内瑞拉政策的步调,快速推翻马杜罗政府的施压高潮已经过去。马杜罗方面则通过重新开放与哥伦比亚和巴西的边境来表明委内瑞拉已经恢复“常态”,而此前对谈判始终保持沉默的瓜伊多也已经松口承认了挪威斡旋委内瑞拉危机的可能性。

美俄持续博弈

委内瑞拉问题从一开始就不是简单的双边问题。今年3月份,据埃菲社援引委内瑞拉《国民报》报道,两架俄罗斯军用飞机抵达委内瑞拉最主要的迈克蒂亚国际机场,军机上载有近百名俄罗斯军人和大约35吨物资。

之后,美俄双方就委内瑞拉局势展开反复拉锯。在委内瑞拉国内,现任总统马杜罗与反对派领袖瓜伊多的对峙也逐渐白热化。

4月30日,对峙达到顶峰。德新社报道,当天,自命为委内瑞拉“临时领导人”的瓜伊多表示,推翻马杜罗总统的计划开始进入“最后阶段”。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先后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对瓜伊多的支持。

但情况并没有如其所愿。委内瑞拉常驻联合国代表萨穆埃尔·蒙卡达随后宣布,外国势力企图在委内瑞拉煽动内战,从而为外国军事干预打开方便之门。但这场图谋宣告失败,委政府阻断了扰乱公共秩序的不安定因素,委全境处于“完全正常的状态”。

随着瓜伊多远遁,委朝野间谈判在挪威展开,4月30日的行动被定义为一场“未遂政变”。

中国前驻委内瑞拉大使王珍表示,通过4月30日的委内瑞拉的“未遂政变”,美国看到马杜罗政府手中还有很多牌,简单的施压、逼迫不足以迅速达到目的,美国可能正在转换思路。

稳定是民心所向

王珍表示,4月30日以来,委内瑞拉局势进入相对平静,有其多方面原因。

其一,马杜罗政府尚掌握国家力量。瓜伊多的“未遂政变”表明,马杜罗政府依然掌控国家,并且掌控度不低。瓜伊多不可能一夜之间取而代之。

其二,稳定是民心所向。进入新世纪以来,委内瑞拉局势就一直处于动荡中,街头政治屡见不鲜。委内瑞拉人民对这种局面早已厌倦,迫切希望局势稳定,改善民生。这是委国内双方及美俄都不能忽视的。

其三,国际社会的影响。欧洲等国虽然与美国保持一致,都敦促马杜罗下台,但更强调程序正义,呼吁进行符合法理的选举。挪威能成为斡旋委朝野的中间方,与此不无关系。此外,伊朗局势日渐紧张,美国的军事准备向中东倾斜,不得不暂时减轻对委内瑞拉的压力。

“委内瑞拉的平静有多方面支撑,或许还会继续维持。这对委内瑞拉人民是件好事”。王珍说,“但缓和并不意味着美方放弃了高压政策,缓和也可能仅是两次极端行为间的克制阶段。”

一切皆有可能

对委内瑞拉局势而言,一切皆有可能。“如果委朝野双方能够继续谈判,宪法应当成为双方共同的依据。”王珍说,“根据宪法组织选举,国际社会予以监督,应是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对委内瑞拉未来而言,一切可能都不容易。王珍指出,马杜罗政府作为执政方,应作出更多努力来维持局势稳定。瓜伊多作为在野方,应成为负责任的反对派,不能任由局势动荡。

委内瑞拉的稳定还事关拉美局势。据报道,委内瑞拉已完成退出美洲国家组织的所有规定程序,马杜罗表示,委内瑞拉彻底脱离这个“屈从于美国利益”的地区组织。

拉美地区向来存在左右翼的对立,委内瑞拉局势加剧了这种对立。

王珍指出,拉美地区正处在百年难遇的发展期,不论左右翼,都不愿意破坏这种发展势头。因此,许多拉美国家旗帜鲜明地反对委内瑞拉的动荡。巴西、哥伦比亚等国更要避免城门失火。

与此同时,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并没有结束。有消息称,华盛顿对委经济制裁正逐渐深入,或将导致委经济恶化。王珍表示,制裁是真正的高压,委内瑞拉的稳定还任重道远。(尹昊文)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6月18日 第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