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说唱》又来了,这次“说唱”real了吗?

走到第三年的《新说唱》,已经不想再用一种文化的调性,去人为干预今年的节目是“peace”的还是“diss”的。

作者 | 周矗

编辑 | 铁林

5月9号,《中国新说唱》总导演“胖虎”(车澈昵称)在微博上发了一封检讨信。

在信中,他用“半检讨半炫耀”的方式,细数了2018年《中国新说唱》第一季的几大罪状。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中国新说唱

这不禁让人回想起,两年前那个被说唱燃烧的夏天。

2017年,国内首档聚焦说唱文化的音乐节目《中国有嘻哈》横空出世,把那群只在“地下”玩说唱的rapper和说唱文化带到了地上。“real”“diss”“beef”等说唱文化迅速刷新大众认知。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那一年,“freestyle”一夜出圈,冠军GAI(周延)出EP拍电影上综艺,欧阳靖和艾福杰尼从选手变成了选秀节目导师,VAVA(毛衍七)还在全球华语金曲奖上玩起了“拒领”。

说唱歌手纷纷走进各大音乐节,Live House,音乐综艺,还走进了人们的歌单。突然之间,每个热爱音乐的人都有了自己喜欢的说唱歌手。

“说唱”火的猝不及防,但劲头正盛时,问题也随之而来。

2018年,《中国有嘻哈》以《中国新说唱》的姿态回归后,正像检讨信中说的“胆子小”,只把说唱变成了一种音乐形式,却把最酷的“说唱灵魂”给搞弱了。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豆瓣网友说Bean这样评价《中国新说唱》:“感觉变成名校有嘻哈,你和我互夸,love peace没有diss,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说唱。”

到了2019年,“胖虎”立下了一个新的FLAG: 2019年,《新说唱》将回到一个real选秀节目该有的样子。这一次,要还原最正最swag的说唱音乐和青年文化。

6月14日,《中国新说唱》2019(以下简称“《新说唱》2019”)就在“突然官宣”的情况下开播了。仅从第一集来看,走到第三年的说唱综艺,真的把说唱文化的“real”带回来了吗?

“real”不是吵架

节目第一集,Diss和Diss back回来了。

《新说唱》2019恢复了《中国有嘻哈》体育馆海选的环节。在热狗和张震岳海选时,已经拿到链子的孙旭反复要求,再给OG(老炮)孙骁和雾都一次机会。

台下的选手黄旭却十分看不惯,直接对着孙旭呛到“孙旭你该把你的(链子)让出来”“我觉得你没有他们说得好”。孙旭不服,一下子怼了回来“我觉得你也不太硬”。

图片来源:爱奇艺播放页面截图

“黄旭VS孙旭”这一“二旭之战”,似乎还原了两年前《中国有嘻哈》第一集里的火药味,让许多“吃瓜群众”再次兴奋起来。

“他们是自然发生的,刚好记录下来了,没有别的考量。”《中国新说唱》2019总监制、总制片人陈伟认为,冲突只要是基于比赛本身的竞争,而不是人身攻击的话,就应该被真人秀还原。

那么,“还原冲突”是否就是《新说唱》2019 keep real的方式呢?

陈伟却给出了否定答案。他提到,《新说唱》2019的“real”,在于还原这个节目本该呈现出的特别年轻,特别张扬,特别有态度的一种年轻的方式,而不是单纯的吵架。

“如果要是吵架的话,菜市场里面全是real。”陈伟说。

走到第三年的《新说唱》,不想再用一种文化的调性,去人为干预今年的节目是“peace”还是“diss”。真实的,参差多态的说唱文化,才是节目组今年所定义的“real”。

“这个文化本身的元素都已经表达出来了,real、peace&love、respect,可能今年还有punchline(点睛之笔)。”说到这,陈伟和车澈这对奋战“说唱”三年的老搭档一起笑了。

黄旭和吴亦凡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中国新说唱

除了选手之外,今年明星制作人的“人设”也变了。

往年严厉地纠结选手“没有freestyle”的吴亦凡,在海选中却突然变“温柔”了。选手鹅包紧张忘词,吴亦凡一边微笑地安慰选手“没关系没关系”,还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可惜的是,鹅包第二次表演再次忘词,面对这种严重失误,吴亦凡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并连声感谢他的表演。

《中国新说唱》2019总导演车澈觉得,吴亦凡的温柔其实代表着,他的内心更坚定了。

把“freestyle”“skr”带出圈的吴亦凡,是四位明星制作人中最有“流量”的那个,也是争议最大的那个。经历了网络暴力和鬼畜视频的洗礼后,他带着自嘲的音乐作品“大碗宽面”,再次回到了《新说唱》的舞台。

吴亦凡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中国新说唱

“其实(变化)一部分源自于创作,一部分是生活,一部分是成长。”吴亦凡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的转变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他在今年的选人上依旧会比较严格,但唯一改变的是会注重多样性。“比起单纯的技巧和flow的难度,我会多注重一些新的点,包括一些不一样的风格,如何能够让说唱音乐被更多人喜欢,说唱音乐里更多的表现形式,希望多找到一些衡量有新意更有创意更多元化的选手。”

至于为什么“变温柔”,吴亦凡的解释是,其实他一直是一个内心温柔的人。

剧情式综艺,剧透式营销

作为一档剧情式选秀综艺,《新说唱》2019突然玩起了“剧透”。

节目还没开播,一组“新说唱rapper实力排名表”就在网上传开,并据说是《新说唱》2019每一轮的选手淘汰表。

图片来源:豆瓣用户 black黑色

没想到,节目组不但没有谴责这种行为,还加入了剧透大军。新浪微博上,被称为新说唱民间儿子的@新说唱快乐源泉,便专门负责“剧透”,目标则是超过某剧透bot。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截图

这是个什么“操作”?

面对这个问题,陈伟微微一笑,“这其实就是《中国新说唱》2019的整个的市场推广过程。 ”

陈伟认为,综艺节目的“剧透”好像“大禹治水”,堵是堵不住的。既然用户有剧透的需求,他们要做的,则是在满足用户心理的基础上,去让剧透为节目进行“正向”服务。

在体育馆海选环节,节目组并没有禁止选手带手机,让选手自己拍的图片、视频素材在网络上“满天飞”。

“我们要提高节目的完整性和强粘性。当你看完那些短视频的分享,剧透之后,你仍然还是很想知道,在节目正片里边,它会呈现出一个什么样的样子? ”陈伟觉得,这就是剧情式真人秀的魅力。

车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剧情式真人秀就好像一部电视剧中,很多人物之间恩怨情仇的故事。而真人秀节目将以比赛为载体,去突出选手和制作人之间如电视剧般“起承转合”的故事,并通过剪辑和后期以电视剧的方式呈现。

2017年,《中国有嘻哈》在国内首次使用了这种模式,极大地提高了综艺的可看性。随后,《热血街舞团》《机器人争霸》《青春有你》等网综纷纷效仿,把“剧情”变了“网综标配”。

陈伟把做剧情式综艺比为做菜,而剧透的内容就像食材,全中国的厨子都可以去买。但他们拼的则是做菜的手艺,观众想消费的也是做菜的手艺。

第一集中邓紫棋的镜头少,“回锅肉”选手多,同样也是“剧情”的安排。

在《中国新说唱》发布会上,一张“胖虎”和“大雄”嗑瓜子的照片被放出来,用来形容陈伟和车澈“审片”的过程。

“胖虎”车澈(左)和“大雄”陈伟(右)

图片来源:爱奇艺提供

在这次审片后,陈伟和车澈临时决定,把邓紫棋的部分从第一集中去掉。

“这里面的逻辑是,如果为了去全面表现制作人,把海选的两个半集合成一集,它的叙事是不对的。面面俱到,就等于什么都没交代好。”

今年临时被通知与潘玮柏拆开,独立组队的邓紫棋,就是这部“电视剧”中的女主角。在第一集的结尾,她似乎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一样,节目希望通过层层铺垫,让这位女主角的“真容”被一点一点地揭开。

邓紫棋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中国新说唱

在选手方面,陈伟透露,其实那些老OG,“回锅肉”选手,只占1200名海选选手人数的十分之一,“宝藏新人”则更多。他还想把一些“宝藏”藏一藏,让他们在第三、四集中露面。

但“剧情”也不能一直加。

针对不同题材的综艺,剧情的量需要放到多少,才能达到节目效果的balance?

以《中国新说唱》和《热血街舞团》两档节目为例,车澈觉得,对比起说唱,观众能更容易看出来街舞谁跳的好,谁跳的不好。所以,《热血街舞团》的支线剧情应该相对减少,尽可能地去还原街舞运动本身的精彩。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而到了说唱这里,除了看选手“说的快不快,忘不忘词”,观众对于选手的具体实力是无法把握的。这个时候,真人秀节目应该通过恰当地设置剧情,用人物进行烘托对比,来制造综艺效果。

“(《新说唱》选手)爆音某种程度上符合选秀的正确,‘我不知道你--我知道你原来这么厉害’就是选秀的正确,而剧情可以烘托这个东西。没有小鸭哥,你会觉得爆音那么厉害吗?”车澈说。”

“唱,跳,rap”的夏天来了吗?

2019年的夏季网综市场,可以用“唱(《乐队的夏天》),跳(《这!就是街舞》S2),rap(《中国新说唱》S2)”来概括。

无一例外,他们都把镜头对准了小众圈层的的青年文化。

青年文化承载了年轻群体的边缘性、颠覆性和批判性,二次元、嘻哈文化、摇滚乐等形式都是青年文化的表现形式。

在网综市场,大部分玩家都在绞尽脑汁地争夺年轻人的注意力。谁更能get到年轻人的喜好,和年轻人玩在一起,谁就能在年轻态的网综市场赢上一局。

处于边缘状态的说唱、街舞、摇滚乐等青年文化,此前并没有被消费大众文化的综艺市场所关注到。

2017年,《中国有嘻哈》率先在国内对说唱文化进行了尝试。爱奇艺为这档在当时看来过于小众的节目,投资了2个多亿,并动用所有头部站内资源,把《中国有嘻哈》推到了“超级网综”的位置。

他们看中的,就是嘻哈文化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希望能借此打造出一个爆款出来。

但由于题材过于小众,《中国有嘻哈》在第一集录制时,甚至连赞助都没有。

随着节目的热度攀升,《中国有嘻哈》开始变成了广告商们的“必争之地”。农夫山泉以1.2亿拿下节目冠名,Absolut、伏特加、QQ音乐、小米科技等赞助合作商随后跟进,让《中国有嘻哈》不但赚回了两亿成本,还创下了网综第一季的最高销售纪录。

随后,优酷《这!就是街舞》第一季招商近6亿,第二季豆瓣评分高达9.4;爱奇艺《乐队的夏天》口碑持续走高,豆瓣评分从7.2直线升至8.1;本周,腾讯视频关注滑板运动的竞技真人秀《极限青春》也即将上线。小众圈层的青年文化综艺,开始成为了一种“综艺模式正确”。

然而,这些完成了从“0分到90分”的综艺,想要从90分再往上走,却并不简单。

这些小众圈层综艺第一年的“大爆”,在于题材的新奇,选手和作品的优质以及青年文化内核的宣扬。在口味越来越多元的青年受众中,能有这么一档综艺理解他们的想法,传达他们的精神,并通过节目设置把圈层文化“燃出圈”,实在是无法让他们不为之躁动,做节目宣传的“自来水”。

当它们也步入“综N代”时,曾经的小众文化开始变得流行,曾经新颖的赛制也变成了“玩剩下的”。节目组只能“变出更多花样”,既保持对小圈层文化的尊重,又满足大众越来越高的期待。

不过,很多被综艺“一夜带火”的圈层,还并没有形成完整和成熟的产业链,持续为综艺供给大量的优质新选手。所以,“回锅肉”选手顺势占据了综艺市场的主力军,多少会有“前淘汰选手挑大梁”的质疑,造成选手整体实力下降的观感。

节目与圈层不能简单地彼此“消费”,而需要彼此赋能。

只有推动整个产业的规模化发展,让脱颖而出的选手有职业化的上升路径,让产业链上下游都能持续爆发出商业价值,原本小众的青年文化才有机会找到生存的空间。

周 矗

关注综艺、音乐、影视等文娱领域

添加时烦请注明姓名、机构、职务

END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