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当红主持到“网生代“内容创业者,栗坤跨过了什么?

文 | Kiki Gao

编辑 | Roy Duan

闺蜜插着腰,手指来回点着我和栗坤,“你们两个真太像了!偏向虎山行,什么难干什么,明明可以舒服地活着,偏不!”

我们对视了一下,齐声说:“不然呢?”

“不然过不了自己这关。”一边说,栗坤和几位同事快速把刚刚吃过的盒饭收拾好,大概考虑视频录制需要,她用2分钟化了淡妆,趿拉着拖鞋就准备拍摄了。

常看北京卫视的观众对栗坤并不陌生,14年前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后,加入北京卫视,从主持人到节目总导演、制片人,很多节目中都会看到栗坤主持的身影,随着《跨界歌王》一季比一季热,栗坤的人气不断水涨船高,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她并关注她的节目,直到第三季总决赛落幕。

杀掉自己

“如果我们想有所成就,必须有不断杀掉自己的勇气”,这是 2 天前看过毕加索《一个天才的诞生》新展后,让我记忆最深的一句话。

流量年代,正当红期,占据着一线话题和资源,已然是有所成就的主持人,栗坤却不觉得已站在人生巅峰,她选择走下北京卫视的舞台,执掌影视生态公司耐飞。

“人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每一分精力、体力和时间都是有限的,纠结、徘徊了很久,最后,我说服了自己,我想给自己一次毫无退路的尝试,看看有没有可能收获一个很好的结果。”

现在,耐飞创始人、联席 CEO 栗坤每天“真的是忙到累死,早上 7 点多起床,忙到夜里12点是常事。有论坛、有活动、采访,要见合作伙伴,都要在一天时间内完成,第二天早上还有早餐会,结束之后又要飞,因为下午还有会。

很长时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很长时间没有休过一个假,很长时间没有好好陪家人吃一顿饭,每天都是边吃着饭边回微信,但是既然选择了,我会坚持的。”

毕竟创业的事在她心里想了很多年,当女性年龄到达一定程度,会对未知有一种恐慌感,中国主持人大多要求舞台形象青春亮丽,充满活力,随着岁月增加,女主持人大多不会永远活跃在一线舞台上。“现在很多人有 35 岁职场危机感,我 30 岁的时候就预感到危机会来,我问自己除了主持还能做什么?

在北大 EMBA 读书时,内心总是萌发创业的冲动,有同学的支持、行业的资源,我决定尝试投资、创业,也特别想把耐飞作为自己后半生的事业去做。”

选择创业方向时,栗坤有过一次很长时间的思考。最后,她的结论是,每个人都要从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做起,千万不要做自己短板的事情。她列了一个很长的列表(List),在里面把自己的长板和短板全部列出来,因为多年主持《大戏看北京》栏目,她很熟悉影视行业,“我想看看在这个同样需要好内容的领域,能不能做出一点有价值的东西来。”

栗坤感知到,用户观看形式正在变化,上视频网站成为最主流的观看形式,互联网受众年龄不断上升,互联网已到了全民覆盖,不再是圈层覆盖。用户的时间也越来越细分,观影时间在上升。于是,耐飞成立时就把眼光放在了网生时代,5G将是最主流传播形式,长短剧结合的产品结构将覆盖更多用户。

急转直下的转行方式,注定了栗坤的前路不平坦。“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领域,比以往操心很多,以前电视台不需要我有市场化思维,不需要考虑成本控制,我只要主持好节目就行;创业既要创作精神价值也要创造经济价值,要考虑总成本、人力成本、人力的性价比,变革生产方式,敏锐度要高,还要看到行业的未来。”

耐飞创立时,栗坤和团队对内容生产方式做了新尝试,成立 NP 联盟(Nice Partner),耐飞对于联盟的合作形式并没有定死,有投资形式,以股权的方式把双方紧密的绑定,也会以合作的方式绑定,耐飞还经常组织线下活动,让创作者们平行沟通做到资源整合。“其实翻译过来就是好伙伴联盟,整合行业,相互滋养,提升效率,生产更多的作品。”

除了市场思维,栗坤在用户思维上的转变才是更大的挑战,身在互联网影视行业,用户成为她人生中最紧张,最看重的,她必须探索到新的内容品类,才能生存下去。

影视行业一直不缺少新人和新载体,却总是缺少更好的内容。“电视剧集是可以被反复观看的,当年的《渴望》、《围城》,现在看依旧温暖人心,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希望未来我也制作出这种温暖人心的,不断被人想起,被翻看的作品,想到这点很热血沸腾。”

从挑选 IP 的源头开始,栗坤就有自己的标准和尺度。“第一个标准是符合影视规律的作品,具备可改编性。有些作品非常好看,也形成了 IP,但未见得未来能呈现好的影视作品;也要符合主流价值观,一个好的IP一定会形成圈层式的共情和共鸣,是让很多人都有所感动的;另外,IP 一定是用户喜欢的。”

耐飞对内容品类也做了详细划分,把剧集放在“气质稳重”的耐飞厂牌下。为了让用户感知到更加年轻的Z时代形象,又做了另一个厂牌兔子洞,专注做网络电影。

“当时团队的小伙伴们想到一个动画片《爱丽丝梦游仙境》,爱丽丝进入兔子树洞之后突然打开了一片新天地,我们希望用户通过兔子洞也打开一片新世界,那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兔子洞有一句 Slogan——冲破一切不可能,这个特别代表Z时代的心态,有自我主张,愿意尝试一切有可能,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敢于突破,我们用年轻的厂牌去尝试很多新玩法。”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老了,跟 90 后比起来,我们的审美、我们的想法,包括很多镜头语言的运用都老了。”生在 80 年代的栗坤,为了跨越年龄界限,在公司内部成立了耐飞研究院,通过互联网上的数据全面了解年轻用户喜好。

“对于 90 后、00 后,我们这个团队是不陌生的,甚至我们可能比他们自己还了解自己。开始你要知道用户的喜好,慢慢的你要和他们一起成长,未来我们希望在价值观上,审美情绪上,文化修养上起到引领作用,让 90 后、00 后看到一些更新鲜的内容,而不是一味的盲从。”

兔子洞文化 2019 年刚刚上线的《小镇车神》就是一个小人物拥有大情怀,充满正能量,完成自我觉醒和成长的影片。“我们还尝试了我爱我国这样的题材,Z时代表达爱国和70后、80 后的表达完全不一样,我们愿意给他们机会,用影像的语言述说国家在他们心中的形象。”

NP 联盟伙伴麦田映画深耕古风言情和国风言情两条产品线,栗坤希望通过这些题材类型的作品,让大家感受到关于爱情的美好和甜蜜,就像我们曾经追过的“琼瑶剧”。

耐飞还有青春爱情题材,2018年推出了《时光教会我爱你》,《满满喜欢你》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阶段,《初恋了那么多年》正在拍摄中。除此之外,耐飞也有非常硬核的作品,携手旗下发生影业与爱奇艺共同打造了动作悬疑剧《悍城》,2018 年 10 月上线播出。

快人半步

“耐飞的理念是’快人半步’。”栗坤希望看清互联网影视市场的前景和未来。2018年是付费剧元年,耐飞把更多视角放在了 To C 市场上,有两部作品《等到烟暖雨收》和《时光教会我爱你》在分账领域取得了突破性收益。

这让栗坤看到,在互联网影视变革中,新的玩法正在诞生,新的影视产品正在诞生。“现在是内容行业的风口期,内容行业过去都是 To B 的生意,网剧也是 To B,但在影视行业, To C 才是真正良性的生意,最终内容一定会走向更多用户买单。

其实 To C 模式在欧美市场早已成熟,中国线上付费会员数在不断激增,今年付费内容已经占到所有内容的 34.5%,这是一个很高的数字,还在急剧上升,未来内容会跟用户紧密捆绑在一起。

这么多年视频平台用巨大资金和流量支持行业发展,未来不可能所有的内容都是由平台买单,这不是一个良性的模式,我们也不愿意平台亏损,他们鼓励片方与他们在一起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这个行业没人敢拍着胸脯说公司不缺钱,缺钱是一个常态,只要做出用户喜欢的内容来,我们就不愁没有市场份额,我们愿意在付费赛道上和互联网影视平台一起,拿出新的玩法和分账方式,让更多的用户找到喜欢的内容。”

除了内容的精耕细作,网生内容投放也是耐飞的创新产品之一。这个时代互联网化的任何产品都需要精准营销,有效触达率是耐飞考量自己内部营销团队重要的指标和数据。

在剧集开发之初,栗坤团队就会对剧集的各个维度做深入的市场调研,比如产品的用户画像,主流人群是谁,观影习惯、消费习惯,如何更多的覆盖一些破圈人群等等。“我们还会找到发行平台进行精准对位,有效适配。在项目进入开拍期,对项目进行预热,保证从开机到项目上线有持续的热度。”

同时,耐飞还对每个项目进行了立体化的开发,比如《等到烟暖雨收》项目,因为上线播出效果不错,耐飞迅速做了番外版网大,因为看了剧集情感无法释怀的受众们在网大里可以释放他们的情感。

在讲产品策略时,栗坤的声调高了两度,表情仿佛回到少年时,“每部作品上线的那一刻,太幸福了,像期待一个生命一样。我以为当主持人那么多年已经有了很好的心理素质,但是作品上线时是真的紧张到手心出汗,我会去刷评论,一条条的刷弹幕,当别人说你作品好的时候会特别的开心,当有人吐槽作品时,会五味杂陈,既觉得别人说的也许有道理,又像爱惜孩子一样,担心被别人伤害到。那种心态很让我着迷和上瘾。”

粉红里子

见面那天,我和栗坤穿了同款 Alexander McQueen 球鞋,我一如既往地选了蓝色款,她的是 Blingbling 粉色款。后来发现,她的行李箱竟然也是粉色,还贴满了 Hello Kitty 贴纸。到了机场,见到星巴克刚刚推出的粉红羊驼杯,她也是欣然买下。

如果你在电视机前看惯了优雅版栗坤,很难与眼前这个粉红版栗坤对号入座。“我3岁就喜欢粉红了,一直到我现在快 40 岁了还是喜欢粉红。”

每个颜色都有各自的能量,粉色从代表着热情的红色转化而来,和净化白色融合,是一种柔和又坚强的力量。“无论长到多大,无论对外展现地多么坚强,女性的内心都会有自己特别柔软和脆弱的一面,别人看我是一个硬核女孩,面子里子都硬,很少流泪,总觉得任何事情我都愿意承担,总把自己放在不舒适的,需要不断奋斗的区域里。但你的柔软一定会在生活的各种细节中,在对最亲的亲人的表达上被看到。我喜欢透过粉色表达出来,起码还有这一点,让人知道栗坤是柔软的。”

忘记在哪里读过一段评论,粉色才是真正的强人所青睐的颜色,是爱的象征,这个“爱”更多是指爱自己,接受原本的自己。

“我们总觉得眼中的别人是最好的,谁都比自己强,可是谁的人生不是一地鸡毛呢?”

每一个人都有特别艰难,觉得无法跨越却又不得不跨越的阶段,没有一个创业者是一帆风顺的,无论创业起点高还是低。在外界看来,耐飞起点很高,一路有业界的头部资源鼎力相助。“难是一样的!有很多个夜晚强咬着牙告诉自己,我要好好休息,明天起床又是全新的一天,可只有我知道,有多少夜晚我是睡不着觉的,只有我知道有多少个艰难的时刻,我以为明天耐飞就要关门了。”

创业伙伴的离开也会让栗坤感到失落,“我常跟身边的伙伴说真希望能一直往前走,一起看到把公司做大做强的那一天,但那是自己美好的想象,在路上就是会有人加入有人离开。他们离开的时候,我落寞,我难过,又很无力。也许这就是创业吧。”

这样的坚持和艰难,栗坤并不陌生。

2005 年,栗坤大学还没有毕业就被电视台选中,谁都不认识,对行业没有认知,作为一个全新的素人,栗坤一脚踏进了电视圈。那 14 年有太多这样的痕迹,在打磨着栗坤,让她学会淡化困难,学会坚强。“那个时候你的人生只有一种选择就是向前冲,只有奋力奔跑才会有机会,才能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立足,整整 14 年,过程中你也会流泪,但是方向特别清楚,不需要你选择。会有很多无数的事告诉你,孩子你就沿着这条路跑吧,如果你努力,你有天分,就可以跑得出来。我自己都不记得我有多少次,高烧 39 度、40 度还要站在舞台上,甚至烧到当场晕倒还得爬起来继续主持,也曾从舞台上摔下来,把尾骨摔断了还得爬起来主持。”

“主持人是一个孤单的职业,看似是一个群体在工作,但是真正灯光亮起,摄像机开始运转,站在舞台中央的时候是特别孤独的,那一刻只有自己,那时候就让我知道了人需要靠自己,当外力给不了支撑的时候需要靠自己。创业同样是一件特别特别孤独的事情,很多人会给你建议,最终做决定的人却只有自己。

创业有时候会让人迷茫,我生怕在错误的路上奋力奔跑,越跑越远,那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情,而且现在是带着一个团队在奔跑。那种不安和担忧是来自于你不是为自己负责,是为身后的团队负责,那种深深的压力感、孤独感会让你喘不过气来。”

从创立时的几个人,耐飞已快速成长为拥有70多位员工的公司,栗坤身上的责任和问题一直在真实的增加。“我和所有的创业者一样,喜欢亲力亲为,特别不放心把事情交给身边人,什么都得自己去干,有的时候让团队无所适从,后来很多前辈建议我不能这样,再这样的结果就是把自己累死了,团队无法成长,公司垮掉。

这是一种痛,转型的痛,我要学会慢慢放下,希望当耐飞 5年、10年的时候,转头来看,我们的每一个脚印都是清晰的。”

后记

栗坤对自己是苛刻的,上个月,因为负重深蹲把腰部伤了,她一直在念叨自己最近胖了。她喜欢在健身房里面大汗淋漓的感觉,享受精疲力竭那一刻,什么都不用想,不用烦,没有压力,下一刻又是全新的投入。

“创业的忙碌感有的时候会让自己内心会焦躁,累到自己没法形容的一种委屈,有时候有一种火在心里,但是你知道那是自己选择的一条路。我常跟自己说,谁让你选了,选了就往前走。”

很少有机会这么集中地谈及创业,栗坤几次含着泪,拳头偶尔紧攥,我听到她微微颤抖又强压语调的声音,这种力量感、负重感和坚信有光的交织心态我懂。

“有人问我为什么公司叫耐飞,在电视行业工作了 14 年,我深知做内容是多么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好内容真的需要时间打磨,只有耐得住寂寞才可能飞得更好。”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合作联系:段志潼

手机:17551021629

Email:topher@topherglob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