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公开宣称以人为本,背地里却另有阴招,尽显枭雄本色

早在《三国演义》成书之前,三国故事在民间就已经广泛流传了。且“尊刘贬曹”的观点倾向,也已经很明显的显露出来。据苏轼《志林》卷一《怀古》记载,当时在大街小巷中,许多孩童都围坐在一起,听说书人讲述三国故事。当听到刘玄德兵败之时,众孩童无不为之悲伤垂泪;可当他们又听到曹操兵败的故事时,便很高兴的拍手叫好。

后来,《三国演义》获得了空前成功,而刘备作为一代仁君,其爱民如子的形象,也就这么深深留在了不少读者的印象当中。那么在历史上,刘备是否真的很爱民呢?

翻阅相关史料记载,刘备爱民这件事,也确实有不少证据。在刘备担任平原相之时,《三国志·先主传》中记载了这么一件事:“郡民刘平素轻先主,耻为之下,使客刺之。客不忍刺,语之而去。其得人心如此。”对此,《魏书》也有更详细的描述:“刘平结客刺备,备不知而待客甚厚,客以状语之而去。是时人民饥馑,屯聚钞暴。备外御寇难,内丰财施,士下者,必与同席而坐、同簋而食,无所简择。众多归焉。”

可以看到,刘备确实非常体恤百姓。在那样一个乱世,各大军阀混战,没有几个人能对百姓这么好的。而刘备这样一个例外,也就自然让他成为了很多百姓心中的香饽饽。

在刘琮投降曹操,并献出荆州之后,寄居在当阳的刘备迫于曹操威胁,只好逃离荆州。据《三国志·先主传》记载:“此到当阳,众十余万,辎重数千两,日行十余里。”刘备不仅自己要离开,还要带着拥护自己的数十万民众一起逃离。这样一来,行军速度也难免很慢。不少人都劝说刘备放弃百姓,自己先离开荆州再说。对此,刘备的回答是:“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经此一事,刘备爱民的名声传遍了天下。

但是纵观刘备后来行事,他的爱民手段,可能更多只是为了它的宣传需要。

首先,刘备携民渡江一事,其用意尚且存疑。诸葛亮曾在《隆中对》里面便提出过类似观点。在他看来,曹操起兵占据中原,又有许多门阀世家支持,这是天时;而孙权割据江东,又有长江天堑,此为地利;而刘备想要成事,必须占据人和才行。

事实证明,刘备携民渡江,也正是为了人和。而且他这么做的用意,可能是有着其他方面。一方面,在短兵相交的冷兵器时代,人口数量尤为关键。而诸侯割据,争的不是地盘,而是人口。因为只有庞大的人口基数,才能令诸侯获得更多数量的军队。当时的战争,靠着人数碾压,才是多数战争取胜的关键。正因如此,每出现一次以少胜多的例子,才更加能体现出指挥将领的含金量。另一方面,刘备再来到一个新地方之时,便不用大费周章的继续收买人心了。因为他所带来的十几万军民,会帮助刘备,完成这项工作。

上述所说,只是一些分析罢了,无法直接证明刘备是别有用心。但是请看刘备入蜀之后的表现,也确是让蜀地百姓对这个“爱民如子”的刘皇叔,感到失望之极。

据《零陵先贤传》记载:“初攻刘璋,备与士众约:‘若事定,府库百物,孤无预焉。’及拔成都,士众皆舍干戈,赴诸藏竞取宝物。”有了刘备这个许诺,许多士兵还趁着这个机会劫掠了不少百姓财物。不仅如此,刘备还想要把百姓手中的田地收回来,分给有功的将士。但是此举却遭到了赵云的反对,他借用霍去病“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事例当面劝谏刘备。后者心中不喜,但还是采纳了赵云意见。

但接下来,刘备遇到了一个难题,那就是财物都被将士们分走了,结果却导致军费没了着落。据《零陵先贤传》记载:“军用不足,备甚忧之。巴曰:‘易耳,但当铸直百钱,平诸物贾,令吏为官巿’。备从之,数月之间,府库充实。”

在刘巴建议之下,刘备在入蜀以后,开始发行大面值的钱币,来代替市面上的五铢钱。一枚直百钱,相当于百枚五铢钱。但是由于这种面值的钱币过度发行,导致百姓手中的直百钱,也变得越来越不值钱。经过一段时间之后,直百钱的购买力也是急速暴跌。刘备尝到了甜头,便通过这种方式,数次掠夺了蜀地百姓大量的财富,以此来支持自己的军用。由此可见,如果刘备真的爱民如子,那么他必然会为百姓考虑,如此一来,他又怎么忍心通过掠夺百姓财富这一手段,来满足自己的政治欲望呢?

综上所述,刘备并不是我们看到的这般爱民如子。纵观刘备一生,他起事太晚,已经失了天时地利。而刘备在自己创业初期,便是靠着自己仁政爱民的标签,这才积累了初始的政治资本。

参考书籍:《三国志》、《志林》、《三国演义》